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田园娇女小兔妖 > 第二百八十三章互通心意

第二百八十三章互通心意

阿宁快逃丷创作的《田园娇女小兔妖》, 第二百八十三章互通心意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李莲花被指责的脸色涨红,伸出手又要冲过去抓挠方清清。

    白孝来连忙将媳妇挡在身后,“你想干啥啊?你自己闺女的问题不解决好,你不仅骂我闺女还想打我媳妇?”

    “二弟。”白孝夜一脸歉意上前。

    白孝来压根不看他,带着方清清便走了。

    屋里边,苏香薷正在给白初夏揉尾椎骨那处,揉的她龇牙咧嘴的。

    “咋样啊?”白孝来过来担心的问。

    “没啥事。”白初夏摆摆手,心里想着再也不会对李莲花改变看法了,这人一辈子也改不了本性啊。

    白孝来看了正在揉眼睛的白初冬,“大丫,你别怪二叔说话不中听。

    我给你一句劝,你要是有想做的你就去做,你别害怕啥的。

    你说你跑这来一哭,你娘也跟着你跑来,还把你小妹推成这样。”

    “老白。”方清清皱眉推了推他,这得让孩子多伤心啊。

    “你听听就行,别往心里去。”白孝来说完后便上楼去找药了。

    白初夏担心她会伤心,连忙拉住她的手说:“姐,我啥事,真的。”

    “大丫!跟我回家!”李莲花气势汹汹的站在门口喊。

    苏香薷心中也气,非得让孩子当众难堪,“我还没死呢!”

    李莲花说话声音稍微小了些:“娘,不能让大丫去,太远了!”

    白孝夜不耐烦管她,认真的问白初冬:“丫头你自己说,你是不是真想去?”

    “嗯。”白初冬红着眼睛,一脸认真的点头。

    “行,那你跟爹回去拿钱。”

    白初冬求助的望向苏香薷,不知该不该信。

    “走,我跟你一块。”苏香薷拉起孙女的手,拿起伞出了门。

    因为有苏香薷跟着,李莲花敢怒不敢言,只能掏出钱递了过去。

    “丫,你在那也没认识的人……”苏香薷话未说完边被她急急打断。

    “奶,我认识千将军,他也是大夫。”

    “哦。”苏香薷狐疑的看着孙女,啥时候认识的。

    之前就看见他天天来铺里吃饭,也没见大丫跟他接触过啊,苏香薷脑中像是想到了什么,整个人一激灵,拉着白初冬往蛋糕房里去了。

    “奶,咋了?”白初冬拿着钱一脸懵的看她。

    苏香薷一脸严肃的看着孙女,“你跟我说老实话,你这次想去京城学医是不是他撺掇你的?”

    白初冬连忙解释,“不是的奶,是我自己想去的!”

    苏香薷根本不信这套说辞,脸色愠怒,坐在椅子上看着孙女正色道:“你要是不跟我说实话,你就走不出这个家。”

    白初冬一听急了,“奶,您同意我去的。”

    “那你说实话。”苏香薷看着她道,心中对孙女有些失望。

    “我……”白初冬不知怎么讲,无奈的从挎包中拿出一封信,“这是千将军给我的。”

    苏香薷抬眼看着孙女,接过信看了起来,越往下看脸色越凝重。

    老太太啪的一声将信拍在桌上,白初冬被吓得一愣,慌张的看向她。

    “啥时候的事啊?”苏香薷盯着她问。

    白初冬紧张的不敢看向她奶,“上次入牢,我差点被人玷污,是千将军赶来救了我。

    本想着做双鞋子感谢他。”

    白初冬说着便不吭声了,鼓起勇气小声的道:“但是我发现…我喜欢上了他。”

    “那他呢?”

    白初冬咬唇点点头,“互通心意。”

    苏香薷听完揉了揉额头,这孙女们还真会找郎君啊,个顶个的好。

    “那他说想见你,那么远你就颠颠的跑去啊?你一个小姑娘考虑过安全吗?”

    白初冬小声的反驳,“奶,我也不是见他,我是真的很想考医官。

    您当初说要开医馆,我想学更多的知识,以后在医馆里帮您。”

    “行了行了。”苏香薷挥手,“你别跟我说这好听话了。”

    “奶,那我……”白初冬期待的看着她。

    “可以去,等雨不下了,我跟你一块去。”

    “啊?”白初冬听这话懵了。

    苏香薷不高兴了,拧眉问:“咋了,不想让你奶跟着啊?”

    “没有没有。”白初冬展开笑颜,心中高兴起来。

    解决完这事后,苏香薷回了家里,往沙发上一坐。

    白初夏正盘腿在那用眉笔画眼线,这玩意也太不方便了,总是掉灰渣。

    “三丫啊,奶问你件事呗。”

    “啥事啊奶。”

    “你大姐那事你是不是知道啥啊?”苏香薷瞅着孙女问。

    白初夏画眼线的手一顿,回眸看向老太太,尴尬的笑笑,“知道啊,也不是全知道。”

    “那你把你知道的说说。”

    “啥呀?”小乖宝搬着小板凳坐在下边问。

    白初夏踢踢弟弟的凳子,“边去,小孩别凑热闹。”

    “哼,臭姐姐。”小乖宝不开心的撅嘴。

    “走,咱俩上屋里说。”苏香薷拉起孙女。

    “哎?奶奶?啥事啊?”小乖宝挠挠小脑袋,啥事是他不能听的。

    坐在床上,白初夏一五一十的全部坦白,包括为什么送玉簪的事。

    苏香薷皱眉,“他俩的事你就知道这些啊?”

    “对啊。”白初夏点头,“我是猜到的。”

    “那你早不告诉我!”苏香薷拍了下小孙女的手,这娃咋那么能藏事呢。

    白初夏以为苏香薷不同意这事,觉得会不好,她就劝了一句。

    “奶,他俩互相喜欢,您就别干涉了呗。”

    “我啥时候说要干涉的。”苏香薷不乐意了,咋,在孙女心中她就是个坏奶奶啊。

    “我要是想干涉,你那事早捂不住了。”

    白初夏连忙讨好的笑笑,晃了晃老太太胳膊,“哎呀,我的好奶奶,您最好啦!”

    苏香薷扭头佯装不开心了,“你玩去吧,等雨停了,咱俩送你姐去京城。”

    “咱俩去啊?带我爹不?”

    “带他干啥啊?”

    “行!”白初夏笑眯眯的应下,小哥哥,我要来找你啦!

    在家的云怿忽然打了个喷嚏,是他的小姑娘想他了吗?

    许久没见了,也不知她在家怎么样了,是不是还天天玩耍,有没有在雕刻玉石呢。

    要是白初夏能听见他的心声,指定会说:这玩意比骨头还难凿,我一拿小锤子凿它,我奶就心疼。

    现在它搁我家案上摆着呢,我奶说图个吉利,摆在那好看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