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田园娇女小兔妖 > 第二百六十二章

第二百六十二章

阿宁快逃丷创作的《田园娇女小兔妖》, 第二百六十二章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苏香薷见儿子脸色不咋高兴,“我就说一声。”

    “晓得了。”白孝来应声。

    一家人坐上车出发去了考场那边。

    天京书院门口排了许多辆马车,有富家子弟,官家子弟的,个个都是得罪不起的主儿。

    四位举人拎起考篮下了车,在门口等着进场。

    白初夏也想下车瞧瞧,结果被苏香薷一把拽住,“你干啥去啊?”

    “我下去看看啊?”白初夏一脸懵。

    “有啥好看的,你就在这待着。”苏香薷嘱咐,看好小孙女,她义不容辞。

    “哦。”白初夏应声,不让去就不去呗。

    云怿下了朝便急匆匆的赶往考场那,站在酒楼的二楼栏杆处搜寻着下面的人,仔细找找有没有他心中小姑娘的身影。

    云宁一身男装混迹在其中,也在到处寻摸着看有没有姑娘在跟弟弟偷偷见面。

    进场前,白孝来回头冲方清清说了一声:“我进去了啊,你们快回家去吧。”

    “哎,你就正常发挥,别写些有的没的啊,按闺女跟你说的那样写。”方清清又叮嘱了一遍道。

    “晓得了。”白孝来点点头。

    还在家的时候,白初夏就刻意让他爹按照古文那种格式去书写文章,好在白孝来的原身记的挺多,只练了三日便学会怎么写了,从那之后,文章都是用古言那种模式去写。

    考场门口,四名衙役腰悬宝刀站在那,每过来一名学子,他们便挨个的搜身检查,考

    篮里的东西也得都拿出来查验,看看有没有夹带私货。

    白孝来庆幸了一下,得亏东西不多,不然这东西收拾起来都得要好些时间。

    进了考场里面,那考试的地方与上次春考差不多,唯一不一样的地方是那床,他们给垫了床板了,也有椅子,不像家里考试那样那么简陋。

    他的座位在第三列第五个,与如厕的地方隔了两间。

    这大夏天,谁坐在这厕所旁边不得遭罪死了,又是蚊子又是粪臭味儿,哪还能写的下去啊。

    很不幸的是纪岁澜便挨在厕所的旁边,白孝风挨在了他旁边,两人互相打了声招呼便坐了下来。

    饶是纪岁澜有世家子弟的风范,但挨在厕所旁边,他也皱了眉头,这太折磨人了吧。

    但也没啥办法,这是随机抽的,不管你什么身份,抽到哪就坐哪。

    里面在乱糟糟的找位置坐,外边停留的家长们也是担心的不行。

    直到所有学子们都进了考场,大门缓缓关上,听见里面一声锣响。

    外面的家长们有的离开有的选择留在这看会儿,看看待会有没有人会被抬出来。

    方清清刚坐上车就听闺女的小嘴在巴拉巴拉讲。

    “娘,我们去城外那寺庙看看吧,听说那还挺好玩的。”

    “你爹昨儿从庙里造成那模样回来,你咋还想去?”

    “哎呀,我们就去玩玩,累了就回家。”白初夏笑嘻嘻的保证。

    “那行。”方清清点头。

    苏香薷也说要跟着一块去瞧瞧拜拜,三人欣然同往。

    半个时辰后,离寺庙很远很远很远的石阶那。

    方清清这会儿只有一个念头,这辈子她再也不会相信闺女只说就去玩玩的这句话。

    “夏夏啊,你累不累啊?”方清清在后边喊了一声。

    你不累,你老娘快累死啦,瞧你那小腿哒哒的走,我看着都累的慌。

    白初夏回眸看着,“娘,我不咋累。”

    “我累了!”方清清不顾形象往石墩上一靠,手里拿着扇子拼命扇风。

    唉,她心里边也挺理解闺女这热情劲儿,来古代这么久她也没咋去玩过,最远的地方恐怕就是跟她爹去救云怿那次了,那也算不上是旅游。

    “奶,娘,你们快来看啊,这有只超级大的螳螂。”白初夏逮了只虫捏在手里边,转头向她们炫耀。

    苏香薷也累的不行,听见小孙女喊看虫,她就想说,家里的田里面天天趴那些螳螂蚂蚱的,也不见你去逮,到了这你反而稀罕上了。

    “娘,还能走不?”方清清担心的看着她问。

    苏香薷摆摆手,“走不了了,我这老腿都要断了。”

    “行,清梅啊,麻烦你去喊声我闺女。”方清清说道。

    “是。”清梅应声,她是练武出身,这点石阶不在话下。

    白初夏在上面等了许久也不见人上来,探头向下一看,她娘扶着她奶已经往下走了。

    “小姐,夫人说让奴婢带您下山,老夫人有点累了。”清梅走过来恭敬的说。

    白初夏望了望上面,心中有点舍不得,“清梅姑娘,麻烦你跟我娘讲一声,我自己爬就行了,让她们先回家吧。”

    “可是……”清梅面露难色。

    白初夏笑眯眯的拍了拍她肩膀,“放心吧,我娘会同意的。”说完,她又抬腿向上爬去。

    石阶九梯为一截,想上天照寺就得爬三十截石阶,是个人都得累喘气。

    可白初夏不是啊,她已经爬了十一截了,在第五截的时候她就将素兰赶回家去了,主要是担心这个小姑娘撑不住。

    爬着爬着有些累了,嘴里面便哼起了歌来,“初生牛犊不怕虎,我是初入江湖净添堵……”

    烈阳高高挂,晒的每位学子脸上布满了汗渍,一会儿就得用毛巾擦擦,不然滴在纸上会染了墨。

    云怿在二楼看了许久,楼下的马车一辆接着一辆离开后也没看见白初夏。

    兴许是她今日并未来吧,云怿暗戳戳的想。

    “公子,明公子来了。”身边的小厮提醒了一句。

    云怿探头下去,瞧见他与男装的云宁聊的正开心。

    “下去瞧瞧。”云怿打开扇子,从二楼下来。

    “姐,熙川哥。”

    云宁穿着这一身有些心虚,扭过头不看弟弟。

    “姐,你这都很打扮有点眼熟啊。”云怿故意问她。

    “啊?是吗?”云宁尴尬的笑笑。

    “下朝后就没看见你没影儿了,原来跑这来了。”明铭看着云怿说道。

    “来这看看考场。”云怿笑笑,带着他们进了酒楼中。

    落座,小二送上了壶茶。

    明铭喝了一口茶便好奇的问:“听闻你有中意的姑娘了?是哪家?我们认识吗?”

    云怿扭头看向姐姐:?

    云宁心虚的很,刚才聊天时不小心就这么漏嘴说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