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田园娇女小兔妖 > 第二百五十章路途啊快乐

第二百五十章路途啊快乐

阿宁快逃丷创作的《田园娇女小兔妖》, 第二百五十章路途啊快乐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在路上的书生们得知这一消息后欣喜极了,立马拉着三五好友去占房间住。

    纪岁澜听闻消息后急忙抱着乖宝下马车跟在小厮后面找房间住。

    “公子,我来抱着吧。”小厮担心他会累着,忙将身上东西往后托了托才伸手向乖宝。

    纪岁澜躲开,“不用,你前面带路。”

    三个人边走边找栈,因为天黑路又难看清,他们边走边问栈有没有房间可住。

    小乖宝紧紧的抱住他的脖子,眼睛大大的看着后面。

    “咦!”小孩一怔,竖起耳朵仔细听了听声音,确认过后,他激动的拍了拍纪岁澜的肩膀:“哥哥,我听见我姐姐的声音了!”

    “在哪啊?”纪岁澜忙问怀里的小乖宝,“你没听错吧。”

    “没有没有。”小乖宝连连摇头,指着他们刚才路过的栈说:“好像就在那里面。”

    小厮急忙提起灯笼带着他们往回走。

    到了栈门口,小乖宝挣着要下来,小腿麻溜的冲到里面去找人。

    大堂里坐满了人,都是云家的护卫们在用食,白初夏她们则是在二楼那。

    “掌柜的,请问连通铺都没有了吗?”纪岁澜皱着眉头问道。

    掌柜的摆摆手,“都被大包下了。”

    小乖宝在大堂里四处张望着,心里边特着急,刚才明明听见姐姐声音的。

    “乖宝,找到了吗?”小厮背着包袱跑过来问。

    小乖宝撇嘴不开心了,沮丧的摇摇头,“没有。”

    “那我们走吧。”纪岁澜抱起孩子往外走去。

    巧的是他们刚走出栈门,千山便下楼了,小乖宝一眼瞥到了他。

    “哥哥!千哥哥!”

    千山扭头一看,整个人惊讶了,这小孩啥时候来的。

    “乖宝!”千山急忙跑过去找他。

    纪岁澜听到动静后忙将小孩放了下来,扭头看着来人,“请问你是认识乖宝吗?”

    “认识。”千山点头,伸手将乖宝抱了起来,疑惑的看向纪岁澜:“你怎么带着他啊?”

    纪岁澜笑笑,将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千山瞅了眼趴在肩膀上的小孩,不轻不重的拍了下他的*,“调皮,男子汉怎么能哭呢。”

    “找到了便好,我得去找栈了。”纪岁澜拱手说,随后便要离开。

    “哎,你且等会。”千山叫住他,“现在天黑了,恐怕房间已被住满,若是公子不嫌弃可以与我们同住。”

    纪岁澜一脸惊喜,忙拱手道谢,“不嫌弃不嫌弃。”

    四个人一块上了二楼,方清清看见小乖宝时整个人迷糊了,这娃不是应该在家吗。

    “娘。”小乖宝赖在她的怀中,睁着湿漉漉的大眼睛看他。

    方清清没有责骂儿子,急忙给他舀了碗粥,“饿了不,快拿勺吃饭。”

    苏香薷一脸心疼看着孙子,“你看看这小脸被蚊子给咬的,待会拿你姐那霜好好涂涂。”

    “娘,我好想你啊。”小乖宝一边吃饭一边说着思念情。

    方清清感叹,这才半天不到,儿子就想自己了,以后不管去哪都得带着他啊。

    “小跟屁虫,是不是哭鼻子啦!”白初夏坐了过来,给弟弟夹了只鸡腿。

    小乖宝撅嘴看着姐姐,“哼,你们把我一个人扔家里面。”

    白初夏见小孩委屈巴巴的小样乐了,“不是还有爷爷和哥哥陪你嘛,一个人睡觉害怕呀?”

    因为多了人,小乖宝还是跟姐姐和娘亲一块睡觉。

    云怿走过来说:“婶儿,不然让乖宝跟我睡吧,他已经大了。”

    白初夏听见这一句婶儿,整个人呆住了,这小公子是怎么了,管她爹叫叔,现在又管她娘叫婶儿。

    方清清不好意思的笑笑拒绝,“他睡觉闹腾,你腿还没好,还是不麻烦你了。”

    “没事的,不麻烦。”云怿微笑道,“乖宝跟哥哥住一间房可好?”

    小乖宝抬头看向方清清,“娘,我想跟哥哥睡。”

    方清清没办法,儿子都这样说了只能依了他。

    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大家神清气爽的起床了,用过早饭,收拾妥当便准备继续出发。

    “灵漪随我们一块走如何?正好路上有个伴儿。”白孝声笑眯眯的邀请好友。

    “行。”纪岁澜点头,他也正有此意。

    因为昨晚上云家大手气的包下三间栈,他们一辆辆马车一匹匹马出镇时候,那些栈里的店家和小二都出门相送,不断的挥手喊祝举人老爷们高中,回头家来时继续住这。

    “我看我弟不是来追我的,是来追云大哥的。”白初夏坐在车里边画速写边吃醋说。

    有了哥哥后连姐姐都不要了,从昨晚上开始就跟他黏一块了,云怿前脚走,他后脚就跟去了。

    “哈哈,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寄遥跟小孩玩这么好呢,我二表姐家孩子一看他来了就跟老鼠见了猫一样跑了。”云宁边笑边抖落出家中的趣事儿。

    “啊,画完了。”白初夏举起画板撩开车帘比对着外面的景色。

    云宁凑近看了一眼,“好真啊。”

    “嘿嘿。”白初夏笑笑,她最擅长画这些了,“等上完色就很好看了。”

    至于其他人,苏香薷主动的跑去拉满干粮的车坐着,白孝声在前面赶车,她在后面翻着那些吃食,将容易坏的都翻了出来留今天吃。

    白初夏做的奶油蛋糕已经化的不成样子了,她直接掏出来丟在了一旁,舔了舔沾在手上的奶油,暗道可惜了。

    第二日第三日,大家都是在吃白家带来的干粮,因为那些面包放不住,只能尽快吃了。

    后面每到一座城中,护卫们便去采购放得住的干粮堆在车上,留着在野外过夜时候吃。

    “吃点水果。”云怿手中拿着新鲜刚洗的枇杷递给她。

    “谢谢。”白初夏拾起一颗,熟练的剥了皮吃着果肉。

    云怿的眼睛被她腿上的画板吸引了过去,“这是刚画的吗?”

    “嗯。”白初夏点头,将画板递给了他,“这个给我拿着吧。”

    “好。”

    一人递枇杷一人递画板,搞的两人都没空手。

    白初夏尴尬的笑笑,寻思着这是啥好东西啊,你让我让的。

    “那啥,我放地上了,我回去找我娘了。”白初夏说完便揣着枇杷溜了。

    再待下去,尴尬要溢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