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田园娇女小兔妖 > 第二百一十三章

第二百一十三章

阿宁快逃丷创作的《田园娇女小兔妖》, 第二百一十三章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行吧,白孝来默默的翻了翻试题,又看了看天,明天看吧。

    第二天一早,苏香薷将铺子钥匙郑重的交给白初冬。

    “奶,你不去啦?”白初冬看着钥匙皱眉问。

    苏香薷摇摇头,“今儿你们去,我得跟三丫去府城装修呢。”随后又想起一事情,“上回你严大娘说的人让她来跟你们一块去吧。”

    “哦。”白初冬点点头,随后回了家。

    没有牛车,祖孙俩只能腿走到村口等大爷的车坐。

    “哎呦您今儿怎么坐我这车啦?”大爷笑呵呵的问。

    苏香薷挥挥手懒得与他开玩笑,“你也别在这等了,直接带我们去府城吧。”

    大爷一听立刻挥起鞭子赶车,“那这得给二十文才行啊。”

    “来回二十文,中不?”苏香薷问。

    大爷刹住牛车,“太少啦。”

    “二十二文,要不要?”

    “行行行。”大爷知道在老太太这讨不到什么便宜,这钱比他一天挣的还多。

    “奶,木匠叔不是说让我们过几天去拿东西吗?”

    “不得去定砖头啊,咱得将所有事都理的妥妥当当的。”苏香薷笑眯眯的说,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我们还没买地呢。”

    “不急,任家小子后天才回来,咱们相中哪块就跟他说声呗。”苏香薷淡定的说。

    大爷坐在前边听了一耳朵,不得了啊,这才几个月啊,又是买地又是买砖的。

    到了府城里边,苏香薷只给了一半的钱后让大爷在门口等她们。

    “咱走吧。”苏香薷说,带着孙女直奔定砖的铺子。

    接待她们的是上次的孙砖头,当他得知他们家又要盖作坊后吃了一惊,但随后便欣喜起来。

    “您是要盖多大的啊?”孙砖头笑呵呵的问。

    白初夏掏出设计图纸递过去,“就是上面这种的,还有宿舍。”她又掏出第二张图纸。

    孙砖头皱眉看着这两张纸,又看了看面前的小姑娘,这丫头咋就净出难题呢。

    “能盖不?”苏香薷担心的问。

    孙砖头犹豫片刻,点头应下,“能。”

    “好,谢谢您了啊。”苏香薷展开笑容,“您看价钱?”

    “用青砖还是红砖啊?”孙砖头问。

    “有什么区别吗?”白初夏好奇。

    孙砖头点头,“红砖好看点,而且耐用强,青砖也差不离多少。”

    “那就用青砖吧。”苏香薷抢先说,她不图啥好看不好看的,能实用就行了。

    “行,我去给您算算价。”孙砖头笑眯眯的说,拿起旁边的算盘开始打。

    噼里啪啦的一阵响,苏香薷心中忐忑的不行,就担心钱不够,又太贵。

    “刷墙吗小姑娘?”孙砖头问。

    “刷,就作坊刷,宿舍不刷。”白初夏没有丝毫犹豫的说。

    “行。”孙砖头低头继续算。

    过了会儿,孙砖头在纸上写写画画,将所有价格写在纸上递了过去。

    苏香薷一看,心中大惊,艾玛这还真费钱呢。

    作坊要一百一十两银子,宿舍要五十七两银子,定金得先交六十两。

    “奶。”白初夏示意她交钱。

    “能便宜点不?”苏香薷问。

    “老太太,这已经抹了零头啦。”孙砖头笑呵呵的说。

    “奶。”白初夏伸出手给她抚平衣服,看着她犹豫的模样说:“咱们不能拘泥于小钱啊,建作坊是为了以后挣大钱。”

    听了这话的苏香薷豁然开朗,爽快的掏出钱袋拿了六十两给了孙砖头。

    “还是老地方吧?”孙砖头问。

    “是是是。”苏香薷点头,挺胸阔步的走出了铺子。

    “去哪啊奶?”白初夏追上去问。

    “回家。”

    两人到了城门口,大爷如约在那等着,车上多了条鱼。

    “来啦。”

    “嗯呐,走吧回村。”苏香薷说。

    以*大掌柜身份上岗的白初冬一点都不慌,前院后厨忙的有条不紊。

    新招来的两名帮工李嫂和王嫂就跟在她们身后学习怎么端盘,怎么招呼人。

    “有人来你就说一句欢迎光临,这边点餐。”严嫂边教边给她们示范。

    两个人都点点头表示听明白了,到真有人来的时候,李嫂表现的很好,王嫂说话时就有点磕巴了。

    “没事的,慢慢练,别害怕就行。”严嫂笑眯眯的安慰她。

    回到村里的祖孙俩一路走一路看,寻找合适的地盖作坊。

    现在田地里面都出了麦苗,绿油油的片片田都是。

    “奶,你看那好不?”白初夏指着她们家以前住的的地方。

    “不行。”苏香薷摇头,“要是再发大水咋整。”那年的事给她带来太大的阴影了,家没了,啥都没了。

    “我瞧那林子旁边刚好,上坡又没啥人。”苏香薷指着前边那片地说。

    “也行。”白初夏点点头同意。

    确定完地方,白初夏先回家制定详细计划了。

    苏香薷一个人在村里闲逛着看地,顺便去招招帮工。

    “爹?”白初夏拿掉他脸上蒙着的书。

    白孝来迷迷瞪瞪的醒来,“回来了啊。”

    “嗯呐。”白初夏说,拿着她的小画板坐在阳台上。

    写了会儿计划突然就没了灵感,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她索性放下计划书提笔画画。

    脑中回想的是那一日他们家踏青的场景,岸边的姐姐们,河中划着小船的她,放着丑风筝的弟弟……画着,白初夏噗嗤乐了,她想到那只丑鱿鱼风筝了。

    画了三副q版小画,白初夏站起身伸了个懒腰,看着桌上的画忽然想到那日在路上碰到的云怿,想着,她提笔画下云怿和千山带着两个宝骑马的模样。

    “小奶狗~”白初夏在云怿的旁边打了个箭头,附上小奶狗三个字,千山旁边是小狼狗,想起娃娃脸云怿抿嘴装深沉的样子,白初夏挑眉,拿起一张新纸给他单独画了一张,骑着白马的翩翩少年郎。

    “画啥呢瞎乐?”白孝来过来看。

    “就想到乖宝那个大鱿鱼了。”白初夏说,将画有云怿的那些画夹在了计划书里面,“爹你看,多搞笑啊。”

    白孝来看着大鱿鱼忽然有点馋了,“咱今晚吃烧烤啊?”

    “行啊,没架子咋办?”白初夏欣然同意。

    “我去搭。”白孝来立刻放下画走了。

    云怿此刻正在战场上与敌军厮杀,父子俩强强联合已经破了南临的两座都城了。

    城破之时,百姓们的尸体纷纷从城墙上掉落,见此惨状者无不痛斥南临将领们不干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