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田园娇女小兔妖 > 第二百四十八章

第二百四十八章

阿宁快逃丷创作的《田园娇女小兔妖》, 第二百四十八章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跑在前面的千山见后面没人了,转头一瞧,俩姑娘停在路边不走了,他只能掉头骑回去,“怎地停下了?”

    “饿了呀。”云宁说。

    后边的队伍慢慢赶上他们,方清清和苏香薷坐在车厢里热的不行,直接将帘子掀开了。

    “我去拿东西。”白初夏跳下马跑到白孝声的车上。

    “找啥呀?”白孝声停下让她上来。

    “有点饿了,找吃的。”白初夏说着将自己打包好的小食盒翻了出来。

    里面放了她昨晚做的毛巾卷、汉堡、炸鸡一些简便食物。

    “够啦?这还有面包呢。”白孝声指着包袱说。

    “不要了。”白初夏摇头,拎着食盒拿着东西走了。

    云宁将马儿牵到一边吃草,和千山坐在树荫下等她。

    “夏夏,这!”云宁挥挥手。

    白初夏将食盒放下,“沙冰吃吗?”

    “这里能做?”云宁惊讶的问。

    “能呀。”白初夏点头,将带来的一竹筒白开水倒进小盆里,随后往里面慢慢的加入硝石搅拌。

    千山头一次见到这种制冰的方法,睁大了眼睛凑在这看。

    盆里的水慢慢凝结成冰,白初夏将它们动搅碎放进了小碗中,加了些果酱在里面拌拌,简单的沙冰就做好了。

    千山捧着一碗凉凉的沙冰用勺子在里面搅和,“这就是冰了?”

    “对啊。”白初夏点头,捧着碗倚在树下吃冰,一口甜滋滋的冰沙入口,凉凉爽爽的可舒服了。

    “好好吃啊这个。”云宁满脸欢乐的一口毛巾卷一口沙冰吃着。

    队伍渐行渐远,大家完全没发现少了三个人。

    在树下解决午饭的仨人吃的肚子饱饱后才跨上马儿去追他们。

    “嗝儿~”云宁不好意思的笑笑,太香了,她吃的有点多。

    队伍路过一处大河边,云怿才吩咐大家停下原地休息。

    护卫们立刻将锅架了起来,有的去捡柴,有的去打水。

    苏香薷拿着毛巾在河边淘洗完往脸上一抹擦去暑意,“哎呀这天气,也太热了啊。”

    “叔,煮粥吃吗?”云怿突然冒到白孝来的后面问了一句。

    这给他吓了一跳,“煮点热水喝,我这有面包你吃不?”白孝来问。

    “吃。”云怿点头,伸手接了过来。

    “三丫跑哪去啦?”苏香薷在到处找白初夏,就这一会儿功夫,小孙女又不知道跑哪去玩了。

    白初夏和云宁还有千山正在后面骑马跑着,小黄帽和小粉帽一颠一颠的。

    总算是看见了队伍,白初夏急忙勒住马儿跳了下来,用手扇着风:“啊,好热呀。”

    “快来洗把脸。”苏香薷见到孙女后忙拿着毛巾去找她。

    看着潺潺流水,白初夏忍住了跳尽河中的想法,将俩胳膊袖子一挽往水里一拱,嘴里哇噻了一声。

    云宁蹲在旁边看了一眼,她又看了看身后,见没人盯着这边,也学着白初夏的模样将袖子挽起来了。

    “哇!”云宁发出一声惊叹,流水在胳膊上流过真的好舒服啊。

    方清清见俩姑娘蹲河边半天都不回来,放下手中吃的去找她们。

    “蹲这干啥呢?腿不酸啊?”方清清走过来看着。

    “娘,好凉好舒服的。”白初夏的手在河里面乱晃。

    方清清尴尬的笑笑,“宁宁你别见笑,这孩子从小跳脱。”

    “没事没事。”云宁笑了笑,将胳膊从水中拿了出来。

    云怿席地同白家人坐在一块,身上没有丝毫架子,偶尔有护卫端来一杯茶或是用来清口的丁香丸。

    “不吃别浪费啊,都给我。”苏香薷拿着个油纸袋子在收护卫们揪掉的馒头碎皮。

    刚才白孝来在无意间提起,大安镇门口那有很多讨饭的,全都是些年纪大的。

    老太太听了会儿,共情上了,心里边寻思这些人也可怜,跑这么远的地方来还饿肚子。

    白孝来还说了之前赶路时的所见,有些县里边讨饭的更多,县衙里面只能做到每天供一餐玉米稀粥,连粒米都见不到。

    桑青禾皱着眉头,“听说有些大户人家的泔水扔出去都会被抢光了,为何他们这么有钱不能伸手帮一帮?”

    “哎。”白孝来摇头,放下手中的面包,“你觉得他们就应该省吃俭用去帮助那些穷人是吗?”

    桑青禾点头,他生下来娘亲就去世了,他是奶奶一手带大的,从小家中就很穷,每次看见大户人家孩子扔掉的那些饭食,他都拼命忍住不去捡。

    他所在的村子很穷,有个大户家宁愿将饭菜放坏了也不愿意拿出来接济他们。

    “小伙子,大户帮他们是情分,他们不能因为有钱就要被道德绑架。

    你看,我们一路遇见的讨饭者,我帮了吗?老五车上拉了这么多吃的,他给了吗?帮人之前先设身处地的想想自个。”

    桑青禾却陷入了自己的想法中,“可他们是有能力却不去帮,可不就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照你这么说,只要遇见穷人那些有钱的就得伸手去帮?不帮就是恶人吗?你想法极端了啊,孩子。

    如果都这样,这个社会就会乱套,穷人们不会再去努力填饱肚子,因为他们往那一躺就会有人来帮他们。

    你不能凭着自己的想法就去随意的管别人啊。

    我们与其抱怨这种现象存在,不如动脑去想想怎么改变,在我看来,帮人和会帮人是两码事,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桑青禾听完不作声,觉得自己对穷人和富人这件事的看法上有些极端,可能也与他的出身有关,有些仇富。

    “叔,我明白了。”桑青禾说完冲他笑笑,心中劝自己一定要改变看法。

    白孝来回之一笑,他挺愿意跟聪明孩子聊天的,一点就通。

    云怿听了话陷入沉思,他虽是武将,但从小在国子监读书,在大儒的耳濡目染下也听得了不少道理。

    今日听白孝来这一言,他深有感触,只要到过年时候,那些世家们都会设粥棚去施粥接济百姓们和那些讨饭者,平日里走路上看都不会看那些人一眼,可能他们也只是为了名声好听吧。

    白孝来看了眼桑青禾,寒门难出贵子,他挺不喜欢这句话的。

    桑青禾就是一个活例子,家里穷,但是人家拼命读书还考中了举人前十名呢,这次进京赶考还不知道他会不会再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