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田园娇女小兔妖 > 第二百二十五章厮杀

第二百二十五章厮杀

阿宁快逃丷创作的《田园娇女小兔妖》, 第二百二十五章厮杀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云宁听完未言,沉默的坐在一旁吃鱼,脑中回忆着自小与父亲的点点滴滴。

    记忆中的父亲很是爱笑,也很宠她,但总觉得他们之间有距离感。

    云宁抬头,正与白初夏对视上,俩姑娘微微一笑。

    “你叫什么名字呀?”云宁好奇的问。

    “我叫白初夏。”小姑娘说完冲她甜甜一笑。

    “白谨既是你哥哥,为何你们不住京城呢?”云宁说出疑惑,这事她之前就很想问了。

    白初夏心虚低头,“我跟他不是亲哥哥。”

    “原来如此。”

    .

    这几日,大军一直在赶路向宜江口进发,云渊吩咐明铭殿后,带着人分成四拨去支援。

    待快临近宜江口时,大军停下原地驻扎,等着机会潜入山中埋伏攻打。

    南临共有二十三座大城,现已被北渊大军占据了十一城,只要这次能成功攻破宜江口,此后攻城便没有怕的了。

    但是呢,事情不会一直顺利,好运不会一直眷顾北渊,南临皇室虽然傻子多,但朝中的将军们却不是傻子。

    周同早在北渊大军来之前便在山中部署好士兵们了,只要看到有人进山便直接活捉了事。

    夜半时候,千山和明铭两位年轻将军带着眼睛亮点小兵乔装打扮悄悄的混入山中查探情况。

    云怿则带着测绘兵从另外一处潜入,将山中的地形仔细的画在纸上,带回去供其他人查看。

    山顶上处处都是南临的士兵,光巡夜的就是二十人一队在到处巡视。

    “将军,你看。”小兵指向远处,那边有五六人在鬼鬼祟祟的搬着什么东西。

    千山眯起眼,从地上小心的爬起来,小声说:“我去看看,你们待这别动。”

    “小心些。”明铭叮嘱,看着他在夜色中慢慢走远。

    未到帐篷跟前,千山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硫磺味儿!这跟彩烟花里的味差不多。

    他们想干啥玩意?千山愣了一瞬,随后猫着腰悄悄的离开了。

    “是什么啊?”明铭抬头问。

    “走吧回去。”千山说道。

    云怿带着测绘兵正在灌木丛中趴着,刚才他们才画完就来人了。

    后半夜时候,云怿回到了主帐里边,将画了一半的地形图给了父亲。

    “辛苦了,快回去睡吧。”云渊拍拍儿子。

    出来后,千山和他边走边聊,将之前他们遇到的事情告诉了云怿。

    “硫磺。”云怿沉思,他记得在白初夏给他的注释集里边就有提到硫磺。

    “我先回去了。”

    “哎?”千山一脸懵,聊好好的咋突然走了。

    回到自己帐篷的云怿立马翻出自己的包袱找出那本被翻烂了的注释集,想从中找出关于硫磺的信息。

    很遗憾的是,白初夏在里边只是潦草的写到硫磺与一些不明物质混合可以做成威力无比的炸弹,具体是哪些物质她却没有写,她想着,写了古代人也不知道,直接一笔带过去了。

    “白三丫啊!”云怿躺床上惆怅,这丫头看的到底是什么古书,为何不将这写清楚了。

    而此刻的白初夏正在小船上睡的喷香,都梦见搁家里边吃烤肉了。

    “爹我还要。”白初夏念叨着,伸手去抓,抓了个空,人也醒过来了,抹了抹嘴角流的口水。

    也不知家里人咋样了,老太太的病有没有好起来。

    白初夏想着,探头出去瞧,天空的霞云一朵朵在飘着,像橘子味的似的。

    “唉。”哀叹一声,捏了纸蝶下去换她爹上来休息。

    连日不停的赶路,小分队已经到了之前逃难时候的一座小镇上。

    大家在这城里无需再顾忌会有人看着,因为这是云家军驻守的地盘,现在已经是个空城了,里边的人大多逃的逃,死的死。

    “爹,这是咱们再去买西瓜的小摊子。”白初夏坐在马背上指着那块已经被野草占领了的小破摊。

    白孝来呵呵一笑,“那可不,你非要买一整个挖着吃,给你奶气的想揍你。”

    父女俩一边谈笑一边忆起过往的事情。

    傍晚的夕阳红的像火,映照在每位将领的脸上。

    他们根据拿到的地形图想出了一个折中办法去攻破宜江口,今晚就直接行动。

    云怿担心硫磺的事情,心中一直惴惴不安。

    夜幕降临,天空突降大雨,扰乱了周同的计划。

    北渊大军却没有因此退缩,一队人这投石机机面前举着盾牌进山,山顶上有士兵看见忙举起弓箭射击。

    一场万人之战就瞅见开始打响,云怿内穿护甲,身着银色盔甲,头上盔缨迎着风雨,作战奋勇争先。

    千山带着人从另一侧爬上山顶,手持弓,背上箭,腰间悬挂宝剑,见一个杀一个,无箭了便直接拔出宝剑开始杀戮。

    风雨打在每一位将士的脸上,血腥味在山间弥漫开来,处处水坑都被鲜血染红。

    而那一帐篷的炸药却因为整场大雨被全部淋湿无法使用。

    周同气极,命人站在高处用投石机向下砸巨石,势要将他们全部折在山谷当中。

    “爹!”

    云渊躲闪不及,被一块石头砸下了马,正砸中腿上,顿时鲜血汩汩流出。

    “别管我!”云渊大喊随便撕扯了一块破布扎在受伤的腿上,随后举起红缨枪高喊,带着一众士兵迎着风雨往前冲。

    千山在山顶上杀红了眼,血水顺着他的盔帽上流下,分不清是敌军的还是他自己的。

    “快跑吧周将军!”一位年轻的将领瑟瑟发抖的收拾好包袱就要跑出帐篷。

    周同怒骂一句,举起剑将他当场了结。

    这场血淋淋的战争一直持续到了早上,敌军想活命的都乖乖投降了。

    东方泛起鱼肚白,阳光照到山谷当中,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处处皆是尸体。

    云怿席地而坐,脸上被脏污不堪的血泥覆盖。

    云渊因为腿受伤被抬进帐篷里,此刻昏迷不醒。

    千山来不及换下脏衣便拿着医箱去看云渊。

    他的腿伤很严重,昨晚的石头虽不是巨石,但在他的腿上却硬生生的划了一道很深的伤口,加上连夜厮杀,处理的不及时,伤口已经发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