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田园娇女小兔妖 > 第二百二十章谢谢宝的月票

第二百二十章谢谢宝的月票

阿宁快逃丷创作的《田园娇女小兔妖》, 第二百二十章谢谢宝的月票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奶,我爹去铺子里帮忙了,您忘啦,我也有个铺子呢。”

    “哦。”苏香薷缓过神儿,“回来就好,快歇着去吧。”

    “哎。”她点点头,喂完老太太吃药便出去了。

    回房间里恢复原本的模样,方清清感到心累,骗人撒谎真累。

    父女俩乘坐着小船快速的飞到了京城上空,望着下面的繁华场景,就想到这些平安繁华都是靠人命搏来的。

    云府内,云宁跪在菩萨面前,手中紧攥佛珠,嘴里念念有词,祈祷着父亲和弟弟能平安,祈祷着云家军能够所向披靡,一举灭了南临,这样父亲和弟弟就不用经常出征,饱经战场的苦痛。

    杏儿轻轻推开门,屈膝行礼小声的说:“小姐,门口有俩父子求见,说是关于小公子的隐秘事情。”

    云宁眼睛在听到小公子三个字时霎地睁开,皱眉问道:“他们有说是什么吗?”

    杏儿摇摇头,轻声道,“他们非得要见您,那个小孩手里边还拿着白公子的腰牌。”

    “请他们到花厅等我。”云宁说,随即起身对着菩萨恭敬低头,放下了手中的佛珠。

    白初夏在临进城前为了方便行事,特意从铺子里买了身男装套在身上。

    父子俩跟在丫鬟后边从侧门进来被请到了花厅坐着。

    花厅处处透着贵气,不过才春月中旬,院子里边已经开满了花儿,花厅里边到处用鲜花装饰。

    二人没等很久,云宁带着三个丫鬟过来了,她坐上主位仔细审视着面前两人。

    “你们说知道我弟弟的隐秘事,现在可以说了吗?”云宁揉着眉头,没有多大耐心。

    白初夏上前拱手,“我们确实知道,不过只能您一个人听。”

    云宁抬眼打量着白初夏,看着面前的小子掷地有声,有些犹豫该不该信。

    白初夏见云宁迟迟未言,掏出腰牌递了过去,“云小姐,这是白谨的腰牌,您信我吗?”

    云宁拿起腰牌仔细摩挲着上面花纹,确是官造司所制,不过她又转念一想,白谨如今在闭关当中,怎么会将腰牌随便给别人。

    “你们是谁?”云宁启唇严厉的问。

    白初夏直接嚯出去了,“白谨是我哥。”

    白孝来一愣,闺女啥时候认的哥,他怎么不知道?

    “呵。”云宁伸手指向她,“若你们再不说实话,我便直接让人将你们打出府送去京兆府!”

    白初夏有点生气了,起身认真道:“云小姐,你这是何意,白谨在闭关,他没有办法见我,所以我才拿着他的腰牌来找你的。

    你若是信我,就一个人听我说,你若不信我,你弟弟的事情我也无可奉告!”

    云宁低眼,抬手挥散了丫鬟。

    “现在可以说了吧。”

    白初夏将乖宝所梦之事一字不落的背了出来。

    “放肆!”

    云宁听后瞪圆眼睛,怒极,拿起手边的花瓶便砸了过去。

    好在白孝来手快,一把将闺女拽了过来。

    “干啥玩意啊你?”白孝来怒气冲冲的看着她,这姑娘看着人不大,气性挺大,这花瓶是能砸人的吗!

    “你……”云宁红着眼怒瞪他们,“你们造谣家父与幼弟,我定要禀告官府!”

    “我可告诉你啊!”白孝来说着就挽起了袖子,指着云宁就骂:“你弟跟你爹现在就搁那边打仗呢,要是没确切消息,我跟我闺女怎么可能会大老远跑到京城来找你?

    我老娘为这事愁的都躺床上了,现在倒好,你不信我们,拉倒,这事我也不想管,反正死的也不是我!”

    “云小姐,我知你听这事可能觉得不可思议也不可能发生。

    但你心里边清楚,到了关键时刻,不管是什么人都会以大局为重。

    云公子的身边虽有护卫,但他若真的被敌军围困,你觉得,前方仗打得好好的会特意为他抽调兵力赶去救他吗?

    要是抽调兵力了,那么一块打仗的那些主将们会不会在心里给你们云家记上一笔?

    而且盘山山路险峻难走,就算是派人去救,但肯定已经晚了,你愿意见到他残废的模样吗?”

    白初夏字句诚恳,让人听着无法怀疑。

    云宁紧紧攥着茶杯,脑中仔细思考白初夏说的话。

    她不相信父亲会抛下弟弟不管,那可是将军府的独苗苗!是母亲拼死生下的孩子!

    可她被那句大局为重击中了,若真的到那时候,她不敢相信父亲会不会真的抛下弟弟。

    见云宁许久未说话,白孝来放下脾气,冷静的说:“我们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找人去救他,不为别的,就为他救过我们,逃难时候没让人赶我们走。”

    “好,我知了。”云宁舒了口气,放下茶杯出了花厅。

    父女俩对视一眼,跟在丫鬟后边从云府离开了,云宁要是想找他们,上接随便一打听就知道他们在哪了。

    云宁回了佛堂,看着佛珠愣神,父亲出征在外时,她就天天拿着佛珠为他祈祷。

    但现在,有人来告诉她,父亲和弟弟有危险,祈祷是没有任何用的。

    “杏儿,去将大表姐和二表姐请来。”

    “是。”杏儿得了令后便出门去请人。

    云宁一个人静跪在*上看着菩萨发呆,思虑着这事到底该如何。

    出兵,她手里没有人可给,只有养在府里的三十名护卫。

    云宁的大表姐长孙清言正在府中教训妾室,因着那女子竟然唆使她夫君将梦芳阁的姐妹赎回来。

    妾室拿着手帕哭哭啼啼跪在外边,以为今日难逃主母的责罚。

    却没想到丫鬟梦儿进去了一趟,长孙清言只瞪了她一眼让她禁足房里后便急匆匆的离开了。

    二表姐长孙清漾刚在宫门口接完下了值的夫君,得了丫鬟的口信儿便立即乘着马车先离开了,留他夫君一人在后边慢慢走回家。

    “姐?”长孙清漾刚到云府门口便撞见了她姐姐。

    姐妹俩互惊,以为云宁发生什么事情了,着急忙慌的快步进去了,连大家小姐的形象都不顾了。

    一路询问丫鬟,知道云宁在佛堂里边后俩姐妹急匆匆的跑过去找她。

    长孙清言推开门进去着急问,“怎么了?”

    长孙清漾随后微喘气问:“发生什么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