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田园娇女小兔妖 > 第二百一十五章

第二百一十五章

阿宁快逃丷创作的《田园娇女小兔妖》, 第二百一十五章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母女俩回了房间,方清清上前轻轻的摸了摸孩子的额头,睡的正熟。

    “快来睡吧。”

    “嗯。”白初夏点头,脱了鞋*睡觉。

    第二天一早是被小乖宝尖叫声吵醒的。

    “姐姐,你咋没叫我起床啊!”小乖宝着急忙慌的边说边忙起床换衣服,“去迟了先生会不高兴的。”

    白初夏拉住弟弟,“哎,爹说今天给你请假了。”

    “嗯?”小乖宝扭头疑惑的瞧她,“为啥请假啊?”

    方清清推开房间门正好看见两人醒了,“咋起来了啊,快上去再睡会儿。”

    “娘,为啥给我请假啊?”小乖宝不明白的问。

    方清清摸了摸儿子稚嫩的小脸蛋,坐在床边担心的问,“你昨晚做没做啥梦啊?”

    小乖宝想了想,捂嘴惊呼,“娘你咋知道我做梦啦?”

    白初夏心里一咯噔,睡意全无,凑到弟弟旁边问:“做啥梦了呀?”

    小乖宝捂嘴嘿嘿笑,“跟哥哥在一块骑大马呢!”

    方清清摸了摸乖宝的后背,声音温柔的问:“除了这个还有没有别的啦?”

    她想确认乖宝还记不记得自己昨晚上突然站起来说的那一大段话。

    乖宝嘟嘴想了想,“就是跟哥哥骑大马。”随即说完,乖宝却忽然掉金豆了。

    这给母女俩吓得不轻,方清清忙搂住娃安慰他别哭。

    白初夏冷静的看着他,声音很是温柔的问:“乖宝啊,你可以告诉姐姐你为什么哭吗?”

    小乖宝抽泣着抹鼻子,“我还梦见哥哥说他那黑漆漆的看不见我了。”

    母女俩对视一眼,黑漆漆的看不见不就等于双目失明,这不就是印证了昨晚上乖宝说的那段话。

    “乖儿,不哭了啊,快躺姐姐被窝里睡觉去。”方清清忙将乖宝抱回被窝里边。

    小乖宝躺在她旁边,用手指点点白初夏的胳膊问,“姐姐,我是不是说错啥了。”

    白初夏露出自然一笑,“没哩,你快再睡会吧,我去给你做奶酪棒吃好不好?”

    “好!”小乖宝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眼眶里的小金豆已经擦净。

    姐弟俩就这样一个坐着一个躺着,等乖宝睡着了白初夏才悄悄的从床上起来,悄悄的拿起衣服推开门出去了。

    方清清正坐在堂屋里边,见闺女出来,忙起身问:“睡着了?”

    白初夏点点头,拿起衣服去了浴室换。

    白孝来送完福宝从镇上回来,母女俩将早上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

    “爹,乖宝去过最远的地方只有府城。”白初夏坐在他旁边分析。

    “他昨晚上说的话里边有南临盘山这个地方。

    他才六岁哪会知道这些地方啊,而且弟弟是咱们在逃难路上捡的。”

    说最后一句话时,白初夏心虚的扭头看了看房间的那个方向。

    白孝来听完就一个感受,懵的慌,心里也慌。

    要不要这样*啊天!

    小公子不是挺厉害的吗?

    咋在他儿子梦里边这么惨这么倒霉了。

    又是眼瞎又是腿被锯!

    而且南临盘山他有记忆,之前原身赶考就路过盘山,山势险峻,道路难走,且里边还有数不清的猛兽。

    白孝来扶额揉了揉混乱的脑袋,“反正乖宝说的话他自己想不起来是不?”

    “嗯。”白初夏点头。

    “他为啥会做这样梦啊。”白孝来忧愁的很,这孩子平时没病没灾天天蹦蹦跳跳的,咋就会做这样的梦。

    白初夏又想起来一件事,忙说道:“乖宝昨晚上吃饭时候跟我说他同学讲故事给他听,他说害怕要跟我睡,然后晚上就说了这些话。”

    “啥故事你晓得不?”白孝来问。

    白初夏摇摇头,她没问过。

    白孝来撑着下巴沉思,“等他起来问问吧,兴许这故事是突破点。”

    “唉,人家小公子身边都是能干人,不可能会发生这么惨的事吧。”方清清一脸忧愁的说。

    白孝来点头,“我觉得你娘说的没错。”

    等乖宝被叫醒起来吃午饭,他也不耷拉着脑袋了,恢复成以前活泼开朗的样子,饭没了就去添饭,一如往常的喜欢吃蒜蓉白菜。

    “姐姐,我也想蘸酱。”

    “给。”白初夏将麻酱推到他面前。

    今天没发生任何事,三个人闭口不谈乖宝的事情,各自忙活儿。

    苏香薷回来后也没跟她讲这事,就如往常一样吃饭洗澡睡觉。

    晚上睡觉时候,白孝来领着乖宝去二楼睡觉。

    “爹,你被窝也香香了!”小乖宝拱在被窝里边笑眯眯的说。

    白孝来笑笑,将他抱出来,“臭小子!别闷坏了。”

    父子俩在床上玩了会儿,白孝来看着旁边的儿子也躺了下来,用自己的大手掌轻轻的拍被子哄他睡觉。

    他想着自己身上阳气足,能驱赶那些啥玩意东西不让孩子遭罪做噩梦。

    白孝来边拍边想,乖儿子,可别再做梦吓我们了,你娘跟你姐吓得满脑子都是你。

    小乖宝翻了个身,蹬开被子继续睡,白孝来只是默默的又给他盖好。

    等乖宝传来微重的呼吸声,白孝来侧身躺好,一只搭身上,另一只手搂住乖宝。

    夜,寂静的很,房间里只有窗帘被风吹动的细微声音。

    白孝来的脑中回忆起第一次遇云怿时的事情。

    那时候他们家还在路上逃难,不得已跟在他的车架后头走,人家看见了也没说啥,也没想着赶他们走,下大雨时路被堵了,那群小伙子还去帮忙把树给挪开。

    快到了的时候,不晓得是不是他让人给送信过来指引他们的,哎,那人好像还弹了闺女一脑蹦子。

    想着,白孝来嘴角忽然笑了,闺女那捂着脑袋气呼呼模样太搞笑了。

    还有次发大水,他第一次看清云怿长啥模样,人从车里边出来,周围的人呼啦啦的全跪在他旁边了。

    他呢,脸色不变,就说了一句话,周围人立马点头去办事。

    但就说云怿那一脸正气的模样,不愧是根正苗红的官二代。

    唉,白孝来换了个姿势,与乖宝背对背躺着。

    从发大水又想到他们来村子里帮他们这些平民百姓盖房子。

    他跟村里那些小娃一块玩的时候没有一点嫌弃,反而天天笑眯眯的,偶尔还帮着他们搭块砖添块瓦的,缺啥了跟他一讲,第二天就给你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