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田园娇女小兔妖 > 第二百五十八章哼!

第二百五十八章哼!

阿宁快逃丷创作的《田园娇女小兔妖》, 第二百五十八章哼!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白初夏抬头看了看天上烈阳,哎呦刺眼,还是回酒楼吧,跑了拉倒。

    乘着小船渐行渐远,见她没再追过来后,云怿放下一枚银子,从船中跳上了岸。

    捧着碎成渣渣的慢慢走回府,门口那,云宁戴着帷帽,在侍女簇拥下准备上马车出门去。

    “寄遥,你怎么这副模样?”

    云怿摇摇头,无精打采的踏进府中。

    云宁回望弟弟,平日里都是精神奕奕的,今日这是怎么了?

    “你去知会姜家姑娘一声我不去了,改日带上好酒登门。”云宁说罢,将帷帽摘了下来放在侍女手中。

    云怿一身汗渍的回了院中,小厮差点以为他家公子是跟人比武去了。

    瞧瞧这衣服,手一拧,全是汗水。

    白初夏亦是如此,开开心心的出门吃糕点,回来时浑身像掉进了水坑一样,碎发全沾在了脖子上,难受至极。

    方清清一脸懵的望着闺女,“你去哪玩了?怎么造成这样子?

    哎?小云呢?他不是说下楼去拿酒了。”

    听见她娘提到云怿,白初夏的小脸气呼呼的,捞起刚才小二送来的半块西瓜,放在桌上,“砰”的一声,半块西瓜在她的小拳头下碎成渣渣,汁水流了一*。

    “姐姐,你怎么了?”小乖宝瞪大眼睛问。

    白初夏瞅了眼弟弟,凶巴巴的哼了一声,拿起伞推开门走了。

    回府去,换衣服!

    素兰见状急忙跟上,在后面也不敢说些什么。

    “素兰姑娘。”白初夏走到一半忽然停下,后面的素兰差点就撞了上去。

    “小姐有什么吩咐?”素兰走到她面前恭敬的问。

    白初夏想了想,“算了没事。”

    她就想不明白了,跑啥啊跑,她又不会吃人,有什么话不能当面说清的。

    她也没说什么啊!不仅是考虑到他俩的年龄差嘛。

    还跑!真是的,拍偶像剧呢?谁家偶像剧在大太阳下面拍啊,热的她一身汗。

    还跳河,还轻功?咋,显摆你武功厉害呗!

    白初夏越想脚步就越快,想到云怿那副逃跑欠揍的样子她就悔。

    跑就由他跑呗,自己搁后头追干啥啊?

    包厢里的婆媳俩面面相觑,闺女(孙女)这是咋了,谁惹她生气了。

    回到府中,白初夏狠狠的奢侈了一把,她要把对云怿的生气化为享受!

    “素兰姑娘,多加些花瓣。”

    “哎,麻烦你再添点冰放这。”

    “我想吃盐水鹅,你能让厨子现做吗?”

    ……

    这一通下来,侍女们忙的团团转,端酒端菜的,还有整全身*的。

    素兰也不知她与自家公子出去后发生了什么事,也不敢多问,只是背地里给其他小侍女们紧了紧耳朵,让她们不许说三道四,小姐要她们做什么就做什么。

    白初夏躺在床上,床边摆了一溜排的吃食,盐水鹅、清蒸大虾、卤肉、米饭和一些应季很贵的水果。

    只这些,白初夏心中的气便撒了出去,她安慰自己,美食摆在面前可不能生气。

    “小姐,府中新来了桃子酒。”素兰笑意盈盈的将一壶酒放下,取来酒杯熟练的倒满。

    “有大杯吗?”

    “有的小姐。”素兰说完便要去拿。

    “再拿壶白酒来,还有冰块。”白初夏趴在床上说道。

    “是。”素兰应声,出门去取东西了。

    竹院中,云怿刚脱下湿衣湿鞋就听见小厮通报说姑娘来了。

    “姐,你先出去吧。”云怿在屋中回了一声。

    云宁不放心弟弟,“你怎么了?”

    云怿为了让他姐姐快走,便说道:“我沐完再出来跟你说,天热你快回房。”

    “哦。”云宁闻言,带着侍女们回了院中。

    素兰将白初夏需要的东西都取了过来,恭敬退到一边站着。

    白初夏拾起三颗切块的桃子放入杯中,又将桃子酒全部倒了进去,再添些白酒倒满,放入冰块,完成!

    素兰见状不免有些担心,那白酒虽说是米酒酿的,但也易醉。

    白初夏猛喝一口,冰冰热热甜甜的味道在嘴巴里蹦哒,嗯,很爽,好久没有喝到这种酒了。

    再夹起一片鹅肉蘸了蘸酱汁,整个人又开心了耶。

    “那个冰,离我近点。”白初夏红着脸蛋伸手指。

    “小姐,您醉了。”素兰上前担心的道。

    白初夏微微一笑,双手搭上素兰的肩膀道:“我怎么会醉!艾瑞巴蒂嗨起来!”

    白初夏赤脚站在床上蹦迪,“芜湖!飞呀飞呀!”

    素兰急忙清了侍女出去,道了一句小姐得罪了。

    她伸手将白初夏拦腰抱着阻止她的蹦迪。

    “哒咩哒咩!”白初夏边逃离她的怀抱边在大床上蹦蹦跳跳。

    过了好一会儿,她蹦不动也喊不动了,往床上一摊,临闭眼前自语一句:傻叉。

    素兰见她睡着了,心中终于松了口气,将床边的东西悄悄的清了出去,还有酒,可不能再让小姐沾上了,醉酒后的小姐简直太疯狂了。

    沐浴完的云怿一身干爽的回了房间,拿上一本书去了院中的竹林里,小厮捧了一套酒具和一壶清酒跟在后面。

    对着竹林席地而坐,要死,他又想起来那日在芦苇荡,他与白初夏也是如此坐,如此喝酒。

    想着,云怿的心又痛了,拿起酒壶直接对着嘴喝了起来。

    小厮惊了,忙挥手让另外一人去请云宁过来。

    “寄遥。”云宁走了过来。

    云怿已经将一壶清酒喝进了肚中,“姐,怎么了?”

    “你说怎么了?”云宁皱眉问他,念叨着说:“瞧你之前的模样,你是不是出去偷偷跑马了,你不知道你的腿不能剧烈运动啊?”

    云怿放下酒壶,轻声道:“没有跑马,就是晒太久了,身上便有了汗。”

    “啊?”云宁惊讶,她弟弟也不傻啊,这热天跑出去晒太阳?

    云怿这会儿想起来了,他的腿不能快跑的。

    欲哭无泪,跑都跑完了,只能改日让千山来看看了。

    云宁拿起酒壶一闻,拧眉看着弟弟:“你还喝酒?”说完她重重的放下酒壶,一副我等着你解释的模样。

    “不醉人,清酒罢了。”云怿说道,翻看起手中捧着的书了。

    翻到一页,里面写着: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云怿皱眉合书,他的心已经不能再遭受暴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