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田园娇女小兔妖 > 第二百五十九章想讹我?没门!

第二百五十九章想讹我?没门!

阿宁快逃丷创作的《田园娇女小兔妖》, 第二百五十九章想讹我?没门!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白孝来这会儿跟着一众举人去了城外的天照寺拜佛。

    听闻这儿的菩萨很灵,大家伙来京赶考也是要逛逛的,索性就约着一块去寺庙里了。

    “艾玛,这大太阳给我晒的。”白孝来肩上搭了一块毛巾,留着专门擦汗用,他心里边庆幸还好是洗完澡来的,这要是不洗澡,毛巾一抹,那灰就一根一根的了。

    “三哥。”白孝声望着上面高高的石阶,腿肚子直发软。

    “累了是不?”白孝来靠在石墩上扭头望着俩弟弟,想着你们这身体不锻炼锻炼不行啊。

    白孝风说不出话,摇摇头,打开水囊猛灌了一口凉水才缓过来。

    “给我来四碗梅子汤。”桑青禾叫住小贩给了钱出去,用手指了指前面几人,让小贩给送去。

    白孝来喝了一口梅子汤,乖乖,这玩意真解渴。

    “走吧,继续爬,这不是你们要来的吗。”白孝来冲下面三人喊了一声,随后继续抬腿往上爬。

    这太阳毒辣的很,得亏没让妻女她们过来,半路上小乖宝估计就得热哭了,苏香薷本来想陪着他们一块来拜拜,还好拦住了,就她那老胳膊老腿来爬,估计下山就抬不起来了。

    “叙言,你们也在啊!”纪岁澜坐在藤椅上笑眯眯的打招呼。

    “哎。”白孝声累的头也不想抬。

    桑青禾本想雇个藤椅,但看好友二人都没这想法,他索性也放弃了,爬爬吧,就当锻炼了。

    过了一会儿,爬石阶的人多了起来,多是三两结伴同行,路上碰见熟识的同窗便互相搀扶着往上爬。

    白孝来平日里在家也经常锻炼身体跑跑步跳跳绳啥的,所以现在就算累,也没到了需要搀扶着走的地步。

    到了上面,寺庙周围矗立着参天大树,阳光被挡了起来,大家伙也好受了些。

    “快走吧,拜完回家。”白孝来催促着三人,他还想回去吃点东西呢,中午吃的那点饭早在爬石阶时消耗完了。

    寺庙里的和尚听闻他们的来意,领着他们去了拜了文殊菩萨。

    白孝来跪在*上闭着眼睛,双手合十,嘴里面念叨着:“阿弥陀佛,请您保佑我老父老娘媳妇平安康健,我儿子学业有成,闺女事事顺心,阿弥陀佛谢谢您。”

    白孝风在一旁听见后不由得看了过去,“哥,菩萨是管智慧的,你说这么多,菩萨生气了咋整。”

    白孝来拧眉,不赞同的道:“顺便说了呗,反正都是神仙,我心里头对他尊敬,他为啥要生我气?”

    “啊?”白孝风头一次听见这说法,心里想了想,也闭上眼睛祈求,“菩萨求您保佑我们兄弟三人仕途顺遂。”

    白孝声却不一样,他一脸凝重的看着坐在高高莲花台上的菩萨,心中道:不求高中,但求进殿面圣诉白家庄冤情,手刃灭村狗官。

    白孝声靠着自身人脉关系查到了当日下令屠村的正是并州城知府,他因云家大军打来时恭敬投诚,做了当朝的微末文官九品县令,此刻已在离并州不远的镇海县任职。

    “老五,想啥呢?走啦。”白孝来推推他,这孩子自从来了京城就变得挺忙,昨晚上出去到今凌晨才回来。

    “没啥。”白孝声脸色一松,冲他笑了笑。

    路过庙外时,一群举人们围在小摊摇卦。

    “既拜了菩萨为何还去算卦?”桑青禾疑惑的看着他们。

    “兄台不知,这位道长呀只会在科考时出现,而且是免费算卦的!”

    “叙言,我们也去算算?”桑青禾扭头看他。

    “哥?”白孝声看向两个哥哥。

    白孝来坐在石墩上摆手,“我不算,你们要算就去吧,反正我不拜两家。”

    后面的一句话给了三人当头一惊,对啊,这可不能拜两家,菩萨知道会生气的。

    桑青禾当即表示要走,快些回去歇歇吃点东西。

    “哎,公子留步。”小摊的道长忽然走到过来,一脸笑容的看着白孝来。

    “我啊?”白孝来惊讶的问。

    道长笑着点点头。

    白孝来心里面还挺高兴,三十多岁了还被称公子,这不显得他挺年轻嘛。

    “啥事啊道长?”

    “你抽一卦,我给你算算。”道长递上卦桶给他。

    白孝来拒绝,不好意思道:“我不算啊,我刚拜过菩萨呢。”他说完作势要走。

    道长忙拉住他,“哎,抽一卦又如何,再说了,是我邀你来算,不是你自己过来的,菩萨不会怪罪。”

    “我不算我不算。”白孝来摆手,推搡间,卦桶掉落在桌上。

    里面掉了一支签出来,道长拿起一看,大呼:“哎呦,这可是上上签,预示您肯定会高中的,这个给您。”道长说着往他手里塞了小锦囊。

    “谢谢啊。”白孝来尴尬的笑笑。

    “诚惠您十两银。”道长笑眯眯的看着他。

    “啊?”白孝来一脸惊,啥玩意啊,“你不是说不要钱?”

    道长笑着解释:“公子,这算卦不要钱,但这高中锦囊要点啊。”

    白孝来嘴角微抽,讹他头上来了,他随手将锦囊丢回桌上,“那谁要谁给钱吧!”说完便跑下了石阶。

    而桌上的锦囊遭到了举人们的哄抢被扯断了带子。

    “哎!别抢了!”道长被人群压得摔在了地上,卦桶也里的签也撒的到处都是。

    白孝来一路小跑下阶,觉得远了才停下等后面的三人。

    三人气喘吁吁的跑下来,桑青禾喘着粗气问他:“行之兄为何将锦囊丢了?讨个彩头也是好的。”

    白孝来可不傻,嗤鼻道:“谁家锦囊卖十两银啊,他讹我你们看不出来啊?”

    “啊?”

    三人面面相觑,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白孝来边走边念叨着:“我才不要这彩头呢十两银够咱家吃十几顿肉呢。

    你侄女得打好几夜奶油才能把这十两银赚回来。”

    白孝风笑出了声,没想到他哥还挺明白,要是他自己的话,恐怕早就因为碍于面子买下了。

    时间差不多是下午四点多了,小贩们掐准了大家伙下山的时间,纷纷在下面支起摊。

    “卖油豆腐喽!”

    “香喷喷的油滋喽!”

    “驴肉火烧哦!”

    一阵阵油香味飘过来,四个人的肚子饿的咕咕叫。

    “给我来六块油滋。”白孝来走到老太太的摊前说。

    其他几人也分别买了些吃食,边吃边走路回家,渴了再喝口水,好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