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田园娇女小兔妖 > 第二百四十六章

第二百四十六章

阿宁快逃丷创作的《田园娇女小兔妖》, 第二百四十六章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馒头蒸了三锅,约莫有三十几个,苏香薷没全给装上,只拾了十几个放桌上晾着,瞪他们临走前再装袋。

    “小清,你去作坊那把面包拿过来。”苏香薷边收拾锅灶边说。

    “哎。”方清清拿起油伞打起出了门。

    作坊里的姑娘们紧赶慢赶的做出了五十多个面包,夹肉的夹水果的,白初冬都依次分开装好。

    “婶儿,这里边都是肉面包,你们要早点吃,不然会坏。”

    “哎,晓得了,辛苦你们了啊。”方清清笑呵呵的道谢,拎起一大袋的面包回家。

    在千洲城的白初夏正同云宁在边关处策马,那里除了守卫基本没什么人。

    俩姑娘一早起来吃过饭后便开开心心的骑马往那奔去。

    云怿没法骑马,只能坐车陪她们前往。

    “我们去射箭如何?”千山提议了一句。

    “好啊!”云宁欣然同意,转头问白初夏,“夏夏一起吗?”

    “我试试,没玩过,你们别笑话我。”白初夏笑眯眯的说。

    “我教你!驾!”云宁一甩鞭子,马儿快跑了起来。

    白初夏一身蓝衣骑马装跟在后面跑,娇小的身影愣是让人从中看出了不一样的飒爽气。

    空旷的平原上,侍卫们已经摆上四个箭靶,桌子上放了些箭。

    云怿起身执弓,将箭抵在弓上,“咻”的一声击中靶心。

    “你怎么不等等我们!”云宁笑着从马上跨了下来。

    白初夏站在桌前摸了摸弓,古代弓的质地可真好。

    云怿默不作声的侧身同千山换了位置,“可学过?”

    白初夏摇摇头,“第一次摸。”

    “看我。”云怿说,他拿起面前的弓,随后示意白初夏向他一样拿。

    “箭尾用这两根手指拉好。”云怿边说边给她示范,将自己的手指姿势放到她面前看。

    白初夏瞅了一眼,乖乖的学着他的姿势拉箭。

    云怿转头示意,“拉紧,虎口推弓。”

    白初夏拼了力气拉紧,在不射箭她就坚持不住啦!

    “瞄准靶心。”云怿道。

    白初夏闭上右眼,自我感觉良好的将箭瞄准前面靶心。

    云怿微笑,“错了。”他放下手中的箭摸上了白初夏的箭。

    姑娘头发上似有若无的淡香味飘入鼻中,衣服上的香味好像还不一样,云怿的心被搅乱。

    白初夏手指酸的很,见他不说话,忍不住出言喊了一声:“云大哥?”

    云怿回神过来,耳朵微热:“看好,右手搭弓就闭左眼。”随后他将小姑娘的动作调整好,拉起弓,咻的一声,击中了远处的靶心。

    白初夏轻吐一口气,艾玛,可算是把箭给飞出去了,给她手指累不行。

    “如何?”云怿在她耳边问。

    “挺好的。”白初夏笑笑。

    “那继续玩吧。”云怿说道,背着手走到轮椅上坐好。

    他撩起自己的发丝闻了闻,只有皂角味儿,看着有些粗糙的发尾,云怿决定回京后问姐姐要些发油涂涂。

    仨人在一块玩的不亦乐乎,侍卫们还捉来活物供他们来射箭耍玩。

    白初夏能听懂兽语,听着它们凄惨的求饶于心不忍。

    “云宁姐,我有些饿了,我们吃饭去吧。”白初夏提议道。

    “好呀。”云宁同意,将箭放回桌上。

    四个人回城中找了一处小馆,坐在窗前聊天说笑。

    “夏夏今年是十五了吗?”云宁好奇的问。

    “嗯,过了生辰就满十五周岁了。”白初夏笑眯眯的说。

    云宁心中一喜,忙问道:“那你生辰什么时候?我到时候去你家!”

    云怿看着外边景色,耳朵却放在了两个姑娘身上。

    “八月底,估计那时候我们已经在京城了。”

    “那岂不更好,到时候我们去城外的庄子上给你过生辰可好?

    那时候,庄子上的果树应该都结果了,我们吃最新鲜的果子,喝最甜的果酒!”云宁美滋滋的畅想道,神色中尽是期待。

    云怿看着兴奋的姐姐,又问道:“酒好喝?”

    “哼。”云宁不开心的闷哼一声,转头对白初夏笑眯眯道:“我们不理他,我庄上的果酒不会醉人。”

    “嗯,那便辛苦云宁姐啦!”白初夏开心的应声。

    傍晚趁着天色还亮,微风不燥,白初夏拎着云宁送的大包小包的礼品坐上马车准备回家。

    “这个送去给白姑娘。”云怿将今天的弓箭装好,吩咐小厮送了出去。

    “谢谢啦!云宁姐再见~”白初夏坐在车里掀开帘子同他道别。

    “明日再见,我们一起走!”

    “好。”白初夏开心的点头,伸手向她抛心。

    云宁顺势接下。

    小厮急匆匆的跑来将弓箭送上马车,同车夫讲了一声便回去了。

    路上时,车夫将弓箭交给白初夏,解释说这是公子送的。

    白初夏脸上笑笑道了谢,看着眼前的弓箭陷入沉思,她就会个入门功夫,送她是不是有点委屈这么好的弓箭了。

    在车上无聊,白初夏拿起弓箭摸了摸,手指摸到一处凹凸不平,她凑到亮光处一瞅。

    弓身上刻着一行小字:清风与你。

    白初夏:吔?

    有没有度娘啊?她想查一下这啥意思。

    回到家中已是天黑,小乖宝第一个冲出来抱住姐姐说着这两日的思姐情。

    惹的白初夏直呼恶心,小屁孩快边玩去吧!

    “娘,这些都是云宁姐送的。”白初夏将礼物拎出来。

    东西很朴实,不过是些应季的瓜果桃李,千洲城的特产,小孩子喜欢的小玩意。

    苏香薷看着孙女带回来的大包小包,“哎呀,那咱们明天可得也送点东西回过去。”

    “我也有这想法呢。”白初夏笑笑说,她打算做些毛巾卷,云宁之前在路上讲过,她挺喜欢软绵绵甜滋滋的奶油。

    “乖宝快来,这是云姐姐给你选的玩具。”白初夏向弟弟招手。

    “哗!”小乖宝举着小木剑到处刺啦一下。

    白孝来应声倒沙发上,“啊!我中剑啦!”

    乖宝被逗得咯咯笑,但依旧没忘记求他爹带他一块去京城看看玩玩。

    “看啥呀!跟奶在家看门!”苏香薷打破小孩子的幻想。

    “姐姐~”他将攻势转向白初夏,眨巴着大眼睛看她,好像在说:看看你可怜的弟弟吧~

    “你姐可做不了主。”方清清摸摸儿子的头,“乖乖在家上学读书,回来给你带好吃的。”

    “哦。”小乖宝有些伤心,爹娘都不带他玩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