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田园娇女小兔妖 > 第二百一十四章梦魇

第二百一十四章梦魇

阿宁快逃丷创作的《田园娇女小兔妖》, 第二百一十四章梦魇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上阵父子兵,云家军的威名已在南临百姓中传开,深受昏庸君主*的百姓们无不希望尽快破城,将南临彻底灭国,解放受苦受难的他们。

    一下午时间,白初夏的详细计划书已经构造的差不多了,她丢下笔看着夕阳伸了个懒腰微风吹在脸上舒爽不已。

    “姐姐,下来串肉啦!”小乖宝在楼下仰头喊她。

    白初夏蹬蹬蹬跑下楼,小桌上五六盘子生肉,还有一整只的鱼。

    “我想吃明虾煲了。”白初夏嘟嘟嘴撒娇说。

    方清清瞅了眼闺女,“你啥不想吃,这里上哪给你整虾去。”说完,将手中的竹签子递给她。

    “用河虾做呗。”白初夏期待的看着她。

    “哪有河虾啊,那河里脏不拉几的,我前天看见有人在那大河里捞鱼,全是小虾米。”方清清嫌弃的说。

    “整那么多肉呢。”苏香薷从老房那回来,上手帮忙说。

    “您孙女说想吃虾呢。”方清清说。

    白初夏冲她奶甜甜一笑,“奶,你晓得哪有卖虾的不。”

    “明天我去镇上给你找找。”苏香薷边串肉边说。

    “娘,那能买点小河蟹不?”白孝来也笑眯眯的看着她。

    苏香薷看着笑得没了眼睛的儿子,“你自己上河里逮去,那玩意浑身壳也没有二两肉,谁吃它啊。”

    “您就区别对待。”白孝来小声的嘟囔一句。

    “我就喜欢我孙女。”苏香薷毫不掩饰对白初夏的喜爱和对儿子的嫌弃。

    食材全部串好,白初夏拿出秘制酱料,麻酱和西红柿怼出来的酱给她爹。

    白孝来是主烤官,嘴里边叼着根自制烟卷一边烤肉一边用扇子扇烟。

    角落里边,白初夏正在用小笔画画。

    小乖宝一*坐在她旁边说:“姐姐,我今晚想跟你睡可以吗?”

    “咋想起来来我屋睡觉了?”白初夏头也没抬的问。

    “今天同窗讲了故事,我害怕。”小乖宝撒娇说,整个人几乎黏在白初夏身上了。

    “鬼故事啊?”白初夏问。

    小乖宝没吱声,默认了是。

    白初夏知道弟弟有过目不忘的记忆力,搂着小孩安慰他,“那吃完饭你把自己的小被子抱过来,咱俩一块睡。”

    “好。”小乖宝露出放心的笑容。

    “乖儿子,乖闺女,来吃肉!”白孝来手里边拿了一把肉递给姐弟俩。

    肉串蘸了麻酱,咬一口直接在嘴里面爆汁儿,油滋滋香喷喷的。

    “夏夏,你拿把肉给你姐她们去。”方清清说道。

    苏香薷忙站起来说:“哎,你去喊她们来就行。”

    “哦行。”白初夏点头,跑去喊仨姐弟了。

    福宝到了这哇的一声,眼睛里迸发出惊喜。

    “来,吃吧。”白孝来乐呵呵的给孩子递去一串肉。

    “谢谢二叔。”福宝喜滋滋的接了过来。

    这边能喝酒的人边撸串边喝梨子酒,心里边一直爽。

    “爹,你快吃一个!”白初夏将手中的肉递到他嘴边。

    “嗯,真香!”

    晚饭在烧烤的烟香味中结束,大家各自散了回家。

    小乖宝洗完澡后麻溜的抱起小被子就往白初夏的房间里冲,被子往床上一摞,小孩甩了鞋往被窝里一钻,只露出了俩眼。

    “姐姐你快来呀。”小乖宝在床上喃喃自语的喊,没一会儿就给自己喊睡着了。

    白初夏这会正在外面擦头发呢,头上都是烟味,不洗不行,等擦完头再回屋,看见乖宝已经睡沉沉的了,大半的被子被他蹬到地上,自己蜷缩着小身体盖被角。

    “咋跑你屋来了。”方清清看见就要抱起乖宝回屋。

    白初夏忙阻止,解释说:“娘,弟说他在学校里听恐怖故事了,他害怕就来我这了。”

    “哦,那行。”方清清走过去将儿子轻轻的摆正,又给他盖上被子。

    只见睡得正沉的小乖宝突然蹬开被子从床上站起来,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前方,一只胳膊抬起来指向门口。

    云怿,字寄遥,云家独子,与父攻打南临,国破之日,云怿带领的二十名贴身护卫遭败兵周同奸计陷害困于城外一百里处盘山中。

    期间周同连出损招,投石、火箭、毒物,云家护卫突破重围,在赶往城里时在盘镇遭败兵埋伏射杀,二十人无一生还。云

    家军得到信息赶到之时,云怿双目已瞎,双腿被锯,手持云家大旗,左右腰旋败兵将领周同、王自头颅,气势骇人。

    后征战归来,坊间传闻云家独子已废,云怿郁郁而终,年仅十八岁,德天帝追封镇北候。

    小乖宝像背诵一篇很平常的课文一样,一字一句流畅的背了出来,没有一丝卡顿,说完后他一扭头倒在了床上,哐当闭眼睛继续睡觉。

    这给方清清吓得直冒冷汗,母女俩没敢说一句话,愣在原地好一会儿才缓过神。

    白初夏头一回感觉到什么叫浑身发毛,她抖着手探上她娘的胳膊,眼睛望过去只有紧张害怕,母女俩最后互相搀扶着抖着双腿走出了房间。

    方清清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吞了吞喉咙中的口水,看着闺女一脸紧张。

    “咋回事啊?”方清清抖着嘴唇问,她到现在都感到后怕,活几百年了就没见过怎么恐怖的事儿。

    白初夏皱眉埋怨自己,“我刚才给忘了,早知道就看看他梦到啥了。”

    “你俩不*睡觉坐这干啥呢?”白孝来下楼出来倒水问。

    “爹,乖宝做梦了。”白初夏认真的说。

    白孝来不以为然的笑了笑,“梦见吃大鱿鱼啦?”

    “不是。”白初夏摇摇头,将乖宝刚才的话一字不落的背了出来。

    方清清在一旁边听边抚心口,哽咽着说:“你说这孩子是咋了?难不成是梦回前世了?”

    白孝来陷入沉思,“乖宝是咱穿越过来捡的,要是咱们没穿越来这……”

    三个人面面相觑,那乖宝现在会有这种快乐自在的生活吗?

    “不会是他前世的事吧?”白初夏不敢相信的说。

    细思极恐。

    这也太让人害怕了,前世的乖宝经历了什么,这些事在这世居然还能想起来。

    白孝来想了想说:“明儿别让他去学校了,咱们等他起来问问他。”

    “娘,你陪我一块睡吧,我不敢。”白初夏拉着她娘的胳膊说,刚才乖宝的样子太让她害怕了,一想起来就打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