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田园娇女小兔妖 > 第二百二十九章日夜兼程

第二百二十九章日夜兼程

阿宁快逃丷创作的《田园娇女小兔妖》, 第二百二十九章日夜兼程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天气愈发变暖,小分队还在拼命赶路,因为在宜江口舍弃了马,他们只能背着干粮向前走。

    白孝来心疼闺女,让她在后边走,逮着机会就坐碧清剑鞘上。

    他自己随地拾了根木棍当拐杖拄着走,走了半天只稍稍喘了几口气便又赶路,脚丫子都快走的都快冒火星子了。

    云宁也没好到哪去,她虽是将门女,从小在军营里历练长大,但她只是个女孩子,两条腿酸痛的不行,走路上直发抖。

    走了三天作用才赶到并州,晚上歇息时,云宁实在坚持不住了,不顾形象一*坐在了草地上面揉腿。

    “爹,你咋样啊?”白初夏走过来心疼的问,伸手想给他揉腿。

    “快别揉,你给我送船上躺会去。”白孝来苦着一张脸说道,活几百年了就没像这几天这么累过。

    以前他扛着家里种的水果步行到镇上坐公交去城里边找闺女,走一天都不咋累,现在反倒是不行了,这身体也太拉胯了。

    白初夏点头,唤了白羽羽下来后将她爹送了上去休息。

    “云宁姐。”白初夏拿着热毛巾过来,“你把裤腿抹起来点。”

    云宁四处望望,周围都是护卫,她小声说:“不太方便啊。”

    “跟我来。”白初夏扶起她,搀扶着她走到临时搭建的小帐篷里。

    白初夏帮她解开绑着腿的绳子,白白净净的小腿上被嘞了一道道红印。

    云宁不好意思的收了收腿,“让你见笑了。”

    “这没什么的。”白初夏说,将热毛巾敷在了她的小腿上。

    一阵热感袭来,云宁顿觉小腿轻松不少。

    “我去弄点热水来,咱们泡脚。”白初夏说完便出去了。

    用瓦罐烧了些热水,她捡起两片树叶幻化成两个木盆。

    “来。”白初夏笑眯眯的将热水倒进盆中,添了些凉水试了试温度没有问题后才将自己脚伸进去。

    热气从脚底传来,一阵舒爽,浑身的疲惫像是消失殆尽了一般。

    云宁虽疑惑这盆哪来的,但看到她一脸享受的模样便也没问。

    两个姑娘开开心心的泡完脚,白初夏拿出自己珍藏的植物面膜给了云宁。

    “这是?”云宁看着一碗稀奇古怪的绿色浊物疑惑。

    “面膜,敷脸用。”白初夏解释说,伸出手抹了一点涂在脸上,冰冰凉凉的。

    云宁也学着她样子抹了一点涂在脸上,感受果然是很好。

    这边在享受着途中仅有的一点乐趣,那边在山中的云怿却不怎么好过了。

    晚间不仅要防止蚊虫的叮咬,白天还要小心山野当中的毒蛇猛兽,最使他感到难受的是在草丛深处还有沼泽地,一脚踏进去一不小心就会陷进去。

    云怿的脸颊和额头上到处都是被蚊虫叮咬的红点,虎口处因为不小心摸了山中一棵大树的枝丫被划了个大血口,深可见肉。

    最前边的护卫走到一半路时突然停下,跑到云怿面前道:“公子,前面山路难行,只有一处小道可通行,咱们还要往前吗?”

    云怿握着手中剑探头看了看前方,“继续往前,告诉前面的人让他们小心些。”

    “是。”护卫得令继续带人往前。

    很快他们到了那处护卫所说的山路那,与其说是路不如说是贴着崖壁才能走的三脚小路,下边是万丈深渊,稍微胖些的贴着崖壁都走不过去。

    云怿看着这小道沉思,已无回头路,只能硬着头皮向前行。

    身上穿的盔甲太厚重,他们只能脱了盔甲,手握着剑小心翼翼的贴着崖壁慢慢走。

    一条小路走了一个多时辰,二十一个人才安全通过,晚间的天气是凉的,但云怿额头上却满是汗水。

    下去后随意找了一处地方歇息,出来时带的粮食已经全部吃完,大家肚子都饿的不行,

    云怿看着地上的草咽了下口水,抬头望天,忍住内心的冲动。

    “公子,快来吃鱼!”护卫喜滋滋的站在火堆前喊他。

    云怿看着那巴掌大的鱼,再看看其他人,眼睛直勾勾的都盯着那条鱼,他捂住鼻子,“怪腥的,你们分了吃吧。”

    晚上的河边常出没毒蛇毒鸟,河里已是不能再去捞鱼,二十多个人忍着饥寒躺在草地上睡了一夜。

    皇天不负有心人,在山中猫了六天后,云怿站在高顶上发现城内有异动,他带着护卫们跑近了瞧,顿时满心欣喜的让人拿出火折子点上烟花给父亲他们发信号。

    得了信号的北渊大军即刻集结起来,三十万大兵手握红缨枪,腰悬宝刀,背上带着盾牌坐上战车向南临国都发起进攻。

    云怿在山中发完信号也急忙的带着护卫们往南临国都赶去。

    可赶至半路时他发现迷路了,对着地形图琢磨了一遍又一遍也没看出来自己的所处地在哪。

    二十多个人只好又原路返回,此时大家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了,有些人直接席地而坐用小刀挖草吃,不管是有毒没毒都往嘴里塞,太饿了啊。

    云怿也是如此,他不认识野菜,只能凭感觉判断这随手挖的东西能不能吃。

    小分队们在芜州得知大军已经攻向了南临国都,白孝来急了,吩咐所有人全速前进,歇息也别歇啦,走慢点,你们家主子快没命了。

    日夜兼程,云宁的身体吃不消晕倒在了路上,白孝来没办法,只能让白羽羽留下来照顾着。

    他跟闺女两人带着五十名护卫拼了命的往前赶路,鞋子磨破了用树叶往里塞住堵着,饿了就嚼嚼干面包。

    白孝来带着小分队一鼓作气,用三天的路程赶到了大军驻扎的地方。

    一打听下来,云怿在十天前就进了山了,第八天的时候给大军发了消息,现在主将们领着兵在前方攻打南临国都。

    至于他们的小公子,那伙头兵说不知道,不知道是出山还是没出山了,估计会直接跟前边汇合吧。

    白孝来听到这话时差点没站的住脚,这意思不就是云怿现在啥样了谁也不知道。

    伙头兵看着他们这一身打扮,后知后觉的举起刀:“你们谁啊,你们是不是敌军派来的奸细!”

    “滚蛋吧你。”白孝来一记手刀打过去,伙头兵晕在了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