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田园娇女小兔妖 > 第二百八十七章

第二百八十七章

阿宁快逃丷创作的《田园娇女小兔妖》, 第二百八十七章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白初夏在楼下与两个小孩玩的正开心,自然不知道爹娘商量的事。

    过了会儿,赵玉她娘来喊她回家吃饭。

    等赵家小丫头一走,丫丫立刻占了位置,撅嘴看向白初夏,“姐姐你都不喜欢我了。”

    白初夏捏捏小孩的脸蛋,还吃醋上了,“哪有呀,我挺喜欢丫丫的呀。”

    “那姐姐以后只跟我玩好不好嘛。”丫丫扣扣白初夏的衣角犹豫着说。

    “小玉姐姐只是我在路上碰见的呀,我最喜欢的还是丫丫。”白初夏拿出哄男朋友的语气哄她。

    这么大点小孩,还吃醋呢。

    丫丫果然开心了,仰起笑脸冲白初夏笑笑。

    晚些时候苏香薷带着疲惫从作坊里回来了,这一天给她忙的,不是安排人管这就是安排人做那。

    “奶,吃饭啦。”白初夏端着一大盆空心菜汤放在桌上。

    晚饭很简单,菜汤泡米饭,韭菜炒鸡蛋。

    夫妻俩坐上饭桌,方清清冲白孝来挤挤眼睛,示意他去跟老太太说那事。

    “咳。”白孝来轻咳一声,随后开口问道:“娘,我听说你让夏夏也跟着一块去京城啊。”

    苏香薷边吃饭边应声道:“是啊,带丫头再去玩玩转转。”

    “娘,我跟清清不想让她去,要不让我大哥陪着你们一块。”白孝来笑着商量道。

    白初夏不明白了,疑惑的问:“爹,为啥呀?”

    方清清冲闺女挤咕眼,“马上月底你就得及笄了,这要是去京城了,一来一回哪赶得上嘛。”

    苏香薷一听恍然想起来了,“行,三丫别去了。”

    “啊?”白初夏颇感遗憾,本来还想着能见到云怿呢,这下好了,梦里想着吧。

    苏香薷愁上了,一边是送大孙女去京城,一边是小孙女及笄得她挽发戴簪,这可咋整。

    罢了,大不了快些回来就是了。

    明天白初冬便要离开家去京城了,白初雪给姐姐缝了许多双袜子。

    “姐,马上天凉了,你多穿些衣裳。”

    “行,这我还能忘呀。”白初冬笑笑,将妹妹抱在怀里:“你和三丫在作坊里好好做,我过年肯定回来。”

    “好。”白初雪点点头,俩姐妹说了很多贴心的话,很晚才睡着。

    清晨一早,苏香薷起床将马儿的草料带足,又在车厢里铺了一床棉被,人坐上面会好受点。

    白孝夜得知他也要跟着去的时候面露难色,他要是走了,爹一个人做烤鸭忙的过来吗。

    白孝来直接拍胸脯说让他放心,他跟白益涵一块忙。

    “大丫,东西都拾掇好了没啊?”苏香薷走进房间里问她。

    白初冬忙拎上小包袱,“收拾好了。”

    “行,那咱走吧。”

    仨人坐上马车,家里人出来送他们,却不见李莲花,她还在生闺女的气,一个丫头片子跑这么远也不知想干啥。

    “姐,多写信回来啊!”白初夏冲她挥挥手。

    “好。”白初冬点头,往家的方向看了一眼没见着她娘,只能默默的过头去坐上了马车。

    白孝夜头一次赶马车,还挺稀罕这马的,不忍心打它鞭子,一路上赶的都很平稳。

    白初冬坐在车厢里也未闲着,一边看着医书一边与她奶说话,有不懂的地方便问她,重要的地方就拿着炭笔将其记录在小本里。

    “反正你记着,能医你就医,不能医千万别给自己惹麻烦晓得不。”苏香薷认真的叮嘱闺女,可不能被外面的那些名利迷了眼。

    “晓得呢,奶。”白初冬点点头应下。

    白初夏坐在小船上目送着马车离开小镇,小小的脑袋里回想起云怿的笑脸,也不知他在干啥呢。

    云怿正在军营中忙着训练兵士,打破了以往的训练模式。

    他照着白初夏写的话本中那些士兵们训练的方式,跑步、军体拳等等,功夫是大胡子亲自上场传授的。

    云怿的想法很大,他想将所有兵士们训练成可以快速适应水陆两地作战。

    “报。”一名通讯兵跑过来。

    云怿从台上跳下,问他:“何事?”

    “将军,宫里来人了。”

    云怿抬头看向门口那处,有名小太监正站在那。

    “我知道了。”云怿穿上外衣去了那边。

    明铭也收到了这消息,俩人一块跟在那小太监后面进来宫。

    养心殿中,陈端沧皱眉看着手中的奏折,心中不悦。

    “微臣参见皇上。”二人跪下叩首恭敬的道。

    “平身。”陈端沧道,看着眼前两位年轻将士,他将奏折递给了身边的太监让其递下去。

    云怿翻阅一遍,心中明了是何事,立刻拱手道:“臣愿领将士们前往芜州城平乱!”

    “臣愿与云小将军一同前往,捉反贼平乱!”明铭也跟着一块附和道。

    陈端沧舒心不少,微笑着看两人夸奖道:“好,不愧是朕的将军们!虎父无犬子,这次就你们俩带人去吧!”

    “是!”二人齐齐应下。

    虽皇帝点名只让他们俩去,但云怿心中信心满满,他有把握平息战乱。

    回军营的路上,俩人分道走了,明铭赶着回家告诉他祖母一声。

    “圣上可说别的了?”云渊看着手信问道。

    “没有别的,只是让我和明大哥去。”

    “好,那你待会挑些机灵的小将一块去。”云渊嘱咐道,他心中已明皇帝的意思,是想培养新的将领。

    晚饭时候,云渊不经意的说了句:“遥儿,回来后该说亲了。”

    云怿耳朵一红,抿嘴担心的说:“爹,如果我喜欢的姑娘与我家门楣不是很相配,您同意吗?”

    云渊撂下筷子,喝着粥说:“你喜欢就行了呗,又不是娶门楣。”

    云宁脑袋一转,盯着弟弟问:“谁呀谁呀?”

    “没谁,你快吃饭吧。”云怿含糊的说。

    云渊发觉不对劲,儿子这样问肯定是有喜欢的姑娘了。

    “谁啊,你跟爹说说呗。”

    云怿抬眼看了看老爹和一脸惊奇的姐姐,“没谁,我只是问问罢了。”

    “哦,不说算了。”云宁撅嘴,总有一天她会将那姑娘挖出来的!

    云怿在房间收拾东西时,云渊到他那不放心的叮嘱:“南边天凉的快,你记得多穿些衣裳,要是有不好处理的地方一定要让人送信来告诉我晓得不?”

    “放心吧爹,我又不是第一次单独作战了。”云怿笑着说道。

    “哎,反正护好自个。”云渊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