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田园娇女小兔妖 > 第二百二十一章绿叶啊轻轻的飘

第二百二十一章绿叶啊轻轻的飘

阿宁快逃丷创作的《田园娇女小兔妖》, 第二百二十一章绿叶啊轻轻的飘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云宁转身微惊的看着姐妹俩,忙带着她们去了自己房间里,特意嘱咐了下人在外守着不许让人进来。

    长孙清漾是个急性子,着急的看着云宁问:“怎么了?寄遥发生何事了?”

    “你快说是什么事,咱们仨姐妹一块想办法。”长孙清言努力让自己淡定下来。

    可云宁接下来的话却让两个姐姐大吃一惊,无论如何都淡定不下来了。

    长孙清漾腾地一下站了起来,瞪圆了眼睛瞧她,“你说的可是真的?”

    长孙清言未言,心中在琢磨着刚才的话,“就凭一个腰牌你就相信他们了?”

    云宁惊愕抬眼,心中思虑起来,刚才是自己着急了,怎么能如此轻信他人。

    “可他们说的话让我听了没法不信,”云宁犹豫着说道,她现在不知前线是何情况,万一,就怕万一发生了,那弟弟该怎么办?

    “你个没心眼的!”长孙清言忍不住戳了下云宁的额头,生气道:“你若是应了他们出兵,明日满城便是你云家造反的消息!”

    云宁听后脸色煞白,整个人像掉进了冰窖一样,差一点,差一点就要害到父亲和弟弟了。

    长孙清言抚去她额上的冷汗,轻声细语道:“我知你是太担心了,若真有此事,待国师出关,咱们细细询问就是。”

    “这些日子你随我去贺府住好不好?”长孙清漾走过来拉起她的手说。

    云宁嗫嚅良久,“我想留在佛堂给父亲和弟弟祈福。”

    “也罢,我马上打发人回家拿些衣物来,住这陪你可好?”

    “谢谢二姐。”云宁点头。

    临走前,长孙清言嘱咐两个妹妹:“你们有什么事记得立刻差人去寻我。”

    云宁乖乖点头,目送着姐姐离开。

    住在栈里的父女俩正在愁着,云宁要是不信该怎么办,唉,真的是太草率了。

    “爹。”白初夏敲了敲门进来,“我不放心,我去找白谨一趟。”

    “你那朋友啊?”白孝来问。

    “嗯。”

    “行,注意安全啊。”

    白初夏一路跟随着纸鹤到达国师府一处的山石旁边。

    普通人看这山石可能只是个假山罢了,但在白初夏眼里看着却是设有结界的。

    她破了许久也未成功,无奈只能试着将纸鹤送进去。

    纸鹤扑棱翅膀飞进了结界里,白初夏暗喜,立刻化作一片叶子匿于纸鹤当中跟了进去。

    白谨正盘腿坐在*上闭着眼睛打坐,听到有纸鹤声音,他伸出手接下,打开后一片绿叶轻轻飘落在地。

    白初夏恢复原身,笑容灿烂的冲他打招呼,“白大人,好久不见了。”

    白谨对于她的到来没有多大吃惊,起身下了阶梯给她倒了杯热茶。

    “是为云怿那事来的?”白谨正襟危坐着看她。

    白初夏点头,神色认真道:“云怿她姐姐可能不相信我说的话,所以想请你出关帮帮忙。”

    “为何帮他?恩人?亦或是心悦他?”

    “咳咳。”白初夏被一口热茶呛住,“啥啊,我可不是心悦他。”

    “那何来理由呢?”白谨笑眯眯的问。

    “不是。”白初夏皱眉看他,“白大人,云怿这么惨您就不想救他?”

    白谨敛起笑容,起身说道:“人各有命,天命如此不可改。”

    白初夏擦擦嘴,认真的看着他:“我不信。”

    开玩笑,作为新世纪祖国的小花朵,信啥天命啊真是,这要是信天命,那她们就不会穿越来这,还是拖家带口的来!

    “小兔妖,你就不怕改了他的命祸及自身?”白谨扭头问。

    白初夏摇摇头,睁着大眼睛笑眯眯的问:“您就说帮不帮呗?”

    白谨揉眉,“我没法出去。”

    “啊?你自己设的结界自己出不去?”白初夏惊讶的问。

    “未到时机,我当然出不去。”

    白初夏急了,“那云怿怎么办啊?”

    “别急。”白谨拍拍她的小脑袋,走到柜子前取出一个荷包递给她,“你可听说过撒豆成兵?”

    “听过。”白初夏看着他。

    “这里面有二十颗豆子,一颗豆可敌百人,你救了他后必须一颗不少的还我。”白谨认真的看着她说。

    白初夏微愣,这么好的宝物就这样借她了?

    “可我不会撒豆成兵怎么办?”

    白谨扶额无语,就这样还想着要去救人。

    “来,我教你。”白谨打开荷包,拿起一颗豆子放在手掌心,随后看向白初夏示意她跟着做。

    白谨双指并拢,对着手掌心豆子念法诀,“今吾取豆化作兵,听令!”随即他将豆子抛向空中,只听噗的一声,一名身着盔甲的魁梧士兵出现在他们眼前。

    白初夏手掌心的豆子亦是如此,变成了一样魁梧高大的士兵,手持宝剑站在她的面前。

    “哇。”白初夏被两人惊呆了,这身高得有两米吧。

    白谨拍了下她的脑袋示意看他,“看着,我教你怎么收。”

    白初夏立刻睁大眼睛瞧他施法。

    白谨双手交叉紧握,对着两名士兵大喊一声,“收!”两名士兵立刻化成豆子,他随即伸出手接了下来。

    “明白了吗?”

    “明白了!”白初夏猛点头,这也太厉害了吧。

    “呐。”白谨系好荷包带子给了她,“切记荷包不能碰水碰火知道吗。”

    “知道知道。”白初夏连连点头,告辞转身要离开被白谨给抓住衣领了。

    “等会走,我写封信,你明日带给云宁。”

    “好。”白初夏坐了回去。

    一刻钟后,白谨将写好的信用蜡油封住口递给了她。

    “若她信了还好,不信就只能你们自己去了。”

    “谢谢。”

    在白初夏转身要走时,白谨忽然出声问,“为何执着救他?”

    白初夏微愣,为什么要救?可能因为他是他们一家的恩人,他是弟弟的朋友,也可能是因为娘亲心疼,不忍心看到一个大好年华的少年郎就此殒命。

    “想救就救呗。”白初夏坦然一笑,化作绿叶附在纸鹤上飞出去了。

    “希望你能平安归来。”白谨喃喃自语,这小兔妖的想法还真是单纯的很。

    出了国师府,白初夏便赶往云府送信,门口有守卫,她也懒得去叫人了,直接飞了进去,找到云宁所在的房间前停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