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田园娇女小兔妖 > 第二百三十九章怪甜的

第二百三十九章怪甜的

阿宁快逃丷创作的《田园娇女小兔妖》, 第二百三十九章怪甜的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好,叨扰了。”云怿轻点头。

    下学回来的小乖听说哥哥来了,小孩扬起笑容,一边往家跑一边将书包甩下来。

    “哥哥!你来啦!”小乖宝扬起小脸开心的看着他。

    云怿同样也很高兴,将乖宝揽在怀中,“高了。”

    两人玩了会儿,小乖宝没来由的冒出一句话,“哥哥你怎么不站起来跟我玩啊?”

    白孝来只后悔没捂住儿子的嘴,尴尬的看了眼云怿,“不好意思啊,乖宝嘴没遮拦。”

    云怿笑笑,并无怪罪的意思,他撩开遮在腿上的毯子,摸了摸乖宝的头道:“我最近怕是不能跟你骑马玩了。”

    小乖宝伸手摸摸云怿被木板固定的双腿,“哥*吗?”

    “不怎么疼了,过段时间就能恢复。”云怿解释道。

    小乖宝未言,依赖的待在云怿旁边,一会往他嘴里塞个零食,一个塞个水果。

    房间里的两个女孩聊的热火朝天,白初夏将小乖宝的糗事都抖落出来了。

    云宁一边抖着肩膀笑一边点头赞同,还说出了云怿小时候的事情。

    云宁像倒豆子般不住的吐槽弟弟,“他小时候可坏了,自己给小院子弄了把锁不让我进去,天天在院子里捣鼓些东西。”

    “我弟还好,从小就喜欢黏着我给他做好吃的。”

    “哎,我能看看是怎么做的吗?”云宁眨巴着大眼睛好奇的问。

    “不然我们现在去试试做啊?可好玩了。”白初夏热切的邀请她。

    云宁欣然同意,“好啊好啊。”

    问了苏香薷开饭时间后,两个女孩才去了蛋糕房那边,担心奶油不够,苏香薷又去了作坊那取了一盆回来给她们做着玩。

    “谢谢老夫人!”云宁笑眯眯的道谢。

    苏香薷忙笑眯眯的摆手:“哎,不谢不谢,你们玩吧,饭好了我喊你们。”

    回去路上,嘴里边砸吧着老夫人这仨字,哎呀,听着真得劲儿。

    “怎么做呀?”云宁看着桌上的一堆东西无从下手。

    “先系围裙,不然会弄脏衣服。”白初夏拿出一件新的碎花围裙递了过去。

    她先给云宁简单的解释了这堆东西是干嘛的,那堆东西又是干嘛的,然后拿出蛋糕胚放在桌上。

    “云宁姐,就这样抹点奶油,然后转这个小板子把它抹匀了就行。”白初夏边说边示范,手速慢慢的快了起来,奶油在她的刀下慢慢平整。

    云宁看着觉得挺简单,拿上刀跃跃欲试,一边转一边抹。

    田间小路上,白初冬一脸羞意的拿出刚刚做好的杯装蛋糕,是新品蜜桃蛋糕。

    “千大哥,你尝尝看。”

    千山听到这称呼一愣,笑了一声解释说:“我姓林,单名侃,字星舟,千山是我被云将军捡到时随意取的名字。

    我小时与父亲来京不小心失散,十二岁那年才认回父亲,他是医署里的医官,从那开始我也跟着他一块学医。”

    “林大哥…”白初冬喃喃叫了一遍。

    “我在。”千山微笑着看她。

    白初冬顿时不好意思起来,“我也学医,跟奶奶学的。”

    “那你可有想过去医署里?”千山边吃蛋糕边问她,怪甜的。

    “医署?”白初冬愣住,随后一笑缓解尴尬,“我没有出诊过,最多是乡间有人大爷大娘生病了,我会跟在奶奶后面打下手。”

    “原来如此。”

    “林大哥也是在医署里面吗?”白初冬好奇的看向他问,随即觉得自己目光太过炽热,他便又低下了头。

    千山点头,“以前在过,现在跟在云将军身后做军医。”

    “军医是要上战场的吗?”白初冬好奇的问。

    “不一定要上。”千山笑了笑解释说:“如果医官是女子老者就跟在后方救治。

    如果是像我这种年轻力壮又会武功的自然要跟在他们身后一块了。”

    “林大哥还会武功哇!”白初冬的大眼睛顿时扑灵扑灵的亮了起来。

    “自保罢了,公子更厉害。”千山笑着说,看向小姑娘时眼中多了些许温柔。

    在家中的云怿正在跟乖宝玩翻绳,边玩还会边给白孝来解释书里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白孝来手中拿着笔,嘴里叼着烟,边写边问他问题。

    心里边就只有一个感觉,哎呀,这小伙子可太聪明啦!

    “叔是八月底下场吗?”云怿忽然的问道。

    “对哩,等收完这一茬稻子就去京城那了。”白孝来说道,埋头刷刷写题。

    “今年或许会考到民生,国盛思忧。”云怿说道。

    白孝来听完一愣,好家伙,这跟闺女押的大差不离,白初夏押的题里面还有改革这一项。

    白孝来从一堆卷子里抖落出一张纸,“这是我写的,你看看不?”

    云怿接过从头至尾的看了一遍,眉头紧皱,看到最后他摇摇头,“叔,言辞太过犀利,可能会触及到某些考官的利益。”

    “这还能触到他利益呢?”白孝来皱着脸问。

    “嗯。”云怿点头。

    随后跟他分析了一遍:“历年考官都是由六部出人去监考,他们大多都是混迹官场多年的老人,可能会刷掉那些触及到自己利益的考生。”

    这给白孝来听的一愣一愣的,心中就一想法,乖乖,这些人可真刑嗷。

    云怿又提了一点建议:“叔,你可以稍微写的婉转点,比如土地,可以说是租住给百姓,几年后会收回。”

    “行,我晓得了。”白孝来挠挠头,将桌上的书和试卷都收了起来。

    白初夏与云宁在蛋糕房里玩的很开心,两个女孩脸上多多少少都沾了些奶油。

    云宁忽然萌生出一个想法,“我们将两个都端去,让他们猜猜是谁做的怎么样?”

    “好啊!”白初夏立马答应,“姐你喝奶茶吗?”

    “喝喝喝!”云宁点头,“我还从来没尝过呢。”

    “那我给你做个蜜桃味儿的!”白初夏笑眯眯的说。

    她将桃子切成小丁倒进小锅中熬桃子酱,熬完后拿了杯子做了个简单的挂壁。

    “这是什么呀?”云宁好奇的看着透明小珠珠问。

    “这是糯米粉做的小圆子。”白初夏解释说,用勺子取了一点放进奶茶中。

    做完后云宁刚打算端起来尝一口就被白初夏阻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