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田园娇女小兔妖 > 第二百零四章

第二百零四章

阿宁快逃丷创作的《田园娇女小兔妖》, 第二百零四章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白孝来心里暗喜,摇摇头谦虚道:“我爹是举人,我们兄弟四个都是秀才。”

    大爷的眼睛睁得更大了,“你家可太厉害了,能供得起四人读书!”

    “嗐,普就普通家庭。”白孝来不好意思道。

    同大爷聊了会儿,天色已经黑透了,衙役们给众人发了薄被子。

    白孝来将毯子铺在身下,裹着薄被缩着身体躺下来睡觉了,这觉睡的太让人难受了。

    白初夏将自己写了一半的计划书递给苏香薷查看,主要内容就是要盖作坊,扩大生产。

    “丫啊,你现在有多少钱啊?”苏香薷皱眉问道。

    白初夏想了想,“还剩一百多两,盖个作坊够了,咱们不用那么好的材料。”

    苏香薷又看了看计划书,还是有些担心会赔了。

    白初夏看出老太太脸上的担忧,握着她的手说:“奶,咱们要想挣更多的钱就得付诸行动,我刚才在外边看见有人买咱家蛋糕来卖,十两银子一块呢,您想想,咱家才卖多少钱。”

    苏香薷一听蛋糕居然卖这么贵,整个人都惊了,“啥?他咋不去抢钱呢。”

    “那咱俩说好了,盖作坊招人做蛋糕。”

    “哎。”苏香薷忙拉住孙女,“啥说话了,要是招的人把咱家的蛋糕学去咋整?”

    白初夏微微一笑,“奶你放心,等我写完计划书,你再看看行不行。”

    “我咋有点心慌呢。”苏香薷半信半疑的看着孙女。

    “您放心吧。”白初夏拍拍胸脯保证,转身上楼回房间继续写了。

    苏香薷一个人在大堂坐了会儿,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是该做大点。”

    白初夏边写计划书边算着银子,要是不够可能得找她娘借点。

    “你还打算买人呢?”方清清看了一眼。

    “是啊。”白初夏翻身躺下,“我奶不是担心有人把做蛋糕的技术学走嘛,我想着买些小丫头回来专门教她们做蛋糕。”

    方清清看着闺女笑了,人不大,胆子倒挺大,“你打算做多大啊?钱不够跟我要啊。”

    “不知道呢,看人数吧。”白初夏翻身继续提笔写着,脑中想到了啥就写啥。

    “娘,我要解手。”小乖宝提着裤子急匆匆的跑过来。

    “去后院。”方清清忙抱起他下楼找厕所。

    白初夏在不停笔的写着,云怿在不停歇的赶路。

    这次他要与父亲汇合,一同去攻下南临,路上碰见逃难的百姓,少年心中颇为不忍,能帮的都帮了。

    “寄遥,你是云家独子,其实不必……”明铭的话未说完就被云怿堵住了。

    “我心有抱负,不必再劝。”云怿严肃的说,在夜色中,马背上的少年神情坚毅认真。

    一夜未停歇的赶路,与云渊率领的大军只有三十多里的路程。

    书院中的学子们被一声锣响吵醒,大家拿起自己的牙粉去接水洗漱。

    冷水扑在脸上整的人一激灵,睡意瞬间跑走。

    白孝来属于起来晚的,他睡得深,隔壁大爷洗完回来发现他没醒,给他推醒的。

    “这么快就天亮啦。”白孝来揉揉眼睛,拿上洗脸巾去洗脸。

    早饭和大爷一块喝的粥,给其他学子羡慕的直咽口水,这啥人啊,大家都在啃干粮,就你几人在喝热腾腾的粥。

    白孝声正在和借石灰包的书生喝牛奶吃馒头,聊天中,他了解到那书生叫桑青禾,家里面就他一人,赶了三十多里路来考试的,身上带的二两银在路上被难民给抢走了,他的那点干粮还是拼死保下来的。

    白孝声听完他的遭遇唏嘘一句,“这么远你可咋回去啊。”

    桑青禾腼腆的笑笑,“两条腿走回去呗,反正我身上啥都没了,那些人也不会抢了。”

    白孝声看着这孩子坦然的模样有些心疼了,想当初,他跟老爹就是一路逃过来的,难民们见穿得好的人就上手去抢,抢不过就轮棍子石头打砸。

    “叙言哥,你是就在书院读书吗?”

    “嗯。”白孝声点头。

    桑青禾满心羡慕,他没钱读书,只能靠着给村里人写信给书肆抄书挣些铜板保证活着。

    白孝声心软,可怜这孩子,“要是你中榜了,你就来这找我,咱们结伴去京里吧。”

    桑青禾面上一惊,不可置信的问,“真的吗叙言哥?”

    “你都叫我哥了,这事还能有假。”白孝声笑眯眯的说。

    “好!我在此谢谢叙言哥。”桑青禾起身激动的朝他行了礼。

    锣声响了三声,八名考官进场给他们分发试卷。

    今天的试卷与昨天的差不多,一整张填空题,不过却是用问句的方式来让你填写。

    这对于长期被闺女看着刷题的白孝来没有任何问题,不过才半个多时辰左右,他就全部写完了,一个人倚在墙身边嚼泡面边检查卷子。

    考官走到他面前看见这人正在吃东西,微一皱眉,问道:“写完了?”

    白孝来忙直起身坐好,扯着笑说:“写完了。”

    “多检查检查。”考官说完便去巡视别人了。

    “吓我一跳。”白孝来拍拍心口,有现代监考老师那味儿了。

    天气晴朗,太阳晒的人身上暖洋洋的,白初夏拿着昨天看中的店铺表跟她奶去挨个看。

    逛了一圈下来,白初夏累的走不动道,坐在台阶上歇息,“奶,我还是觉得府衙旁边那家好。”

    “哪好了,那卖寿衣的,不好。”苏香薷就是不同意。

    白初夏抬眼看了看老太太,扭头不想说话了,太迷信。

    苏香薷坐到孙女面前一脸笑容的说:“哎,不然就添点钱把书院旁边那家买了呗。”

    “奶,你知道那多贵不?”白初夏惊讶的说,这老太太平时让她省钱,现在反倒比她还能花了。

    “三丫,你这话可不对。”苏香薷正色说,“那家书院是府城里最大的一家,你想想,能在那读书的人是不是家里特别有钱的。”

    白初夏心想,我们家也没钱啊,您还不是送了俩儿子去那读书。

    “可是也太贵了吧,能买府衙旁边俩铺子了。”白初夏还是惦记府衙的铺子。

    “你不说得大胆冲嘛,现在我想冲了,你咋还不同意啦?”苏香薷笑眯眯的看着她。

    “奶,这可不是一回事。”白初夏急忙摆手,这老太太咋还会拿她说的话来堵住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