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田园娇女小兔妖 > 第二百六十九章出考场

第二百六十九章出考场

阿宁快逃丷创作的《田园娇女小兔妖》, 第二百六十九章出考场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白初夏凑近一瞧,看见碗里的果汁颜色。

    说实话,她有点嫌弃,并不是太想喝。

    “呵呵。”

    俩姑娘互视勉强一笑,从对方脸上读出了不想喝三个字。

    “乖宝真棒,我们已经好多啦,就先不喝了。”云宁边笑边放下碗。

    眼瞅着小孩的嘴角撇下去,白初夏忙安慰弟弟,“明大哥喝了很多酒,我们留给他喝,乖啊。”

    “好。”小乖宝重新露出笑。

    云宁看了眼白初夏,嘴角微微偷笑。

    那碗带了些杂质的果汁在晚饭时端上了桌,放在了明铭面前。

    “这啥啊?”明铭捂着头端起碗看了看。

    云宁抢着道:“这是寄遥亲手做的甜汁呢,特意留给你一碗。”

    一听是云怿亲手做的,明铭有些兴奋,“云小将军还会亲手做东西呢?”

    云怿抬眼看他,“喝了吧,解渴。”

    “哎。”明铭喜滋滋的一口饮下,砸吧砸吧嘴回味,“咋有点酸呢?”

    “哪会酸呢,你快吃些菜。”云宁说,示意侍女快上前布菜。

    天黑了,城门已经关上,几个人在庄子上留宿了一夜。

    清晨一早,用过饭后,大家便准备乘马车回府了。

    孙春给主子们拉了三车最新鲜的瓜果蔬菜,前面马车在跑,三辆牛车紧随其后。

    到了城内,不少路人都会看去一眼,啥人家啊,这葡萄跟不要钱一样搭牛车上面。

    到了别院门口,白初夏跳下车,“云宁姐再见。”

    “再见,有空记得来找我玩!”云宁笑着向她挥挥手。

    “好。”白初夏点头,转身去接弟弟。

    云怿掀开车帘让小孩出去,与白初夏对视一眼,少年少女嘴角微翘。

    “云大哥,明大哥再见。”小乖宝礼貌的向他们挥挥手。

    “好,慢点。”

    白初夏牵着弟弟的手回了府中。

    云怿在后面掀开车窗的挡帘假装看风景,眼睛却撇向了后面,小姑娘蹦蹦跳跳的带着弟弟回去了。

    “寄遥。”明铭葛优瘫在那一脸八卦的看向他,“你喜欢人家小孩啊?”

    云怿点头,放下挡帘道:“嗯,可爱聪明。”

    “哎,你对姜姑娘……”明铭说到一半住嘴了,他看见云怿的神色冷了下来。

    “没有任何意思,我只当她是姐姐的闺友,你也莫在人后提及姜姑娘。”

    “好好好,我的错。”明铭连忙向好友认错。

    越往前走,街上路人便少了起来,车夫快速的赶着马车回府,如同时间一般飞逝而过。

    白孝来出考场的那天,艳阳高照,知了趴在树上狂叫。

    天京书院门口停不少的马车,站了不少的人,大多数人的手里都提着饭盒和一些现买的吃食,想着人出来后能赶紧吃一口。

    书院大门打开,众学子们的心中慢慢的舒了口气。

    白孝来踏出大门的那一刻激动的想哭,艾玛终于能出来喘口气了,再待下去他整个人就快腌入味了。

    “爹!”白初夏在车窗前下他挥手。

    白孝来看见闺女那张*嫩的小脸在向他晃向他笑,心中一激动,大喊一声:“好闺女啊!”他便跑了过去。

    “快坐上来吃点东西。”方清清忙掀开车帘说,闻见丈夫身上的味儿不对,忙关上车帘。

    “你先别进来,我跟闺女刚泡完澡,你坐外头吃点东西。”

    白孝来错愕,是他鼻子失灵了吗?他怎么没闻见味儿,既然媳妇开口说不让进,那他就坐外边呗,反正能回家了就行。

    白孝风和白孝声也被接上了马车,苏香薷闻见两个儿子身上的味道便捂住了鼻子,哎呀,这俩俊小子给埋汰的手脸都黑了。

    “你俩在里头洗没洗脸啊?这耳朵后咋全是灰啊?”苏香薷边说边像小时候一样扒拉着儿子的头。

    哎呀,这邋遢的没边了,这在里头得多惨啊。

    “娘,您别扒了。”白孝风扭过头不让看,他知道很埋汰,他头发都打结了。

    白孝声还好些,晚上趁着大家伙吃饭时他拿着毛巾擦身洗头发,不过衣服却被熏臭了,谁让他就坐在纪岁澜旁边呢。

    纪岁澜没好到哪去,上车后直奔府中,小厮们跟在后面伺候。

    刚脱了鞋,小厮差点没被熏过去,艾玛,公子这脚给人臭的。

    给他宽衣的小厮更是同样想法,心里头犯嘀咕,公子不会是抽到了坐茅厕旁的位置吧,这味儿大的。

    纪岁澜踏入浴桶中,浑身都舒服了,对小厮吩咐:“点些熏香,多加些香包,我要泡两个时辰。”

    啊?小厮惊愕,泡两个时辰浑身不得泡皱了。

    回到家中的第一件事,方清清就催着白孝来去洗澡,连吃食都让人给他端旁边吃了。

    “老三老五,你们也快去。”苏香薷在后面催,急忙让人也端了吃的过去。

    他们在泡澡,接他们回来的三人回了房间去换衣服。

    不是矫情,是觉得衣服上真有味。

    洗完换上干干爽爽的衣服出来,白孝来迈着大步走到娘俩那坐下。

    “这才几天啊,你脸咋瘦了?”方清清看着他的脸不可思议的问。

    这考试还能瘦脸啊,那她要是搁里面待几天,那脸蛋指定能瘦成瓜子脸。

    “拉倒吧,纯纯是难受的。”白孝来苦着脸说出这七天的生活。

    早上有专门人来敲锣让你起床,你不想醒都难,那吃饭时候也没有热食,只能啃干粮吃。

    “哎,小桑呢?”白孝来后知后觉,“你们是不没把这孩子接回来啊?”

    “哎呀!”方清清一拍大腿,“我光顾着你了,也不知道娘他们接没接。”

    书院大门打开时,桑青禾是最后从里面出来的,他站在门口看着渐行渐远的白家马车陷入了沉默。

    这孩子只能默默的提起考篮,从路边买了口吃的对付一下肚子,然后自己默默的走回府去。

    方清清找到苏香薷时,她正在问俩儿子考的咋样。

    “哎呀,我给忘了,快带人去找找。”苏香薷忙让人去接桑青禾。

    他们不知,桑青禾挎着考篮顶着大太阳到府门口了。

    管家见他这狼狈模样整个人一惊,忙让小厮搀扶他回房去。

    “小桑你回来啦!”方清清尴尬的冲他笑笑。

    桑青禾站直身子露出一笑,“刚回来,多谢婶儿记挂,我先回房去沐浴了。”

    “哎,慢点啊。”方清清不好意思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