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田园娇女小兔妖 > 第二百四十九章小乖宝找娘亲

第二百四十九章小乖宝找娘亲

阿宁快逃丷创作的《田园娇女小兔妖》, 第二百四十九章小乖宝找娘亲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桑青禾若是个有本事的,他能高中也是对穷苦百姓们来说是件幸事,因为他跟百姓们有共鸣。

    用过饭食,大家重新启程赶路,中午天热,白初夏被她娘拘在了车厢里面。

    云宁直接拉着白初夏坐到了自己点车厢里边,大还宽敞,而且里边还放着冰用于散热。

    这边快快乐乐的赶路,在爷爷怀里的小乖宝却闹腾开了,这孩子第一次将白益涵搞得头发晕。

    小乖宝知道家里只剩下他一个人时候,小孩的眼泪啪嗒就掉了下来,也不顾自己平时的小学霸形象了,直接坐在地上大哭起来。

    白益涵许久没带小孩了,见他哭了,心里头一急,连忙坐下来安慰他:“乖孙,爷爷去买糖葫芦给你吃好不好?”

    “我……我不要…我要娘…呜呜…我要娘…我要姐姐!”小乖宝裤的上气不接下气,眼泪搁哪不要钱似的往下淌。

    “怎么了这是?”书院里的夫子连忙抱起小乖宝问。

    “我要娘!”小乖宝哭泣着说。

    夫子疑惑的望向白益涵,眼神中多了些警惕。

    白益涵连忙上前解释:“哎呀!他娘陪他爹赶考去了,我是他爷爷!”

    “我要娘!我不要爷爷!呜呜呜!”小乖宝拼命的扒拉开白益涵的手,死活不肯跟他走。

    纪岁澜手中拿着折扇路过门口,听见有孩子在哭,走过去看了一眼:“顾夫子,这是?”

    “他爹去赶考了,把这孩子放家里给爷爷带的。”顾磬解释了一句,轻轻的拍着小乖宝后背哄他。

    “让您见笑了啊。”白益涵不好意思的说,伸手想要抱走小乖宝。

    小孩拼命的往后缩,伸手紧紧的抱住顾磬的脖子,“我要娘!呜呜呜!”

    白益涵不高兴了,沉着脸看向乖宝:“乖宝听话,跟爷爷回家!”

    “乖宝?”纪岁澜转头看他,脑中回想起之前在白家做,他们家好像有个孩子叫乖宝。

    “老先生。”纪岁澜冲白益涵行了个礼,“若您放心,我此次也要进京赶考,不如将乖宝给我带着,兴许在路上还能追上叙言兄他们。”

    白益涵听见叙言这个名字一脸惊讶,“哎你认识我家老五啊?”

    纪岁澜微微一笑,心中有了数,“上回我去白家做,您应该没有在家,我姓纪,名岁澜,这家书院是我爷爷办的。”

    白益涵眼睛一亮,“原来你就是老五口中那个同窗啊。”

    “您看乖宝由我带着去追他们可好?”纪岁澜笑眯眯的问。

    白益涵望了望还在抽泣的小孩,心里边无奈,早知道这样不如让老二他们带着呢。

    “哎,行,麻烦你了啊。”白益涵边说边将今天卖烤鸭的钱取了出来递给他,“这钱你收着,我家乖宝辛苦你照顾了。”

    “不可不可。”纪岁澜连忙推辞,“友人之侄,岂能收您钱。”

    白益涵不依,将银子硬塞刚他,“你收着啊。”

    纪岁澜没办法,只能接了下来,想着待会还给乖宝就可以了。

    白益涵走到顾磬身后看着小孩嘱咐道:“乖宝啊,这个哥哥要带你去追你爹他们,你要乖乖听人家话晓得不?路上你可不许闹人家大哥哥,乖乖听话哦。”

    小乖宝红着眼睛点点头,乖乖的从顾磬身上下来了,背着自己的小书包走到纪岁澜身边。

    “老先生,您且放心,我会好好照顾他的。”纪岁澜向他拱手说道,与顾磬道别后便牵着乖宝的手上了马车。

    “要听话啊乖乖。”白益涵跟在后面喊了一句。

    小乖宝掀开车帘,小脸上多了笑容,向爷爷挥挥手,“爷爷再见。”

    “哎!”白益涵冲孩子挥挥手,随后挑起担子回家去了。

    从天亮走到天黑,云家的护卫们一直在赶路,未停歇过。

    “将军,前面有镇子。”护卫骑着马跑到千山面前说了一声。

    千山立刻下令,“快速前进,到了镇上找栈歇息。”

    “啪!”一只吸满了血的大黑蚊子惨死在苏香薷手掌心里面。

    “艾玛,这蚊子也太多了。”白孝来不住的挠脖子挠胳膊。

    方清清从车里递出东西,“把护袖套上。”

    白孝来接了过来,“套上热啊。”

    另外一辆马车里,俩姑娘已经头靠头睡一块了,车里面点了熏香,蚊子少些。

    坐牛车上赶车的白孝风和白孝声也没好到哪去,脸上胳膊上能遮的地方都遮住了,但还是挡不住野外蚊子们的猛烈攻击。

    进了小镇,护卫们迅速的寻到一间大栈定下了房间。

    “奶,我们也住这吧。”白初夏下了马车跑过来说。

    苏香薷看着这么大栈有点心疼钱,但看见三个儿子脸上都起了红疙瘩,也咬咬牙要了房间。

    桑青禾也出了些钱与白孝声拼房住,一伙人浩浩荡荡的将整间栈的房间占满了。

    “啊,好累啊!”云宁瘫倒在房间的床上抱怨,恨不得立马飞回府中去。

    “云宁姐,来吃饭吗?”白初夏在外面敲了敲门问。

    “吃!”云宁从床上弹了起来,打开门探出脑袋:“啥饭啊?”

    “我点了大鹅贴饼。”

    “没吃过。”云宁来了兴趣,跟着白初夏下了楼。

    纪岁澜带着小乖宝坐在马车里紧赶慢赶的不停歇,在镇门就要关门的那一刻进了镇,他路过门口时还使了些银钱给了衙役。

    “哥哥,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赶上娘和姐姐他们啊。”小乖宝赖在他的怀里不开心的问。

    纪岁澜拍拍孩子安慰他:“咱们明早早些起床出发说不定就能赶上了。”

    赶车的小厮问了三间栈都说满了,这给他郁闷的不行。

    “没有别的栈了吗?不是上房也行。”纪岁澜退而求其次,只要能有个歇息的地方就够了。

    小厮摇摇头,“没了,掌柜的都说满了,也不知道怎么这么多人。”

    与纪岁澜同样迟来的书生们听到没房间后一脸沮丧,辛辛苦苦的大老远赶到镇上,结果还没地方住。

    随从从窗户那看到这一幕,“公子,外面有很多书生在街道上,三间栈已被我们的护卫住满,要不要……”

    “你吩咐下去,让大家四个人挤一间,给那些书生们让出点房间住。”云怿说道。

    “是。”随从得令立马吩咐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