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田园娇女小兔妖 > 第一百九十四章

第一百九十四章

阿宁快逃丷创作的《田园娇女小兔妖》, 第一百九十四章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刚进门的父女俩一看院里乱糟糟模样,“咋了啊这是?你们砸院子啦?”白孝来问,再凑近看,媳妇儿子的眼睛红通通的,像是刚哭过。

    “没啥事。”方清清擦掉自己脸上的眼泪后俯身抱起小乖宝,“你俩快点搬,我不想再来这了。”说完后方清清头也不回的走了。

    父女俩互相对视,一脸不理解,这是发生啥事了,咋大的小的都哭了。

    抱着儿子回到新家的方清清一言不发,默默的给小乖宝铺床。

    “娘。”小孩一脸乖巧的拉拉她的衣角。

    方清清看了眼可怜巴巴的儿子,伸手将他抱坐在床上。

    床垫子是她新缝的,里面放来好些棉花,就怕木头床咯道小孩。

    “娘。”

    “乖乖,你不是捡来的,你就是娘亲生的晓得不?不许听那泼妇瞎咧咧。”方清清抱着儿子安慰他,亲了口他的小脑门认真的说。

    “许是大伯母气急才会骂我吧。”小乖宝抬头忧愁的说。

    方清清看着小孩一脸乖巧的样子,心疼的抱住他说:“以后咱们不搭理她就行,你也不能因为她说的胡话瞎想晓不晓得?”

    小乖宝点点头,笑眯眯的说:“我知道啦娘,我不会瞎想咧。”

    “嗯呐!”方清清见儿子露出笑容,她心中的担忧才散去,脸上也跟着笑了起来。

    父女俩在隔壁将东西全部搬完,又给院子整理了一遍后才回来。

    到家门口时,白孝来拉住白初夏说:“闺女,你待会去问问你娘刚才咋了。”

    “行。”白初夏点头,抱着自己的东西回了房间。

    而缩在被子里的李莲花浑身抖的不行,嘴里直念叨有妖怪有妖怪。

    白孝夜从镇上回来见她这副脏乱不堪的模样,心中嫌弃的不行,直接拿了衣服抱着自己的被褥去了白孝风的房间住。

    “丫啊。”苏香薷乐呵呵的去了新家。

    “奶。”白初夏欢快的从房间跑出去,拉着她奶就去老太太的房间。

    打开门,入目就是嫩青色和米色相间的落地纱幔随着微风轻荡,入口处有个小柜子,上边放了个花瓶还摆了朵花,床头那处有张大大的桌子。

    苏香薷看得喜从心里,“这你们给我捯饬的呀?”

    “我弄的。”白初夏笑眯眯的说。

    “真好看。”苏香薷进房间到处寻摸,每个柜子抽屉都打开看了一眼。

    苏香薷走到窗户那一看,心中咋舌,“咋弄这么多布挂这,多浪费啊!”出于本能反应就要伸手扯下来。

    “哎奶。”白初夏连忙阻止,伸手将窗帘一拉开,夕阳透过窗户照了进来。

    “好看不?”白初夏问。

    “好看。”苏香薷点点头,心中还是有些可惜,“太浪费布啦,这得能做多少件服啊。”

    白初夏笑眯眯的挽住老太太胳膊说:“奶,咱们住房间就得舒心才是,您看着高兴就是不浪费呀。”

    苏香薷无奈点看了眼小孙女,“就你嘴甜。”

    “奶,你试试床。”白初夏将她拉到床上坐着。

    *刚挨到床,苏香薷猛的一抬,伸手掀开床单,“乖乖,这全用棉花铺的啊?”

    “是呀,我娘新做的,怕床板太硬给您和爷爷身体咯疼了。”

    “丫啊,奶跟你爷不怕被咯,你告诉我,你们床铺是不是都这样的?”苏香薷连忙问。

    白初夏点点头,“是呀。”

    老太太一听是,心里瞬间疼了起来,这得造多少棉花啊,太能造了啊!

    “奶,你放心吧,都是陈棉做的。”

    “陈棉也心疼啊。”苏香薷一脸可惜的说。

    白初夏摊手,满脸笑容的安慰她:“都缝里边去啦,可惜也没有啦!”

    “走,带我去瞅瞅你房间。”

    白初夏带着她来到自己房间,入眼的就是一张窗户边的大床,被套是嫩*,上面绣了三根超大的胡萝卜,床单则是全黄的,床上还放了俩抱枕,一只猫头和一个滑稽,这是白初夏磨了她娘好久才给做的。

    苏香薷走过去摸了摸*窗帘布,原来是麻布做的,老太太不心疼了,双手往旁边一拉窗帘,“你这窗户咋那么大。”

    “大的好看呀。”白初夏探出头,刚好能看见旁边的景色,是任然家的菜地。

    祖孙俩在房间里待了会儿,白初夏趴在床上看着她奶。

    “奶,咱俩说件事呗。”白初夏笑嘻嘻的移过来。

    “啥事啊?”苏香薷正在看泥塑的十二生肖。

    “就是乖宝嘛,你晓得的。”

    “嗯?”苏香薷扭头看向孙女,“乖宝咋了?”

    “奶,乖宝现在大了,别告诉他身世成不?”

    “乖宝不是我亲孙吗?”苏香薷看着孙女一脸疑惑,“是不是谁在背后说啥了?”

    “没有的事。”白初夏连忙坐起来解释。

    苏香薷不干了,冷哼一声,“指定是那糟妇,我下午家来就看见她没出来过,饭不做地不扫。”

    白初夏一脸尴尬,只能扯起一抹笑容应着。

    “以后让乖宝不要搭理她。”苏香薷叮嘱道,“还有你也是,有事没事别搭理她。”

    “嗯呐。”白初夏连连点头,这样子的奶奶她好爱!

    晚上时候,苏香薷回家去了李莲花房间里边,点上油灯就看见一个蓬头垢面的妇人缩在被子里。

    苏香薷见她这模样也不想说啥,说一千道一万,她就是不听,“起来拾掇拾掇吃饭!”

    “娘!”李莲花连忙从被子里边滚出来抱住苏香薷的腿,“方氏是妖怪!她是妖怪!”

    “你说啥胡话呢?”苏香薷一脸不明的看她。

    李莲花连忙掀开头发,手指着左脸上红通通的巴掌印,“娘你看,这就是她给我抽的,她是妖怪!”

    苏香薷气的无语,“你自己不想想,那说的那些话搁谁听见不抽你啊?”

    “娘!不是啊!”李莲花慌忙站起来解释,脸上满是泪痕,拉起苏香薷就往院子里跑。

    “干啥啊?”苏香薷一脸不明。

    李莲花站在厨房门口,指着苏香薷那边说:“她就是站你那打的我!她都没过来她咋打我?她是妖怪啊娘!”

    “你干啥啊?”白孝夜黑着脸看她。

    李莲花见有人来了像是看见了救星,连忙扑到白孝夜跟前,扯着他裤腿喊:“方氏真的是妖怪!你们咋就不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