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田园娇女小兔妖 > 第一百九十九章

第一百九十九章

阿宁快逃丷创作的《田园娇女小兔妖》, 第一百九十九章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用过晚饭已是八点多了,天色已经漆黑,小乖宝一直趴在云怿旁边撒娇说哥哥你住下吧,天黑赶路不安全。

    千山因醉酒早已躺沙发上呼呼大睡了,方清清给他拿了厚被子盖在身上。

    “住下吧,天黑骑马不安全。”苏香薷在旁边笑眯眯的说着,心里想这天乌黑的,万一拐道跑沟里去了。

    “叨扰了。”少年礼貌的说,心里想的却是日后怕是再没机会像今天这般自在了。

    小乖宝开心的拍手,急忙跑回自己房间将他的枕头被子都理的妥当,又让他娘拿了一床新被。

    “那个……”方清清不太习惯称呼他小公子,感觉挺奇怪的。

    “给我的吗?”云怿看到她手中的衣服问。

    “嗯呐。”方清清点头说,“娃他爹的睡衣,你别嫌弃。”

    “谢谢。”云怿伸手接下。

    随后方清清便嘱咐小乖宝带云怿去洗漱。

    一大一小抱着睡衣,小乖宝推开浴室的门,里边两个大浴桶,一个是女士用的,一个是男士的,入口处还搁置了拖鞋。

    “哥哥来。”小乖宝招呼他,将自己衣服放到了长椅上便开始*服。

    “这屋搭了火墙吗?”云怿边脱边问,进来时就觉得特别暖和。

    “嗯。”乖宝点头,解释说:“姐姐天天都要洗澡,爹怕她受凉,就给搭了火墙。”

    “来。”云怿踏进浴桶,伸手抱起孩子,两人在一个浴桶里边洗。

    小乖宝有些兴奋,倚在云怿怀里说:“哥哥,我今晚可以跟你睡觉了耶!”

    “我也很开心啊!”云怿捏了捏小孩的鼻头笑着说。

    “那我们快洗!”小乖宝说着拿起旁边澡巾要给云怿搓背。

    “这是什么?”云怿拿起浴桶旁边的一个圆形的小桶。

    小乖宝凑过去闻了闻味:“应该是沐浴露吧。”

    “擦身体的?”

    “嗯,会起好多泡泡呢。”

    两人互相搓完,小乖宝用手撅了一大捧出来搭在身上开始搓。

    “哎,真的有泡泡。”小乖宝一脸惊讶的看着,他用手捧起沫子轻轻一吹就飞到了云怿的身上。

    洗完后在乖宝的帮助下,云怿扣上了这奇怪的睡衣,抱起小孩快步跑回了房间,外面太冷啦。

    两人在被窝里待了会儿,小乖宝像是想起了啥又爬出来开门直奔白初夏的房间里。

    “找啥呢?”白初夏回来拿浴巾正好看见小孩在她桌上闻来闻去的。

    “姐姐你那个香香还有吗?”小乖宝仰头看她。

    “你不是不乐意擦吗。”白初夏边说边从柜子里拿出一盒新的,这是她在胭脂铺里寻到的粉,买回家添了点猪油熬成了固体霜。

    “姐姐这是啥?”小乖宝拿起一根圆柱形的东西问。

    “口霜。”白初夏将身体霜递给他。

    小乖宝拿着两样东西跑回房间里,像献宝似的递给云怿。

    “擦脸的?”

    “嗯。”小乖宝点头,将盒盖抠开抹了点在手上,给自己的脸上脖子上能擦的地方都擦了一遍。

    云怿见状照做,拿起盒子挖了一块在手掌心抹匀,擦脸的时候,一股梨子的清香扑面而来。

    “哥哥,这个给你涂嘴。”小乖宝将口霜拧开。

    云怿连忙躲开,“我不擦口脂。”

    “不是口脂,是口霜,管嘴干的。”小乖宝解释说。

    云怿这才放心的在唇上涂了涂,涂完后上下嘴唇一抿,亮晶晶的。

    “哥哥我能躺你怀里睡不?”小乖宝凑过来,脚丫子冰凉的往云怿身上一靠,舒服的伸了个懒腰,“哥哥你好热啊。”

    “睡吧。”云怿躺了下来,伸手环抱住乖宝。

    浴室里边,白初夏发现她好不容易做出来的护发膏被挖了一大块,用脚趾想都知道是乖宝挖的,那手指印还在上边呢。

    夜晚无聊,小乖宝被云怿抱着热的睡不着,用脚蹬了被子又觉得冷,盖上又热。

    “睡不着了?”云怿问。

    “有点热。”小乖宝说。

    云怿拉着小孩进被窝,伸出一只手在外边轻拍被子哄他睡觉。

    过了会儿,耳边传来乖宝微重的呼吸声,云怿才闭上眼睛睡觉。

    夜深了,窗外只有呼呼的风声。

    云怿是被渴醒的,今晚的火锅吃太辣了,他瞅了眼旁边的小孩,睡的正香,云怿小心的掀开被子,又给他掖好被角后才端起烛台出去找水喝。

    他穿着黑色睡衣端着烛台推开门,大门没锁,走到厨房门口跟正在披头散发啃梨的白初夏撞了个面,晚上麻酱吃多了,嗓子渴的很。

    戴着兔耳帽的白初夏见来人也是一愣,忙侧身躲开让他进去。

    “有热水吗?”云怿举着烛台问,一闪一闪的烛火映得他像鬼一样。

    白初夏摇摇头,今晚的热水都被她用完了,不然她也不会啃梨吃。

    “有梨。”白初夏甩着兔耳帽从橱里面翻出一个大梨递过去,“洗过的,放心。”

    “谢谢。”云怿接过来就咬,透心凉。

    白初夏侧身过去打算回房间,刚出了厨房门就听见她奶房间门嘎吱一声打开了,出于不知道为啥的本能反应,她连忙跑回厨房蹲在了灶膛后边。

    云怿举着烛台打算去问怎么回事,就看见苏香薷来了。

    “小公子啊,是不渴了?”苏香薷看见他正捧着梨吃。

    “嗯,有点。”云怿放下烛台。

    苏香薷一听渴了,心想哪有让人渴了啃梨吃的,说着就挽起袖子,“我给你烧点热水喝喝。”

    这给灶膛后边的白初夏吓得不轻,差点就要蹦出来了。

    云怿竟紧张起来,忙走到苏香薷面前拦着,“不用不用,您快睡觉去吧。”

    “不麻烦的,一会儿就好了。”苏香薷说。

    “没事的,我不渴了,夜凉,您回去睡觉吧。”云怿说完将烛台递给她。

    “哎,那行。”苏香薷见他这样说也只能同意,举着烛台回了房间。

    听见老太太房间的门嘎吱关了起来,白初夏心虚的拍拍心口,一*坐在了板凳上。

    透过月光,云怿看着戴着兔耳帽的小姑娘,忍不住伸出了手去摸了摸。

    白初夏一怔,拍心口安抚自己的手瞬间停住,一片寂静,她只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