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田园娇女小兔妖 > 第二百四十四章绿树阴浓夏日长

第二百四十四章绿树阴浓夏日长

阿宁快逃丷创作的《田园娇女小兔妖》, 第二百四十四章绿树阴浓夏日长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妇人听这话急忙从地上站起来去排队,乞讨者在门口那排了一溜的队伍。

    白初夏数了数,不加孩子就有十三个人,里面老人孩子居多,没有成年男性,估计这些人都是被抛弃的吧。

    筐里的窝头分完还有剩余,白孝来对他们说:“我给有孩子的人分点没问题吧!”

    那些老人纷纷点头说没问题没问题,他们有的吃就行了,但孩子必须得吃饱了!

    白孝来将窝头给了有孩子的人家后便拎着筐子打算离开了。

    坐上牛车回头望了一眼,大家伙都在啃窝头吃了,挺好的。

    父女俩驾着牛车往家赶,午饭刚端上桌他们便回来了。

    “娘!吃葡萄!”白初夏洗了一盘的葡萄端去。

    “买这干啥啊,多贵啊。”方清清放下饭说。

    白孝来笑呵呵的说:“不是买是,人家酒楼送的。”

    “卖出去啦?”方清清惊讶的问。

    “三筐全清完!”白孝来一脸笑容的说。

    “真能干!”方清清乐呵呵的说道。

    “嘿嘿。”白孝来开心的笑笑。

    午后,白初夏拿着剩一半的葡萄去了蛋糕房做棒冰,葡萄味儿的最好吃啦!

    白孝来在忙着晒西红柿种子,以后得扩植种了,菜园里那些估计只够供应两个月了。

    小苗也只剩一点,这些都得加紧弄起来啊!

    “媳妇,我想把菜园给征用了行不?”白孝来进屋问道。

    “行,我帮你弄。”方清清应声道,戴上草帽护袖便出去了。

    夫妻俩拿上镰刀和筐子,大热天的在菜园里边将白菜萝卜和豆角啥的那些都挖了出来。

    “这个挖不挖啊?”白孝来看着出了小果的黄瓜苗问。

    方清清没带一丝犹豫,“挖了吧。”

    半天的规整,菜园里被收拾的干干净净,只留了那些还在生长的西红柿。

    白孝来拿上铁掀去了屋后,将平日放稻草的地方也给腾了出来。

    白初夏在一旁看着,寻思再买些地种不就行了,家里这点地方以后也不够种啊。

    “爹,咱们再买块地种呗。”白初夏提出建议道。

    白孝来揉了揉腰,“等秋收过后的,现在小苗不够栽的。”

    他不是没想过在地里边种植,只不过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西红柿秧苗不够种,家里这点地方估计都种不满。

    绿树阴浓夏日长,楼台倒影入池塘。

    日子在蝉的声声鸣叫中悄悄的过去,转眼间便到了八月中旬。

    在府城读书的俩兄弟提前回到了家中收拾衣物准备赴京赶考。

    “爹,你就带我去嘛~我一定乖乖听话。”小乖宝这几天一直在磨白孝来。

    “问你娘去。”白孝来搪塞他,小皮袄太磨人了。

    “娘说问你,咋整啊?”小乖宝头秃,他就想跟着去看看玩玩嘛。

    白孝来斜睨儿子一眼,“你跟着我们去,你学不上啦?你书不读啦?”

    “没有!”小乖宝反驳,赖在白孝来的腿上,“先生说我很厉害,可以请假去。”

    白孝来一脸惊讶,“乖乖,那你挺棒啊!”

    “是哩,那我能去不?”小乖宝仰起头美滋滋的问。

    “不能,你乖乖上学念书。”白孝来的这句话瞬间击破小孩幼小的心灵。

    太让人伤心啦!他已经很优秀了嘛。

    小乖宝撇嘴,作势要哭。

    “不许哭!”白孝来伸出两根手指捏住他的嘴打断施法。

    “呜…”乖宝闷哼一声,不开心的下楼去了。

    白初夏今天不在家,要是知道弟弟伤心的点指定会毫不留情的大声笑出来。

    她今日去了千洲城赴约,云宁约她来府中一起赏花品酒。

    俩姑娘在府中的竹林小道上铺了一张餐布,席地而坐,听着竹响,吹着微风,喝着果酒。

    微醺。

    白初夏脸上微热,拾起一枚果子入口,抬头问云宁:“过几日我就要跟我爹去京城了,你们什么时候回啊?”

    “你们何时入京?”云宁问道。

    白初夏歪头想了想,“应该是大后天吧,我小叔他们都回来了。”

    云宁思虑,想着弟弟的腿已经能走动了,不如就跟着他们一块去,有护卫一起,在路上还能保护他们。

    “那你们那日等等我们,我们一块走。”云宁笑着道。

    “云大哥的腿恢复了吗?”白初夏问。

    云宁笑了笑,“能走了,只是不能剧烈运动。”

    “哦,那还好。”不枉费她当初吹了半天的一叶笛啊!

    云怿此时正在屋中坐着,左手打扇,右手翻看从姐姐那找出来的画册。

    每一页的画都不一样,有村庄,有村庄里的人,他们在干活,在谈笑,脸上皆是开心快乐的笑容,好似每个人都没有烦恼,画的每一页都栩栩如生。

    翻到后面时,画便开始杂乱起来,有猫狗,有林中动物,路过家门口的狗,还有那匹小白马。

    “嗯?”云怿看到自己时不禁出声疑惑,小姑娘竟将他画的这么好。

    “呵~”云怿嘴角微挑一抹笑容,挺会画,他将画有自己的这一张拿了出来,随后将画册放到了云宁的桌上。

    “你尝尝,这是贡酒,听闻是用十种珍果酿制的,放的越久越好喝。”云宁笑眯眯的介绍道,将白初夏的酒杯斟满。

    白初夏不怎么懂酒,但在现代时好歹也泡过吧蹦过迪,低头轻轻的闻了闻味,一股淡淡的幽兰香飘入鼻中。

    浅尝一口,酒很甜,未等尝第二口,白初夏整个人半迷糊了,“好好喝啊姐姐,你也喝~”

    “好。”云宁浅酌,入口咽喉,后劲很大。

    白初夏迷迷糊糊的站了起来,眯着眼睛伸开双臂。

    “啊啊啊,好舒服啊!”

    云宁坐在那抬头看她,脸上痴痴的露出笑容。

    “姐,你们不是说要去骑马吗?”云怿进来竹林问,看见俩姑娘一脸红通通的样子顿感不对。

    他走过去拿起地上的酒壶一闻,“姐,你什么时候把我酒拿过来的?”

    云宁迷糊的站起来,指着云怿道:“我拿你酒怎么了嘛,不许姐姐喝了吗?”

    “没有,这酒劲大,你不能喝的。”云怿解释道,瞧她这醉醺醺的模样还不知喝了多少。

    “咦,我怎么有两个弟弟了?”云宁探头过去瞅弟弟,伸手敲了敲云怿的脑壳,“好奇怪呀,两个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