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田园娇女小兔妖 > 第一百八十三章

第一百八十三章

阿宁快逃丷创作的《田园娇女小兔妖》, 第一百八十三章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白孝来正在往土窑里边塞铁钩子,两座土窑里边各按了五根铁钩,烤的时候直接将鸭子挂铁钩上就可以了,不用像之前一只一只的往里塞着烤。

    “姐姐你回来啦!”小乖宝欢乐的跑过去。

    “嗯呐。”

    “姐姐你看咱们家的房子。”小乖宝边说边拉着白初夏往隔壁走。

    房子已经到了加顶阶段,这些日子一直是天气晴朗的好天气,新搭的砖头干的很快。

    “哇。”白初夏惊讶的摸了摸新房子,头一回看见纯人工盖房子的,古代人民智慧真多啊。

    “夏夏,你过来看看这弄的行不行?”白孝来在门口那喊了声。

    白初夏回了院子瞅瞅土窑里铁钩,大小正合适,铁钩间的相差距离也很好。

    “爹你搭的好好啊。”

    “那可不,也不看看我是谁。”白孝来意的说。

    白孝夜正跟着白益涵去河边处理鸭子了,打算先把鸭子全拔毛了后留到明早上再烤。

    “你家哪又弄来这么多鸭子啊?”同村的大娘端着洗菜盆过来满眼羡慕的问,天天都能闻见村尾这飘过来的香味。

    “我家媳妇买的,留做着卖。”白益涵笑呵呵的说,手上不停的给鸭子拔毛。

    “你这下水卖不?”大娘一边洗菜一边盯着旁边的下水问,他们家都许久没见过荤腥了。

    白益涵小小的犹豫了一下便直接说:“卖,你给五文钱拉倒。”

    “哎行,您等着我啊!”大娘立马起身,风一般跑回家去拿钱。

    “爹,娘回来问起来咋整啊?”白孝夜担心的说。

    “就这点下水有啥稀罕的。”白益涵毫不在乎的说。

    大娘取了钱回来,她身后还跟着其他妇人,都是要来买下水的。

    “他叔,给你钱。”刚才的大娘笑呵呵的将钱递过去,端着菜盆回家了。

    其他人也连忙往他手里边塞钱买下水,不一会儿,九只鸭子的下水和鸭血就全被分光了。

    等洗完鸭子回去,白初夏取了粉条放水里边泡,打算今晚做鸭血粉丝汤解解馋。

    “爷,鸭血呢?”白初夏看着他俩的盆里问。

    “卖了。”白益涵说,掏出两文钱给了她,“买根糖葫芦吃去。”

    “啊?”白初夏拿着两文钱愣在原地,咋洗个鸭还把鸭血给卖了。

    鸭血粉丝汤吃不成了,粉条也只好装回了袋子里边。

    过了会儿苏香薷赶着牛车回来了,一路上都在嗅村里的味。

    “她婶,炖肉吃呢?”苏香薷乐呵呵的打了声招呼。

    “哎呀,哪是肉啊。”大娘笑笑,“是从你家买的下水跟鸭血,今晚上煮给我男人解解馋!”

    “那不丑啊,再配点小酒可不滋润了。”苏香薷说道。

    大娘爽朗的笑了起来,拿着菜刀回屋切菜去了。

    回了家白初冬直奔厨房倒水喝,正瞧见白益涵整坐灶膛后边,“爷,你在做啥啊?”

    “煮点玉米粥,你问问你奶炒不炒菜吃。”白益涵说。

    “哦。”

    不等白初冬出去,苏香薷就进来了,直接问老爷子:“哎,你下水卖了多少钱啊?”

    “没得多少钱,我给搁桌上了,你自个数去。”白益涵含糊着说。

    老太太立马回了房间数钱,一数才二十多文钱,“臭老头,还就会大方呢。”

    “奶,我爷问你炒不炒菜吃?”

    “炒啥啊,那菜不都卖给人家去了啊!”苏香薷站在门口叉腰大声的念叨,“这要是搁闺女铺子里的卤卤卖也不能就才这点钱啊。”

    白益涵没作声,自知理亏,默默的在厨房烧好晚饭后才出来。

    “吃饭啦,下回不卖了。”白益涵拉拉老太太的胳膊哄着。

    “哼。”苏香薷扭头进了厨房。

    次日清晨,鸡鸣声叫醒小村子,干活的人伸了个懒腰便起床洗漱去了,妇人们给被窝里还在睡的娃子掖好被子后便去了厨房给一大家煮早饭。

    白家的大人们从睡梦中醒过来,白益涵第一件事就是去给土窑里点起火将窑烧热,干柴在火里边咯吱咯吱的烧着。

    苏香薷一大早抱着她和老伴的脏衣服去河边洗,像这样力所能及的事情她从来不会要儿媳妇伸手去洗,指不定人家还嫌弃老年人呢。

    白益涵煮好了早饭便去孙女们的窗户口那叫她们,“丫啊,起来吃早饭啊。”

    “乖宝啊,去喊你姐起来吃早饭。”白孝夜推推手边的侄子说。

    “哦。”小乖宝麻溜的跑回房间。

    白初夏这会儿已经睁眼了,但还处于半醒不醒的状态,眼神呆呆的望着头顶。

    “姐姐,起来吃饭了。”

    白初夏扭头看了眼弟弟,“我不想吃。”

    “那你想干啥呀?”小乖宝在床边溜溜的玩着小汽车。

    “我再睡会。”白初夏说完便将头蒙回被窝里继续睡。

    忙完了清早的事情,白初冬和白初雪着手准备明天的半成品食物,一直都是这样,今天准备明天的,明天准备后天的。

    半成品食物就是那些蛋挞皮、汉堡包、烤好的小蛋糕、摊好的蛋皮。

    家里边三位读书人齐聚堂屋里刷题看书,任然也加入了进来,坐在白孝来旁边偶尔指导他一些问题。

    “哥,你这个弯弯曲曲的是啥啊?”白孝声看着他试卷上选择题疑惑的问。

    “夏夏给我整的题。”白孝来笑呵呵的说,将手中试卷翻了面。

    任然一听是白初夏出的题也凑了过来,“叔,能给我瞧瞧吗?”

    “没得啥好看的。”白孝来笑着说。

    没看到试卷,任然只能遗憾的坐回旁边,偶尔瞅一眼旁边的白孝来,企图能看见他手里边的试卷。

    白孝来刷了会儿题便感觉脑子累了,抬脚出去看房子建造的咋样了。

    “早安爸比~”白初夏叼着牙刷打招呼。

    “灶膛里给你捂了山芋呢,洗完快去吃。”白孝来笑眯眯的说。

    “好的呀。”白初夏快速的刷了牙,顶着兔耳帽去了厨房掏山芋。

    山芋的灰烬捂的已经熟透了,表皮是灰不溜秋的,她刚洗干净的手又弄脏了。

    “快换衣服去,我给你揭皮。”方清清催着闺女。

    “谢谢妈咪~”白初夏伸手比了个心心,甩着兔耳帽回房间。

    “那是?”任然正好瞅见白初夏一蹦一跳的样子。

    “我家三丫,咋了啊?”白孝声问。

    “没事。”任然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