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田园娇女小兔妖 > 第二百二十六章攻破

第二百二十六章攻破

阿宁快逃丷创作的《田园娇女小兔妖》, 第二百二十六章攻破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千山拿着刀解开缠在腿上的脏布,一股血腥恶臭味袭来,烂肉必须剜去才能保住这小腿。

    “千大人,需要准备什么?”随行点医官皱眉问他。

    “热水,蜡烛,还有烈酒。”千山说道,他快了眼闭眼未醒的云渊,心中哀叹他能够撑住。

    “我爹怎么样了?”云怿站在帐篷门口问。

    千山掀开帘子让他进来,“大将军腿上的伤口已经发炎了,烂肉得剜去才行,就看他能不能撑过了。”

    云怿沉默的坐在他爹旁边看着,“我信你。”他对千山说道。

    医官们准备好了工具,千山抬眼示意云怿出去等着。

    帐篷里边,千山蹲下身一丝不苟的拿着小刀小心翼翼剜去云渊腿上的烂肉。

    两个多时辰过去了,云怿坐在帐篷前一言不发,眼睛紧紧的盯着帐篷里边。

    出来一位医官他便起身问情况如何了,医官们都是一套说辞,让他等等,千大人正在医治。

    “寄遥,吃点东西吧。”明铭端来一碗水煮面给他,如今战事紧张,能有白面条吃已是很好的伙食了。

    “留给我爹吧,我吃窝头就行。”云怿推去白面,拿起窝头啃了起来。

    明铭叹了口气,将面条给小兵端走了,他坐在云怿旁边陪着他。

    不知等了多久,千山从帐篷里面出来,长舒了一口气,看向坐在地上的云怿,神色认真道:“就看今晚将军能不能撑过去了,若明日能醒就还好,若不醒情况就糟了。”

    “我知了。”云怿点头,起身进入帐篷去陪他父亲。

    正在赶路的小分队迎上了从远处奔来的一小队人。

    白孝来立刻高度紧张起来,让大家伙让出路给人走。

    那一队人见前方有人,欢呼着举起马鞭扯着嗓子高喊:“前线大捷!宜江口被破啦!宜江口被破啦!”

    白孝来整个人一震,立即就像被点燃了斗志一般。

    本来他跟闺女说说笑笑着聊天走路,这一听宜江口被破,被北渊大军占据,整个人精神抖擞,眼睛像里亮光闪闪,

    双腿夹住马肚,一甩鞭子,高举着大旗,“全体都有!全速前进!”

    云宁更是兴奋不已,一路上脸上的笑容就没停下过,心中满满的都是对父亲的崇敬,对弟弟的赞许。

    众人快马加鞭的往前赶时,大胡子带领着一众将士往宜江口那追赶周同。

    云怿本也想去,却被几位叔伯给拦下不许他去,让他乖乖的守着他爹就好。

    云渊的情况一直不是很好,整个人浑身发热,嘴里边说在胡话,千山连参片都给他用上了。

    云怿身体紧绷,眼睛不敢从他爹身上移开,双手紧紧握住他爹粗糙的黑手掌,心中祈祷着他爹一定要挺过来。

    “别担心。”千山拍拍他的肩膀安慰。

    “我怕。”云怿说出了今天第一句话,他已经没有娘亲了,他害怕再失去父亲。

    千山拿出手帕伸手给他擦去额头上的汗,“我的医术你放心,大将军一定能平安醒过来的。”

    “嗯。”云怿轻轻点头。

    千山陪他坐了一会儿,随着外面伤员加多,他便拿起医箱出去救治别人了。

    大胡子率领着将士们一鼓作气向西边追赶周同,直至将他赶回了并州城里头才算完事。

    众将士们将战马让出来,马儿套在了守推车上面,上边躺了一溜圈的伤员,医官忙的不可开交,参片当大白菜一样的切片塞进伤重的士兵们嘴里。

    这是云渊要求的,只要他的兵还喘气,那就必须要救,不管是断胳膊瘸腿的,必须得救活了。

    陪在父亲床前一夜的云怿终是抵不过心中的痛楚,握着父亲的手低声抽泣。

    “我儿……”云渊睁开眼虚弱的喊了一声,“莫哭了。”

    “爹?”云怿错愕抬头,“我去叫千山!”

    可怜千山才给伤员们包扎好刚睡下不久,云怿冲进帐篷一把将他从床上薅起来。

    “快,我爹醒了,你快给看看!”

    “哎哎。”千山连忙捡起衣服披身上跟着他跑去了。

    给云渊把了脉,又给他看了看腿上的伤口,千山心中舒了口气,微笑着说:“大将军撑过来了,这些日子伤口别沾水就行,不出一月就能恢复如初。”

    云怿听此心里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地,太好了,他爹撑下来了。

    “爹。”云怿一脸高兴的握住他的手。

    “快睡觉去吧。”云渊看见儿子顶着浓重的黑眼圈就知道他定是一夜未眠,连嘴边的胡茬都露出来了,这才多大孩子啊,胡茬长那么快,以后可咋找媳妇。

    “我就在这睡。”云怿看着他爹笑眯眯的说,随后趴在了他的床边。

    “将军,您要吃饭吗?”千山问道。

    “不吃,他们怎么样了?”云渊询问。

    千山摇摇头,“还没传信,估计是已经进城了。”

    “那就好。”云渊高兴,心里边很是欣慰。

    大胡子们进城后入目的是满目疮痍,处处是死人,还有冒青烟的房子,哇哇哭叫的小娃。

    由此可见,南临军队临走前将这宜江城祸害的不成样子了,他们才是南临最大的毒瘤。

    “唉!”大胡子哀叹一口气,随即对侍卫道:“传下去,让大家别吃这的粮食,也别去搜刮死人,以免染上疫病。”

    一听说死人身上会有疫病,后面的小兵们慌了,看见面前有尸体的时候就跳着过去了,碰都不敢碰。

    而小分队越向南边赶看见的尸体越多,白孝来担心会感染上病,提前让大家伙用布围住脸,遇到有尸体的地方就让马儿腾的一下跨过去,晚上过夜根本不敢在那城里边留宿。

    “云宁姐,来吃点东西吧。”白初夏跟云宁的那一番交谈,两个女孩都打开了心扉,以姐妹相称。

    云宁吃了她手中递过来的蛋糕,一股熟悉的味道涌上心头,“这是哪来的?”

    “我家做这个的,临走前我做了些背身上解馋。”白初夏解释说道。

    “那你可有那种甜甜软软的,放嘴里一抿就化的甜品?”云宁好奇的问。

    白初夏想了想,不确定的问,“是不是白白的很甜?”

    “对。”云宁点头。

    “那是奶油蛋糕,我没带,太麻烦了。”白初夏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