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田园娇女小兔妖 > 第一百九十八章少年你的脸很红啊

第一百九十八章少年你的脸很红啊

阿宁快逃丷创作的《田园娇女小兔妖》, 第一百九十八章少年你的脸很红啊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哎呦,挺精致呢。”白孝来瞅了眼说。

    白初夏小心翼翼的端着两杯饮品,“家里没茶叶了,我只能搞点奶茶呗。”

    一路小心护着手里的奶茶端回了家,却不见沙发上的仨人。

    小乖宝正牵着云怿到白初夏房间里参观了。

    “哥哥你看照片,我姐姐画的呢。”小孩手举照片笑眯眯的说。

    “嗯,真好看。”

    “这些都是我姐姐自己捏的呢。”

    “这是你姐姐闺房?”千山傻眼了,慌忙放下泥塑出去。

    云怿紧随其后,抱着乖宝出了房间,咚的一声关上了门。

    白初夏端着两杯奶茶睁大眼睛疑惑的望向他们,没事去她房间干啥。

    云怿的耳朵忽地一下红了起来,佯装镇定走到沙发那坐下。

    “喝茶。”白初夏将茶放下,随后转身便出去了。

    云怿看着小姑娘背影,细细回想她刚才对自己说话的样子,好像是没有生气,也没有姑娘家的……羞意?

    “乖宝,以后不许带别人去你姐姐的闺房知道吗。”云怿对小孩叮嘱,刚才他太失礼了。

    “哦。”小乖宝懵懵的点头,不明白是为啥。

    厨房里边方清清看着一堆东西在思考吃啥才能让人家满意,铁锅炖鸭子?这天都要黑了能炖烂骨吗。

    “吃火锅呗娘。”白初夏提议说。

    “没酱啊。”方清清摊手,总不能让人家光吃盐水锅吧。

    “有!我现在就去磨芝麻酱!”白初夏兴奋的说,她爷刚买了芝麻回来准备洒烤鸭上的。

    “行,去吧。”方清清挥手。

    这会儿堂屋里的几人已经聊开了,白孝来自来熟,几句话就跟千山打开话匣子了。

    “叔,这是谁啊?”千山指着墙左边的照片问,上面小人的笑容格外灿烂。

    白孝来凑上前看,“我跟你婶儿,你妹子给画的。”

    “墙上这么些都是妹子画的啊?”千山一脸惊讶,他没想到一个普通的农家女竟会画画。

    小乖宝待的无聊了,拉了拉云怿的手小声的说:“哥哥,我们出去玩吧。”

    “好。”云怿点头,跟白孝来说了一声后就抱起小乖宝出去了。

    白初夏正在门口捣鼓她的小石磨整芝麻酱,一大把的芝麻就出了一小碗的酱,这给小姑娘急坏了,磨到啥时候才能实现麻酱自由。

    听步晓人,白初夏头也没抬直接说:“乖宝,去爷那再弄点芝麻给我。”

    “哦。”小乖宝应声。

    云怿将他放了下来,自己蹲在白初夏旁边看着她捣鼓小磨。

    “我来试试。”云怿说。

    “好。”白初夏站起来让出位置。

    只见云怿一手按住石磨,一手摇起拐子,里边的芝麻咔咔被磨碎了。

    “添些。”

    白初夏立马蹲下来往里边添了水和芝麻,小乖宝这会带了一袋子芝麻来了。

    “给我吧。”白初夏拿着小勺往磨眼里舀添芝麻。

    一人磨芝麻,一人添水,磨出一大碗后白初夏才说够了。

    方清清熬的汤底也好了,一个野椒辣锅,一个清汤锅。

    “老白,把阳台灯点起来。”方清清喊了一声。

    “走吧,吃饭了。”白初夏说,端着一碗酱去了厨房,她娘已经将能拌的小料都备好了,葱花野香菜、腐乳豆酱、还有个甜辣味不明酱汁。

    阳台上架起火锅桌,两口汤锅往桌洞上边一放,里边点起木柴升火,既能取暖又能吃热食。

    “让一下下。”白初夏端着一托盘的小料来了。

    桌上的菜已经备好了,鸭肉片,鸭肠,鸡爪、腊肠一些荤食,还有速冻的冻豆腐和一些现打的肉丸子。

    “简餐,随意吃。”白孝来乐呵呵的招呼两人。

    “叔,这直接烫啊?”千山好奇的挑起一根鸭肠问。

    “直接烫,再蘸点小料,倍儿香。”白孝来扭头一看,闺女正在调。

    “闺女,给你哥调碗。”

    “哦。”白初夏应声,心里边却惊讶,这才多久啊,她爹就跟人家熟起来了。

    惊讶归惊讶,她先给云怿调了碗没有香菜的油碟,千山的也是一模一样的油碟。

    “妹子,这直接蘸油吃啊?”千山抬头问她。

    这口地道的北方方言差点让白初夏破防,她拼命的忍住笑向千山点头,“直接蘸就行。”

    一根白菜往麻酱里一裹,白初夏香的眯起了眼睛,直接感叹,我记忆里的味啊!回来了!

    云怿挑起一根辣汤锅里的鸭肠蘸了蘸油碟,一口下去整个人差点呛没,整张脸被辣的通红。

    “快拿牛奶来!”方清清拍了下闺女,瞅你给人调的料,人都没吃过辣椒,你就给他整这么辣的玩意。

    白初夏着急忙慌的端来一碗牛奶,云怿不顾形象了,一口干掉了半碗牛奶。

    “咋样啊孩子?”方清清担忧的看他。

    云怿揉揉眼角被辣出来的眼泪,忍着嗓中的不适,沙哑的说:“好多了。”

    方清清一记眼刀子飙向闺女,瞧瞧,你给人小伙子整的,嗓子都哑了,这饭还咋吃啊。

    白初夏一脸心虚的说:“对不起啊,我给你调个不辣的。”

    “没事,烈酒跟这个差不多辣。”云怿笑笑。

    饭间,白初夏一边涮菜一边偷偷打量云怿,担心他会有啥事。

    “来,吃肉。”方清清招呼说,放了好些肉在清汤锅里边。

    白孝来和千山两人已经喝开了,两个人的脸红通通的一片。

    “叔,您讲的太对啦!”千山像是遇到知音一样握着白孝来的手感动的说。

    “来,咱继续!”白孝来倒起一碗酒继续与他碰。

    小乖宝被辣的直吸气,但还是忍不住吃辣的,太香啦。

    “你没事了吧?”白初夏悄*的问,她不是故意的,只是想着他俩没吃过辣椒,想给他们尝尝,反而忘了提醒他们这个很辣。

    云怿摇摇头,“没事了。”

    白初夏这才放下心继续欢快的涮菜吃。

    方清清见盘里的菜被涮了一大半,寻思着应该是不够吃了,她便又下楼再去切些肉和菜。

    “这辣的是什么东西?”云怿问。

    “野山椒,我爹在林子里采的。”白初夏解释说,她本来想试试种的,结果种子全烂地里了。

    “姐姐,我想吃烤肉了。”小乖宝红着小脸说。

    白初夏瞅他一眼,不好意思的对云怿笑笑,“娃惯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