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田园娇女小兔妖 > 第二百八十章雨到农家愁

第二百八十章雨到农家愁

阿宁快逃丷创作的《田园娇女小兔妖》, 第二百八十章雨到农家愁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走,咱找爹去。”白初夏一手拎一个食盒去田里面找人。

    半边的天空已然变成灰色了,农人都知道,这是要下大雨了。

    眼瞧着还有那么多稻子没割完,大家伙不敢歇息,手中一刻不停在割,人遭雨也不能让粮食遭雨了,这可是农人的命啊。

    来到大树荫下,白初夏双手放在嘴边大喊:“爹,爷爷,来吃饭啦!”她将食盒放下,带着弟弟去了别的田。

    方清清火急火燎的割稻子,刀口锋利,一下子没注意将虎口那喇了口子,汗水混进伤口处,疼的她嘶的一声。

    “娘,吃饭了!”小乖宝跑过去喊了一声。

    “哎。”方清清放下刀,轻轻碰了碰伤处,哎呀,怪疼的。

    *挨着地坐下,她才感觉浑身舒坦了下来。

    “你们吃了没啊?”

    白初夏和乖宝摇摇头,“待会我们回家吃。”

    作坊里的丫头们也做了一大锅杂粮饭送了过来。

    苏香薷看了看天色,往地上吐扣唾沫继续割稻子。

    白初冬和白初雪轮换着吃饭,俩姐妹忙得小脸红扑扑的,上身的衣服都被汗水浸湿了。

    白初夏抬指算了算,估摸着再三两个时辰就会下雨,这相当于还有六小时的时间,应该都能收完吧。

    “不吃啦?”方清清一脸惊讶的问白初冬。

    白初冬摇摇头,“饱了。”说完她继续下地忙活去了。

    等大家伙吃完了饭,白初夏拿着空空的食盒带着弟弟回家了。

    姐弟俩随便吃了些,填饱完肚子后便去了田中帮忙捆稻子。

    有很多蜻蜓在低空飞着,藏身在草丛中的*也都爬了出来叫唤,这预示着会有大雨来临。

    “大爷,我借下你家的车啊!”王家的小子说完便将牛车牵走了,稻子一捆一捆的往上搬。

    白益涵边割边说:“老二,你去装车,剩下的我来就行。”

    “行。”白孝来放下刀,将闺女捆好的稻子抱上牛车。

    “你上哪去啊?”白孝来冲闺女喊。

    白初夏扭头,“我去帮帮我奶。”

    白孝来没多说,这丫头,让她回家去偏要来受这罪,小手擦这霜抹这膏的,这时候反不心疼了。

    苏香薷这已经割完了,再和丫头们捆稻子,一捆一捆的往田边堆。

    各家都在忙活着,没有车的人家只能将稻子一捆捆往家里抱,有车的人家运完后便借给其他人家。

    天上的乌云愈多,风儿吹了起来,大家伙浑身的汗被吹干,大家并没有因这点凉爽而开心,他们的心中却越来越着急,这代表着大雨马上就会来。

    “哎呀!我的西红柿!”白孝来一拍大腿,满脸着急。

    白益涵连忙催他,“你快别忙了,快回去拾掇!”

    “哎。”白孝来应声,慌慌张张的跑回家。

    后院刚下种的西红柿种子早被白初夏盖上草帘子了,帘子下面垫了砖,这样不会捂到小种。

    大棵西红柿株也背姐弟俩用筐子挨个挡了起来,能摘的都摘了下来。

    白孝来看到这一切,心中提着的那口气猛然放松,闺女儿子还真能干。

    瓢泼大雨如约而至,白益涵顶着雨将最后一车稻子运回了家里。

    能放东西的屋子全都占了,只有蛋糕房还是干干净净的。

    李莲花本想将稻子抱里面去,结果被白益涵说了一顿,孙女们干干净净的小房间咋能放东西呢。

    白初夏打着伞站在大门口,伞下已经形成了雨帘,眼瞧着走过来几个人,“快进屋喝口姜茶!”

    “你快回屋去!”方清清朝闺女喊了一声,守挡在面前遮雨,快步的跑回屋了。

    白孝来捧着姜茶看向外面,“哎呀,这多久没下了,一下就这么大。”

    “咋没下啊。”苏香薷用毛巾搓搓湿头发,“你俩出去那时候,基本上隔几天就下雷雨,哪像今天这么大啊。”

    白初夏皱眉看着外边大雨,心中有些忧,她刚才又算了一次,这大雨估计得持续四五天左右,若真是这样,会不会又引发洪灾。

    隔壁任奶奶家的小伙子冒雨将最后一捆稻子收回了屋,刚好任然也顶着雨回来了。

    任奶奶的眼泪瞬间就落了下来,“孙啊!你咋才回来啊?”

    任然扶着她奶奶愧疚道:“奶奶,我回来迟了。”

    “哥,回来就好,稻子我都收回来了,还有些在白大叔的车上。”小伙子在一旁说道。

    “哎,谢谢了!”任然冲他感激的点点头。

    除了白家村将地里所有稻子都抢收完以外,其他几个村子有些人家均落了难,不是稻子被雨打的湿透,就是还有稻子没割完。

    本存李员外家便是,纵使有很多长工在忙活,但也敌不过天气,还是有些稻子毁在了田中。

    方清清叹了口气,“老白,这也没处晒啊,不得霉了吗?”

    “摊开放屋里吹吹。”苏香薷说道,心中庆幸有部分稻子放作坊里去了,不然就家里这点地方也摊不开。

    “爹,这雨不妙啊。”白初夏盘腿坐着小声的说。

    “咋?还像之前那样下大雨?”白孝来惊愕的问,他可不想再经历这事了,太折磨人了。

    “少的话下四天,多的话下五天。”

    “啊?下这么多天呢?”白孝来皱眉头发起愁来,这可咋整,别又得跑路。

    白初夏以为她爹担心稻子发霉,忙安慰了一句:“今晚上我把它们吹干,放心吧爹。”

    白孝来瞅了眼闺女,“行,那不会引发啥灾吧?”

    白初夏一愣,也不知该怎么说,她算的也不一定就准,“不知道,河里水只要没漫过水位线估计就不会有大水,而且就下四五天,不会的。”

    “啥四五天啊?”苏香薷听了一耳凑过来问。

    白初夏含糊的冲她笑笑,“没啥子,跟我爹瞎聊的。”

    “哦。”

    “娘,水烧好了,你来洗啊!”方清清站在厨房门口喊道。

    “哎!”

    苏香薷走后,父女俩继续刚才的话题。

    “要是又像上回那样,你可不许冒险开路了啊。”白孝来叮嘱闺女,上回天没罚算自家闺女走运,万一这次再来,那可就说不定了。

    “晓得呢。”白初夏点头,心中祈祷千万别发大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