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田园娇女小兔妖 > 第二百二十二章我本是将门女

第二百二十二章我本是将门女

阿宁快逃丷创作的《田园娇女小兔妖》, 第二百二十二章我本是将门女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白初夏轻轻叩了叩门,许是里面的杏儿听见声音了,推开门斥责,“小姐已经……”

    看到眼前人是今日来找云宁的,杏儿立刻就要大叫喊人。

    白初夏的手比她快一步的捂住了她的嘴,“我只是来传个信儿。”说完将手中的信塞到杏儿手里,“这是我哥让我交给你家小姐的。”

    杏儿半信半疑,“门口都有守卫把守,你是如何进府的?”

    “你猜啊。”白初夏微微笑,“我哥是国师懂道法,我作为他的妹妹能不懂一二吗?”

    “杏儿,谁啊?”房间里的云宁轻声问。

    趁杏儿回头的瞬间,白初夏化作蝴蝶扑棱翅膀飞出了云府。

    “哎?”杏儿看着眼前空荡荡的一幕惊呆了,刚才人还在这的,怎么突然就不见了?

    “小姐,这是白公子托人带来的信。”

    云宁拿出信从头至尾仔细的看了一遍,是他的笔迹没错,上面印章也是他的,莫非今日之事真的是白谨托人来告诉她的。

    “杏儿,把我披风拿来。”云宁起身下床,披上衣服拿起信快步出了房间,直奔长孙清漾住的地方。

    “二姐姐,你看。”云宁将信递过去。

    杏儿在后面犹豫着要不要将刚才发生的事说出来。

    半晌,杏儿还是决定说出来,“小姐。”

    “怎么了?”云宁扭头问。

    “刚才送信的自称是白公子的妹妹,也懂道法,我当时只是回了下头,再看时她已经从房门前消失了。”

    “妹妹?”云宁心中疑惑,今日来的明明是父子俩,怎么会有女子,莫非是女扮男装的小丫头。

    “宁儿。”长孙清漾出言打断她的思绪,“现下你想如何?需要我做什么?”

    “出兵救寄遥!”云宁脱口而出,没有丝毫犹豫。

    “好,此事只有你我二人知……”长孙清漾瞥了眼站在后面的杏儿。

    杏儿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表忠心,“表小姐放心,奴婢定不敢透露出一个字。”

    “随我来。”长孙清漾带着云宁回了自己房间,二人关起门说着悄悄话。

    “我城外五十里的庄子那养了三十多名护卫,你拿着我的腰牌便能调动他们。”长孙清漾说完便将自己的信物给了她。

    “谢谢二姐。”云宁满眼的感动。

    长孙清漾摆手,“别谢我,若是朝廷查下来,你知晓该怎么做?”

    云宁点头,“我知。”

    “好。”

    云宁离开后,长孙清漾没再留宿云府,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连夜赶回贺府。

    天亮了,云宁立刻着人去寻白初夏父女俩来府。

    杏儿看到白初夏时整个人一惊,悄悄的附在云宁耳边道:“小姐,昨晚就是她来送信的。”

    云宁细细观察了眼白初夏,皮肤白皙,有耳朵眼,说话声音脆灵灵的,怪她那日着急,竟没看出来。

    “你们都下去吧。”云宁挥手驱退下人。

    随后她走到白孝来面前屈膝一礼,“昨日对先生出言无状,还请先生莫计前嫌能够救吾弟。”

    白孝来忙摆手表示,“没事没事,我不计较,你信我们就行了。”

    云宁坐回主位,启唇忧愁道:“如今我手上只有五十名护卫可用,先生可有妙计?”

    “够了,我们也有其他办法。”白孝来说道。

    昨晚上白初夏将撒豆成兵的宝物给他看了,这些豆随便拎出一个就很牛哔了,往那敌军面前一站就能把人给唬住。

    “好。”云宁见他信誓旦旦,心里少了些担忧,“先生打算什么时候走?”

    “今晚上吧,越快越好。”白孝来摸了把乱发说。

    “好,那今晚我们城外再见,到时我带着人去五十里亭那等你们。”云宁认真的说道。

    “你也去?”白孝来惊讶的问。

    云宁点头,“我是将门之女,跟着一块或许能帮到你们。”

    白孝来看了眼闺女,见她没说话,便也点头同意了。

    下午时,云宁将府中能带的药材和能带的干粮都装上了推车,悄悄的让人从暗道运出了城。

    长孙清言从妹妹那得知这事后撂下儿子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

    云宁这会正在收拾自己的包袱,听见门口有动静,下意识的将包袱塞进被子里藏好。

    长孙清言冲进来对云宁责问,“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告诉我!要不是清漾说了,我还被你蒙在鼓里呢!”

    云宁自知心虚,低头绞着手指,“我这不是已经都准备好了嘛。”

    “多少人,什么时候走?”

    “五十名,今晚上走。”云宁如实告知。

    “你啊!”长孙清言气极,坐在床上瞪她,“就这么让他们带人去?不带家伙什?”

    “带的,庄子上都有。”云宁说道。

    “可缺什么?”

    云宁摇头,“药,干粮,衣服都带上了。”

    “好,缺的话来我府中拿,莫要去铺子里买。”长孙清言叮嘱了一句。

    “好。”云宁点头,紧张的看着被子里的包袱。

    待长孙清言走后,云宁独自一人看了看空荡的竹院,弟弟,你放心,我来救你了。

    夜色漆黑如墨,五十名护卫个个身着黑衣训练有素的站在五十里亭处。

    白孝来和白初夏担心被他们看见小船,飞到一半就停下来用腿走了。

    白孝来用布绳子给自己裤腿扎起来,这样走远路不会太累。

    “先生。”云宁挎着包袱坐在马背上,黑衣魅影,发带随风扬起。

    “你跟着去真的不会出啥事吧?”白孝来担心的问。

    “先生何出此言?”

    “我是说你府里边的人发现你不见了咋整?”

    云宁微微一笑,“先生放心,府中事物我已安排妥当。”

    “那行,咱走吧。”白孝来拔腿打算往前走。

    “先生上马吧,咱们夜间行走,白日休息,避免被人察觉出事。”

    “哎。”白孝来转身去找马。

    “姑娘可会骑马?”云宁扭头问白初夏。

    白初夏对于这称呼微惊,啥时候被看穿的啊?

    随后她跨上一匹马儿与她爹并肩。

    “驾!”

    五十三匹马儿驰骋在小道上,避开官道向一千多公里处的南临前行。

    因为他们走的路都是小道,白天休息时也只能停下在林中停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