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田园娇女小兔妖 > 第二百六十一章少年的心在想什么

第二百六十一章少年的心在想什么

阿宁快逃丷创作的《田园娇女小兔妖》, 第二百六十一章少年的心在想什么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是好看。”方清清在一旁笑着附和道。

    “爹抱!”小乖宝伸手要抱抱。

    白孝来一把捞起儿子抱在怀中,在竹林中散了会儿步便各自回院子里了。

    方清清在准备他明日进考场需要的东西,考篮用的是上次买的。

    闺女又搞出来自热方便面,水囊里装满水,这几天只能委屈老白吃泡面泡馒头了。

    蛋糕呢,这没有烤炉,也没办法做,就给他装了些糕点,也能饱饱肚子。

    “哎,这卤肉我给你冻上了,你记着明中午拿出来吃。”

    “嗯,晓得了。”白孝来应声道。

    苏香薷也在给俩儿子划拉东西带着,斥巨资买的人参给三人切块分了分,这次科考得考七天呢,听说里头看的特别严。

    方清清放下考篮,穿好鞋子说:“你自己把衣服拾掇拾掇,我去看看闺女。”

    “我也去,等会我。”白孝来忙放下书跟在后面。

    夫妻俩一块去白初夏住的小院子,她这会儿因为下午睡的多了,导致现在不怎么困,一个人坐在小院里无聊看星星,顺便想想这手镯该怎么办。

    “夏夏。”

    白初夏一扭头,爹妈就进来了,“爹娘,你们咋不去休息啊?”

    方清清坐在石凳上看她,忽然觉得闺女这精神挺好的啊,不像有事样儿。

    “你娘说你中午生气啦?啥事啊,跟爹说说。”白孝来笑呵呵的看着闺女问。

    “没啥事。”白初夏低头,她还没想好这事怎么跟爹娘讲呢。

    夫妻俩对视一眼,方清清微微一笑,“那你咋造成那样子啊?也不跟我们去玩了。”

    白初夏心中对云怿翻了个白眼,瞧瞧,可不就是你非要跑才把我造成那样子。

    “娘,真没啥事,就中午那会天热嘛,我出去买了点东西,然后头发就湿了。”

    白孝来看着闺女含糊敷衍的样子,拉了拉媳妇的手,闺女不想说,咱就别问了吧,孩子大了,有自己的小秘密了。

    “行,没啥事就行。”白孝来笑笑,叮嘱道:“那你早点睡觉啊,晚上别贪凉。”

    “知道啦,爹娘晚安!”白初夏冲他们笑眯眯的比了个心。

    云怿亦是失眠许久,闭上眼脑海中便想到白初夏拒绝他的模样。

    在床上翻来覆去愣是睡不着,睁着眼发呆的看向窗外。

    月色很亮,他心很凉,他喜欢的姑娘不喜欢他,就像夜晚有月亮时便不会出现星星,终夜不得见。

    回想起姐姐说的那番话:有中意的姑娘就去追啊,话本里有写过,书生遇见喜欢的女子就会去缠着人家,天天在姑娘面前晃悠。

    一家有女百家求,你不去求那就有别人去求,别人求成功了,你就躲一边哭去吧!

    云怿暗恼,他不是书生,他也没这厚脸皮去人家姑娘面前晃悠。

    云怿又寻思,不如,等她及笄再问?她之前说了,她还没及笄。

    但没及笄便定亲的大有人在,云怿再次陷入自己的牛角尖里面,她还是不喜欢自己才扯的这个理由吧。

    明日她父亲便进考场了吧,云怿忽然想起这事,她应当也会陪同在外,不如明日去见见她?

    “唉。”云怿哀叹一声,起身拿剑去院子里舞剑。

    身上只着一件单衣便去了院子里,头发用发带挽起,手中剑唰唰几下仿若带风,将自己热出了汗,云怿才停下坐在石凳上歇息。

    他不知的是,云宁在用晚饭时便将他俩的谈话内容告诉了云渊。

    云宁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坐在她爹旁边道:“爹,我觉得寄遥有中意的姑娘了。”

    云渊眼睛霎地瞪大,面上一喜,“哪家姑娘啊?多大年纪啊?”

    云宁咬咬筷子,皱了眉,“不知道,他下午问我来着,要是喜欢的姑娘不喜欢他怎么办?

    我就跟他说了些话,然后也没套出来是哪家姑娘。”

    “哦。”云渊摸了摸胡子,“看来是他去问人家姑娘了,人家拒了他。”

    云宁一拍手,“爹,你说的对啊!定是这样。”

    “哈哈。”云渊笑了笑,给闺女支了个招,“你先别套他话,你这些天有空你就盯着他,看他平时都去拿,都去找谁。”

    “行!等有结果了我立马告诉您!”

    “你可真是爹的好闺女!”云渊乐不可支,伸筷给她夹了块肉在碗里。

    “我减肥呢爹。”云宁将肉夹了回去。

    云渊虎了脸,“减啥呀减,我闺女多俊了!不用减!”

    夏日天长夜短,堪堪睡醒过来,外面的天已经大亮,热阳高高的挂起。

    苏香薷一大早便起床给三个儿子包饺子煮鸡蛋吃,顺带着桑青禾也有一份。

    厨娘进厨房准备上工,就看见老太太已经坐在灶膛门口准备升火煮饺子了。

    她心中一吓,连忙跑过来扶起她,“老夫人,您支使我们做就好。”

    “哎,那你做好端那去给他们吃就行。”苏香薷拍拍衣服站了起来。

    “是,您放心。”厨娘乐呵呵的道。

    清风院中,白初夏坐在梳妆镜前自己化妆,这手法给素兰羡慕的不行。

    若不是身份有别,她早就想像白小姐讨要这妆法了。

    “小姐的妆容真好看,衬得您像那院中晨露初开的娇花一样。”

    白初夏不好意思的笑笑,“一般一般。”

    她今日特意化了个美美的妆准备上街,眼睛处抹了点点红脂染开,额头上画了朵简单的五瓣花。

    品鲜楼里,餐桌上摆了十来道精致的小吃,南北美食都有,不过每盘只有那么一点,够大家伙吃的。

    “夏夏呢?”苏香薷坐在椅子上问,这都吃饭了,咋还没来呢。

    “姐姐!”小乖宝眼尖,瞧见她过来了。

    考场是早上八点多时才开门,九点钟准时有衙役守在门口检查学子们的东西,然后才会放人进去。

    用过早饭,苏香薷一遍遍嘱咐让他们别忘记带东西了,纸啊笔啊别忘了,还有那墨台,可得收好了,保不齐在门口那就有人给你摸去。

    “爹,草纸要带不?”白初夏问了一句。

    “哎呀!对对对!”方清清刚小跑回院子里拿,清梅就说奴婢去拿,您稍等。

    苏香薷趁机又对白孝来说:“你别跟在家一样,一会想这一会想那的,你安稳考,跟别人一样坐着啊。”

    白孝来皱眉看着老娘,这话整的他像小孩一样,心里有些不高兴了,“哎呀,我又没多动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