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田园娇女小兔妖 > 第二百五十七章少年的心已碎

第二百五十七章少年的心已碎

阿宁快逃丷创作的《田园娇女小兔妖》, 第二百五十七章少年的心已碎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白初夏扭头冲他一笑,一副我早就知道的模样。

    “嗝儿~”

    “喝些茶。”云怿将茶杯放到她的面前。

    “谢谢。”白初夏端起一饮而尽。

    一个吃着,一个看着,过了会儿,白初夏吃得有点不好意思了。

    “你怎么不吃啊?挺不错的糕点。”

    云怿摇摇头,“我不太饿,你吃。”

    “吃饱啦!”白初夏笑笑。

    ……

    “我能送你一样东西吗?”云怿忽然问道,脸上微微浮上了红。

    “什么呀?不年不节的为什么送我礼物呀?”白初夏一脸探究的看向他。

    “就是……想送你。”云怿笑笑,下意识的摸了摸鼻子,“我能送吗?”

    “能呀。”白初夏点头,“谢谢云大哥。”

    “不气。”云怿羞赧的低下头,伸手从怀中掏出一方锦盒递给了她。

    白初夏接过一瞧,哇,紫檀的木料,百年寸檀,一寸紫檀一寸金。

    更惹她注意的是盒盖上雕刻了两个小人,这两个小人却手挽手在天上飞着,下面是一片芦苇荡。

    白初夏抬头看向云怿,“这是我们那次滑翔?”

    云怿脸色发烫不敢看她,只轻轻的嗯了一声,又担心她不打开,忙又道:“你打开看看。”

    “哦。”白初夏低头拨弄开滑盖,盒盖打开后她愣住了。

    盒子中央的红色绒布上静静的躺着一对细细的手镯。

    两支镯子上各串了珍珠和两颗铃铛,轻轻的拨弄一声便叮咛响,仔细看那两颗珍珠上面还雕刻了图案。

    云怿看着小姑娘在愣神,心中有些忐忑,“做的如何?”

    “能看出来很用心。”

    云怿听这话心喜,一咬牙,鼓起勇气道:“夏夏可否中意?”

    白初夏一惊,抬眼与他对视上了,少年澄澈的眼神中满是期待。

    盒盖上的图案,叮当镯。

    叮当镯有一说法,赠尔叮当,一步一响,一步一想。

    俩人互视,云怿的眼睛紧紧的追着小姑娘脸上的神情。

    他亦在用眼神诉说:夏夏,你可明白我的意思,我心悦你。

    依依之情,莫可言宣。

    白初夏微抿嘴,低头看向手中的镯子,乖乖,古代人可真闷骚。

    不明着追你,用礼物暗示你。

    而且她早就中了云怿的小计谋,一环套一环的。

    先是路上偶遇,陪她们逛街,吃饭,再到她下楼去消食儿,他再引她来这马车中尝糕点,然后借口问可不可以送礼物,啧啧。

    白初夏极快的在脑中思索回忆她与云怿相处的一幕幕场景。

    认识是靠着那条鱼,他还记仇,因为自己甩了鱼在他身上,他让人弹了自己脑瓜崩。

    那次发大水,他亲自下水划着木筏救人,自己好像还拽了他的马尾。

    家里盖房子时与他多聊了几句话,但这完全是出于礼貌啊,换作别人帮自家补房子那也得好好感谢。

    哦,他军营中的战马染病了,他请自己去看,在那又与他多聊了些话,还在那将搞了人家的火药。

    再到自己家开铺子,他与千山隔三差五的就来听书,看她书还催更,还给一本难题集让她写注释。

    嗯,还有他照着她的注释研究出了滑翔,他们俩一块在天空飞,那天好像挺开心的,聊了挺多话。

    但这些只能代表他俩兴趣爱好相同,也没有什么很深刻的事情让她记在脑子里啊。

    白初夏缓缓的舒了口气,将盒盖盖好,盒子抱在怀中,抬起头正视着云怿打量起他来。

    云怿的嘴角一直噙笑,在白初夏的眼神打量中慢慢的消了下去,眼神中的期待转变为紧张。

    他知了,小姑娘没有露出羞意,更没有问他为何送这礼物,说明对他这个人……

    云怿沮丧,心被一根无形的针渐渐刺穿,直到*。

    白初夏打量完他,又低头打量了下自己的小身板,她今年才十五岁,而云怿已经十八岁了。

    “云公子。”

    云怿听声抬头,眼神中慢慢的有了亮光,刚才碎裂的心仿佛在等着姑娘的话慢慢愈合。

    “我如果没有误会的话,你是在向我表白吗?”

    云怿碎裂的心瞬间愈合,扑通扑通的在胸膛跳动着,嘴角咧开了笑脸。

    她知我心意了,她应当是欢喜我的吧。

    就在云怿的小心脏跳正欢的时候,白初夏将盒子重新放回桌上,满眼疑惑道:“云公子,我才十五岁,未过及笄,你对我怎么会有了这种心思,我不……”

    我不能接受,话未讲完,云怿便出言打断。

    “好了,我知了!”少年的心从愈合后又在这番话中慢慢的碎裂成渣。

    云怿腾地弯腰,白初夏一愣,刚要继续,就见他已经掀开车帘跳了下去。

    “哎?”白初夏连忙拾起盒子抱在怀里跟着跳了下去。

    云怿在烈日下一人低头走着,背影显得无比落寞。

    “哎!”白初夏追了上去。

    云怿听见声音后未回头,拔腿就跑。

    白初夏:吔?

    迎着烈日跑着,额头上布满了汗水,可他的心却被她伤的拔凉拔凉的。

    “我超!你给我站着!你别跑了!”白初夏追了半条街,累的扶着膝盖喘气,额头上的汗水都流到了眼睛里面。

    云怿闻言停了下来,回头看着蹲在地上休息的小姑娘。

    白初夏见他停了下来,举起盒子抬起脚追了上去。

    云怿见到那盒子,碎渣渣的心又被痛击,扭头又跑。

    “我靠!”白初夏见他又跑,忍不住口吐芬芳,就差跪下来求他别跑了

    跑过了一条街,白初夏实在跑不动了,往墙上一靠,盒子塞进了小包包中,手叉腰看向云怿的方向。

    他正站在河边的柳树下望着小姑娘,碎渣心在担心她一人在外面会出事,又担心她追上自己怎么办?

    将东西往他面前一扔,指着他说:我不要你的东西,你拿走吧!

    不!他不能接受这一幕发生!

    他送出去的东西就没有再收回去的道理,也请你,白初夏不要再来伤他的心了。

    白初夏已经猫着腰悄悄的走到了桥上,见云怿就在眼前,整个人嚣张起来,一鼓作气的拔腿跑向他。

    云怿见她冲了过来,刚才不能接受的一幕浮现在脑海中,他心中一慌,脚步快跑向河中去了,只见他脚尖轻轻点水了几步便跳上了一只小木船上。

    这给桥上的白初夏急的不行,想飞又不敢飞,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划船漂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