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田园娇女小兔妖 > 第二百五十三章少女的心思

第二百五十三章少女的心思

阿宁快逃丷创作的《田园娇女小兔妖》, 第二百五十三章少女的心思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小姐,这是新制的绣鞋。”素兰蹲下身说,轻手将带有珠串的绣鞋给她穿上。

    “这是什么?”白初夏瞅见侍女手中捧着的瓶瓶罐罐。

    素兰赶紧过去将瓶瓶罐罐接了下来,放在梳妆柜上说:“奴婢帮您描妆。”

    白初夏忙摆手,“不用不用。”她只是喜欢上边的小画儿,看着怪精美的。

    “有眉笔吗?”白初夏问。

    素兰听见这话寻思着她应该是要画眉的东西,连忙答:“有的小姐。”随后她在一堆瓶瓶罐罐中找出一根金光灿灿上面还镶嵌了珍珠的眉笔。

    白初夏摸了摸,钱真是不当钱啊。

    她将古代的眉笔与自制的化妆品结合,随意的化了个淡妆,唇上涂的口脂是用了古代的红色,又抹了些唇膏晕染红色,嘴唇立马扑灵扑灵变成亮光色的嘟嘟唇。

    “小姐可真是好看。”素兰立刻夸奖,打心底那种真诚的夸奖,这京中有哪家小姐能跟她眼前的小姐比,淡妆也俊俏的很。

    “夏夏。”方清清的身后跟着一堆侍女走了进来。

    白初夏扭头,“娘,你们洗完啦?”

    “洗完啦,你瞧我这头发,就是人家清梅给挽的。”方清清一脸笑容的说,这头发挽的真像样,她当时看镜子里时都有点不敢相信这是自己呢。

    娘俩坐了会儿便起身打算去园子里逛逛,毕竟这府里整的像个现代公园一样,不逛不可惜了。

    俩人的身后跟了一堆侍女,清梅和素兰充当导游陪伴在两侧。

    路上碰见了来找小孙女的苏香薷,三人聚一块了,路过一处亭子便坐下歇息。

    “娘!姐姐!”小乖宝颠颠的跑过来,刚才他被小厮伺候着沐浴差点就在里面睡着啦。

    方清清抱起儿子就夸,“哎呦,乖儿子,洗的真香香。”

    “那是什么地方?”白初夏望向背对亭子的那片竹林,只听得一阵沙沙响的声音。

    “回小姐,那是竹林,里面只有一座小亭,过了前面长廊还有一景叫澹澹地。”

    白初夏疑惑,回眸问素兰,“为何叫这名?”

    “小姐,那处的亭子可以观赏到另外一面的澹澹地的流水。

    那处也是品茗对弈论剑的好去处,地方空旷且幽静。

    夫人小姐平日若是乏了可去那面小坐赏乐,府中也养了些乐师的。”

    白初夏听完介绍点头,确实是个品酒的好去处,二三好友相聚一块酌酒品茗,岂不美哉。

    晚间时候,侍女们前来请他们去花厅用饭。

    就连吃饭的地方也取了好听的名字,品鲜楼。

    苏香薷坐下看向儿子,没管侍女们是什么看法,她张口就问:“你们穿这些不热啊?”

    白孝风笑了笑,“不热哩。”他身上穿的可是薄纱试衣裳,透气儿,一点都不热。

    “那就行。”苏香薷点点头。

    “吃饭吧。”白孝来出声,对侍女们摆摆手不用伺候,他们一家自己吃饭就行。

    天色已黑,云怿鼓捣的珍珠已经完成一半了,他起身揉了揉酸胀的眼睛。

    小厮过来通报说老爷回来啦,公子可以去前厅用饭了。

    “爹,我好想你啊!”云宁一脸笑容的看着云渊,满眼都是星星。

    云渊乐呵呵拍拍闺女肩膀,“哈哈哈,乖儿路上受苦了!快吃个鸡腿补补!”

    “爹。”云怿微笑着看他。

    云渊看着儿子成熟很多模样,“回来啦!快坐下吃饭,咱爷俩喝一个。”

    云宁赶紧夺下酒杯说:“爹,寄遥还不能喝呢。”

    “哎呀,我把这事给忘了。”云渊挠头,“那咱们不喝酒,来吃饭。”说完,他给云怿的碗中也夹去一只鸡腿,说以腿补腿。

    三人一边说笑一边吃饭,云宁小嘴叭叭的讲个不停,大多是路上遇见的趣事儿。

    比如她跟小姐妹白初夏策马跑到最前面,路上做沙冰吃,半夜去抓些知了猴回去让苏香薷炸给她们吃,偶尔下河摸个虾逮条鱼的。

    云怿在一旁静静的听着,他没法陪她们一块玩,这俩姑娘竟然悄悄的干了这么多好玩的事情。

    “哎呀爹,你是不知道,夏夏她爬树可厉害了!”云宁绘声绘色的讲着,仿佛要将这场景呈现在云渊面前。

    “那你结识的这位小朋友应当是喜欢跑马学武的吧!”

    云怿心想,策马,会武,确实没错,但她好像还喜欢更*的玩乐,比如上天。

    “嗯!”云宁点头,“而且啊,她跟我一样喜欢品果酒呢!”

    云渊一皱眉,“你又喝酒啦?”

    “爹,我就喝了一点点。”云宁笑嘻嘻的说道,比着小拇指那点酒。

    聊了会儿,话题不知怎地就拐到官媒的事情上了。

    云宁脸色一红,不讲话了,低头默默的扒饭。

    “遥儿……”

    没等云渊讲完,云怿立马起身道:“爹,我吃完了,先回房看书了。”说完他便溜了,回房间继续雕刻小珍珠。

    “这孩子。”云渊无奈的笑笑,随后将目光放到闺女身上,“你呢?不小咯。”

    云宁摇摇头,“没有没有。”

    “闺女,这就咱父女俩,爹跟你说个心事。”云渊正色看着云宁。

    “什么事啊?”云宁抬头好奇的问。

    “今年冬初时皇后娘娘会给太子选妃,大家中凡是未定亲的嫡女都得参加,你知道的,我向来不希望你们与皇家扯上关系。”云渊一脸严肃的说。

    并不是说皇家不好,而是她闺女是他心尖上的宝儿,他不希望闺女入皇家,受了欺负只能打掉牙往肚子里咽。

    “爹,那这……”云宁也急了,她可不想去参加选妃。

    云渊摸摸她的头安慰,轻声说道:“你若是有中意的人,你别藏心里头,你跟爹讲,爹保证给你办妥当了。”

    云宁脑中闪过白谨笑意晏晏的模样脸色一红,犹犹豫豫着道:“爹,那你可不许骂我也不许打我。”

    云渊乐了,笑眯眯的说:“你是爹的心尖宝,怎么舍得打你骂你!”

    云宁偷看了眼她爹,随后转移目光,咬着嘴唇不好意思道:“我有中意的人,但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谁啊?”云渊按耐住心里的激动,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