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田园娇女小兔妖 > 第二百二十四章很急很急

第二百二十四章很急很急

阿宁快逃丷创作的《田园娇女小兔妖》, 第二百二十四章很急很急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啥?过会就走啊?”王将军惊愕的问,“你们不留个人在这啊?”

    “会留人的,放心。”云渊拍拍他肩膀说。

    在栈里待了会儿,几位主将合计着下一城离这有一百多里,连夜行军的话估计得要三天才能到。

    这时王将军在外边一脸赔笑的敲了敲门,奉上了下一城的详细地图。

    清浦城易守难攻,城门四面环山,只要脑子是个灵活的,都会在山里边埋伏,等他们一过来就伏击,将他们一网打尽。

    几位主将你一嘴我一嘴的说着法子,就是不见云渊吭声。

    此刻正在赶路的小分队已经平安的走上了官道,他们正在快马加鞭的往边境处赶,一路不带停歇的。

    “爹,我好困。”白初夏揉揉厚重的眼皮,被马儿颠的身体一晃一晃的。

    白孝来见闺女这小模样心疼的不得了,连忙往她旁边靠了靠,小声说道:“我给你挡着,你捏个幻术放这,然后你快回船上睡觉去。”

    “好。”白初夏点头,抬手抓来一片树叶,将它变成了自己的模样放在马背上,不过看着有点呆呆傻傻的。

    “睡觉去吧啊。”白孝来伸手抓住旁边马儿的缰绳,塞到了假闺女手里。

    白初夏在夜色的掩护下悄悄的下了马,随后飞上天唤出小船,钻进去躺在暖和的被窝里边睡着了。

    一路上不作停歇的赶了一夜,白孝来看着手中的舆图估摸着路程才过一半,也不知前边打到哪了。

    白初夏睡的正香,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人在拿羽毛戳她爹鼻孔,睁眼一瞧,一只五彩斑斓的鸡出现在她面前。

    白羽羽化作人形躺在被子上委屈巴巴的看着她,“大人!你出去怎么不告诉我啊!”

    “啊?你咋找到的?”白初夏一脸惊讶的问,寻思着白羽羽也不会这么高深的法术啊。

    “哼。”白羽羽头一扭,“我去给人家送鹦鹉的,路过山林那听小雀说看见你了,我就一路寻着味找来了,没想到还真是。”

    “你这业务范围挺广啊。”白初夏笑呵呵的说了一句。

    “大人你去哪玩?你怎么不告诉我?”白羽羽不开心的用手指戳她,满脸都是不高兴。

    “我去救人,你快回家去吧。”白初夏简单的说了一句。

    白羽羽吗犹豫,直接说:“我也要去!”

    “你去能干啥啊?这上战场呢,你就别添乱了啊。”白初夏说道,从被窝里出来,整了整衣服打算下去。

    “大人你别丢下我。”白羽羽立马抱住她的大腿,就是不肯撒手。

    白初夏被缠的没办法,“行了,带你,那你先回家跟铺子里说一声。”

    “好!”白羽羽欣喜的松开,捏了一只纸蝶在上面写了几句话就让它飞走了。

    “你还真会玩。”白初夏微微一笑。

    多了白羽羽,白初夏没敢让她露面,就是害怕不知道怎么跟云宁解释。

    就这样一直拼命赶路的过去了小半个月,前线也传来好消息,云家军率领十万兵马连破南临五城,云怿和明铭率领的三万士兵攻下了南临最重要的一个关口,宜江口。

    那里四通八达,江水一望无际,若是顺利的话,大军便可长驱直入攻破下一城,灭掉南临统一天下指日可待!

    云宁得知这消息后极近疯狂的朝南边赶路,就怕晚了她弟弟会遭遇不测。

    每天每夜人马只歇两个多时辰便起来赶路,官道有人把守就将他敲晕继续赶路,不管是小道还是大路,都有他们路过的踪迹。

    人能受累不要命的往前跑,但马就不行了。

    不过才三天左右,马儿接二连三的倒了下去。

    “云小姐。”白初夏策马跑到她身边,“马儿受不得这样的累,咱得停下来多歇会。”

    云宁不同意,开口说道:“若晚一日到,我弟弟便多一分危险,马死了等过下一城时再去买匹就是了。”

    白孝来受不了了,挥旗充后边喊:“停下来歇会!”

    云宁扭头一看,人马都停在原地歇了,马儿累的差不多都倒地了,只剩嘴还在喘气。

    “你看看。”白孝来怒声指着倒了一片的人说。

    云宁自知理亏,下了马坐在原地休息。

    “先生,我就是太害怕我弟弟出事了。”云宁将头搁在腿上忧愁的说。

    “你晓得盘山在哪不?”白孝来喝着水问。

    云宁摇摇头,她心中只知道弟弟会出事。

    “盘山搁南临主城外边呢,你急啥啊,他们不才打到宜江口吗。”

    “可是若一路攻打下去,很快就会到盘山的。”云宁说。

    白孝来皱眉,看着云宁道,“你以为人家城里的将军是吃素的啊?能让他们一路顺顺利利的打下去?”

    随后他又觉这话不妥,忙解释说:“我不是说你爹他们不厉害……”

    云宁开口打断,扯出一抹笑容,“我知先生的意思。”

    “你知就行了。”白孝来摆摆手,起身一瘸一拐的去了白初夏那坐着。

    “快给我累惨了。”白孝来抱怨了一句,这还有大半路程呢,又不是没日子赶。

    “爹,这是我昨晚上写的计划书,你看看。”白初夏将前边的战事仔细分析了一遍。

    若按他们现在的速度,不处一个月就能赶到宁阳府,盘山离它只有五十多里的路。

    可若是云家军们攻打的不顺利,那他们可能到了那与他们撞上了。

    “我晓得了。”白孝来收起计划书揣在怀里,“你送我上去睡会。”

    白羽羽这会就发挥了作用,她变成白孝来的模样躺在草地上睡觉了。

    “给。”云宁拿来一尾烤的焦黄的鱼。

    “谢谢。”白初夏轻声道谢,撕扯着鱼吃起来。

    “你跟你爹一直是这样相处的吗?”云宁好奇的问。

    在路上时,她觉得他们不似平常人家的父女,家中女儿都会对父亲恭顺有加,从不会去与父亲谈笑聊天,也不会对父亲生气,更不会有父亲陪着笑去哄女儿。

    白初夏咽下嘴里的鱼,笑眯眯的点头,“是啊,我爹挺好玩的。”

    “好玩?”云宁疑惑,这是什么评价?

    “就是挺随和挺幽默的,对我像朋友一样相处。”白初夏解释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