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田园娇女小兔妖 > 第二白零二章气人的很啊

第二白零二章气人的很啊

阿宁快逃丷创作的《田园娇女小兔妖》, 第二白零二章气人的很啊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同样感到难受的还有隔壁上了年岁的大爷,他小心翼翼的扶着墙往下一坐,白孝来见了想过去帮忙,没成想,衙役直接拦着他不许过去。

    大爷冲他摆摆手,表示自己没得啥事。

    七点多时候,考生们陆陆续续的进场了,有些人只是简单的背了个包袱,里边是家里准备的干粮。

    有些富家子弟,左手一只考篮,右手一只考篮,有些人更夸张,衙役们不让小厮进来,他们就自己抱着被子进来,给木板上铺了一层厚被。

    白孝来心中颇庆幸闺女怕他夜里冻着,给他考篮的最下边放了个勉强裹身的小毯子。

    八点时候,门口就不放人了,有些赶路来迟的考生们直接在门口失声痛哭,央求着考官让他们进场。

    “关门!”考官一声令下,书院的大门缓缓合上。

    八名监考官每人手中拿了一沓厚厚点考卷,只听锣声响三声,考官们挨个发考卷。

    白孝来同对面的白孝声对视一眼,互相微微一笑。

    第一张的考卷到手,白孝来拿起瞅了一眼,他嘴角角差点没憋住笑,心里头直呼绝了啊!

    考卷上面的填空题知识都是原身背透吃烂的了,看题目就知道该写啥了。

    待发完卷子,锣声又响三声,众考生开始研墨答题。

    白孝来不慌不忙的掏出砚台慢磨,边磨边看题,艾玛,真的是太简单了啊!

    书院外聚集的人越来越多,有妇人带着小娃来等自家丈夫的,有的来等家中老父亲的。

    方清清和闺女也在其中,不过她们可没有像其他人那般紧张。

    白初夏在门口的小摊上买了早饭,“娘,你快尝尝这个馄饨,巨好吃!”

    “哎。”方清清拿起勺子吃了一口,“好吃哎!”

    “娘,我也要吃。”小乖宝踮脚凑过去张嘴。

    方清清四处看看,只有门口那有台阶,“来这坐着,我喂你。”

    “奶你吃不?”白初夏站小摊那问。

    “我不吃。”苏香薷摆手说,她刚才看见那有炸面果子的,打算去称点来吃着打发时间。

    三个人坐在台阶上吃馄饨,站在旁边的小娃看见后嘴馋的直咽口水,拉着家长点手说想吃饭。

    家长被缠的没办法,抱起小娃就打他*,“这个不能吃,会拉肚!”

    正在大口喝汤的小乖宝愣住,“娘。”

    方清清摸摸儿子的头,“不会拉肚,别听她瞎说。”

    “三丫,拿去吃。”苏香薷提着一袋子咸味面果回来。

    白初夏拿起一个丟进嘴里,嘎嘣脆。

    小娃看见更想吃了,吸溜着手指哭。

    苏香薷见状拉起白初夏,“咱坐别地吃去。”

    吃完喝完,几人在集市里逛了一圈,东看西看也没啥好买的。

    “爹,你看那不是我娘吗!”白孝夜高兴的指着说。

    白益涵眯起眼仔细一瞅,“好像是。”

    苏香薷也看见他们了,牵着乖宝过来了,“你们咋来这卖了?”

    “来送货啊,人家定的。”白益涵说道。

    “娘,我弟他们进去啦?”白孝夜关心的问。

    “天没亮就进去了,也不晓得咋样了。”

    此时在里边的白孝来已经答完题了,正站起来在他的小房间里做初中的广播体操舞动青春。

    “一二三四,二二三四……”在没打扰别人的情况下,白孝来在里边蹦蹦跳跳,一会做伸展运动,一会体侧运动,反正没闲着。

    偶尔有路过的考官们只是好奇的瞅他一眼,并没有说什么,白孝来也适时的停下冲他笑笑。

    过了会儿,锣声响了五声,甭管你写没写好,都得立马停笔,衙役们也立刻握着刀过来挨个收试卷,

    主考官站在台上大声喊:“诸位稍作休息,一个时辰后开考。”

    白孝来做完最后一个运动长长的舒了口气,拿起纸直奔厕所那边。

    厕所是露天的,大家伙凑一块也布说话,就专心致志的低头解手,有些人还会用余光去瞅别人的。

    白孝声就被隔壁的瞅了一眼,他冷哼一声,扭头就走,心里想都是男人,咋跟没见过一样。

    白孝来回了小房间,拿出石灰袋和小木碗,泡面加水往碗里一放,石灰放在下边的碗里,不一会儿就咕嘟开了,面也煮开了,调料和香油一洒,香味立刻弥漫在周围。

    旁边的大爷手中拿着干粮,一口凉水一口馍的在那啃,看的让人很是可怜。

    白孝来从篮子里翻车一只梨扔了过去,对大爷作了个吃的手势。

    大爷拿着梨拱手道谢,随后擦擦放进嘴里边吃了。

    白孝风在后边大口嗦泡面引起了周围人的极度不爽,这啥啊,不仅闻着香,而且还是热食。

    “嘶~”白孝风不在意周围射过来的眼刀子,你看你的,我吸溜我的,吃完一袋觉得不太饱,他又那出饼干在那嘎吱嘎吱嚼着,渴了就喝点杯子里的热牛奶。

    这杯子是被白初夏施过法的,效果就跟现代的保温杯差不多,最多能保持两天的热度。

    “呼~”吃饱喝足了,白孝风长舒一口气,裹着毯子往木板上一躺,取了一块砖头当作枕头枕在脑袋下边,不一会儿,想房间里边传来他微重的呼吸声。

    书院外边,白初夏正跟她奶合计在府城买给铺面开蛋糕铺子。

    祖孙俩边走边看,有铺子要卖的就进去打听价格,合适的价格就记下来考虑,要是不肯降价的就放弃。

    看了一圈的铺面,要卖的都不是闹市区的铺子,挨近闹市区的铺子价格贵的吓人。

    “奶,挨府衙那的咋样,平时要遇见有*的,咱直接拐角就报官。”白初夏挽着她奶的胳膊提议说。

    苏香薷一口否决,“那家以前做寿衣铺的,风水不好。”

    “这有啥的。”白初夏毫不在乎,“咱请个先生过来看看呗。”

    “还有哪家啊?”苏香薷拿过她手中的名单看。

    “不然就是挨着城南那的。”白初夏指着名单说,“人家说那都是大户人家,没啥人去逛。”

    “不急,咱们再看看。”苏香薷收起名单,随后想起有件事还没做,对孙女说:“你先回去找乖宝玩,我去办事。”

    “哦,那你定哪家告诉我一声啊。”

    “指定告诉你。”苏香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