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田园娇女小兔妖 > 第二百七十八章

第二百七十八章

阿宁快逃丷创作的《田园娇女小兔妖》, 第二百七十八章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白初夏闲不住,去了隔壁的卤味铺找小姑,上次一走,很久没见她了。

    “小姑。”白初夏惊讶的看着眼前人。

    白孝雨的肚子微微隆起,看样子是怀了四个月左右了。

    “夏夏来啦。”白孝雨开心的看着侄女,一手托着肚子一边慢慢的走过来。

    嗔怪着对她说:“你这丫头,都好久没来镇上了,我现在怀着娃也家不去。”

    白初夏挠头笑笑,好奇的看着孕肚问:“小姑你啥时候有娃娃的啊?”

    “我都怀三个月啦。”白孝雨笑眯眯的说,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哇,我能摸摸吗?”白初夏好奇的问。

    “摸吧。”

    得了白孝雨的同意,白初夏小心翼翼的伸出手轻轻的抚摸了下她的孕肚,像是一片羽毛轻轻刮过似的。

    “咋样?”

    “好神奇啊。”白初夏眨巴着大眼睛,满满的探究。

    “哈哈。”白孝雨被逗笑了,“你咋跟你姑父一样,摸都不敢摸。”

    “太珍贵啦。”白初夏笑眯眯的说。

    白孝雨笑笑,“今日怎地有空来镇上啦?你奶来没来?”

    “我爹送西红柿来的,奶奶在作坊里呢。”白初夏说道。

    苏香薷想着将作坊里的事都盯完后便来照顾女儿的,实在是新作坊刚建一半,那离不开人。

    “我给你夹点肉,你带回去给大家吃。”白孝雨边说边托着肚子站起来。

    吓得白初夏连忙摆手,“小姑,我自己夹就行,你快坐着。”

    白孝雨噗嗤一笑,“没啥,我给你夹。”

    她戴好手套,夹了些卤肉和白初夏爱吃的爪爪。

    白孝雨在她临走前嘱咐了一句:“你们仨姐妹有空来镇上玩玩,别老在作坊里干活晓得不。”

    “嗯呐,晓得了,谢谢小姑。”白初夏笑眯眯的带着肉回铺子了。

    白孝来这里却还没脱身,他本来想着就教三道菜的。

    结果宋采办一口否决,直接说用钱将菜谱都买下来。

    “这太多了,我教不过来啊。”白孝来有些苦恼的说。

    “没事没事。”宋采办笑呵呵的摆手,“您每天来教两三道,日积月累的不就都教了。”

    白孝来笑笑,心里想,你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我先教三道吧。”

    “哎,行行行。”宋采办喜滋滋的点头,带着人下口楼去了。

    白孝来只教了些难学的,其他简单的根本不用教人家,厨子自己都能悟出来。

    “白老哥,这玩意是哪来的啊?”有名厨子凑过来笑呵呵的问。

    “我闺女在集市上淘来的。”白孝来说道。

    “哦。”那名厨子见他专心做手里的活儿,们再多问,退去一边跟着学了起来。

    很快便做完了三道菜,要不是这里不能随便吃牛肉,西红柿炖牛腩也是特香的一道菜。

    宋采办拿起筷子迫不及待的尝了一口,立马竖起大拇指,甜的酸的融合的刚刚好。

    “行,那我走了啊。”白孝来擦擦手,将银子揣在包里准备离开。

    “哎,我送送您。”

    在门口问了小二,知道闺女儿子去了铺里,白孝来便驾着牛车往铺里去。

    姐弟俩正趴在桌上吃饭,猪排炸的刚刚好,咬一口酥脆的很,缺点是黏在上面的面糊太多了。

    “他二叔来啦。”杨姐迎了出去,“俩孩子在那吃饭呢。”

    “我去看看。”

    “爹。”小乖宝仰起头看他,嘴巴里面塞了不少肉在嚼。

    白孝来摸摸儿子的头,“你们这吃这么多,中午吃不吃饭啦?”

    “吃!这是早饭!”白初夏笑眯眯的说。

    “快吃吧,吃完回家去。”

    吃饭时,白初夏将白孝雨怀孕的事告诉他。

    白孝来一寻思,这得给她包个大红包啊,转头他便向杨姐要了张红纸,里面包了五十两银票。

    隔壁白孝雨正在忙着给人们称重夹肉,见白孝来来了也是匆匆打了声招呼便去忙了。

    帮了会儿忙,闲暇时俩人说了会儿话,白孝来给了红包后便回去了。

    到了家中,方清清已经做好午饭在等他们了。

    “给。”白孝来将今天得的钱一分不少的交了出去。

    方清清用手颠了颠,“这么多呢?”

    “那可不。”白孝来喜滋滋的说,又从袖子里掏出银票递给了她,“今早上刚结的票子,收好了啊。”

    “哎。”方清清拿着钱上楼。

    数了数手中的碎银和银票,拿笔记好后便放回钱匣子里,看着里面的钱越来越多,她嘴角不由得翘了起来。

    “少吃点,别撑着了啊。”白孝来拍拍小乖宝的背。

    “嗯。”乖宝边吃边含糊的点头,“我吃完能不能和姐姐去骑马玩啊?”

    白孝来点头答应,“可以,等消消食再去。”

    小乖宝听了话,吃了一点点便不吃了,在小院子里走来走去的散步,希望能快点消食。

    作坊里边,白初冬犹豫再三,在吃饭时说出了自己这两人日思虑许久的决定。

    “奶,我想学医。”

    苏香薷一愣,看着大孙女道:“你这不是学着了嘛?我一身医术都教你了。”

    白初冬抿嘴,颤抖着声音道:“我想出去,去京城拜师学医。”

    “啊?”苏香薷愣住了,孙女啥时候有这想法的,在家给人看个头疼脑热的不挺好的嘛。

    白初冬见老太太沉思的模样,心里紧张,用坚定的声音说:“奶,我不想一直在作坊里做蛋糕,我想认真的学医行吗?”

    “为啥要去京城啊?你要是有不懂的地方你问我。”苏香薷一脸认真的看着孙女说。

    “我……”白初冬低头,不知该不该讲。

    千山给她的信中提到的女医,她们在宫里、在军营里都是很厉害的医官。

    她不想只能居于这小城中做一辈子的蛋糕,然后嫁人生子,别人提到她只会说是个做蛋糕的,她也想像那些女医官们做个医术高超,能够治病救人还很受别人尊重。

    见孙女踟躇纠结的模样,苏香薷拍了拍她的手,“奶不反对你学医,你本就是咱家仨丫头中最有学医天赋的姑娘,有啥想法你就说。”

    “好,我再想想吧奶。”白初冬无奈的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