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田园娇女小兔妖 > 第一百八十一章

第一百八十一章

阿宁快逃丷创作的《田园娇女小兔妖》, 第一百八十一章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娃们咧,出来吃饭啦!”苏香薷拿着个大勺子站在厨房门口喊。

    “吃饭啦吃饭啦。”白孝来丢下笔欢快的跑了出去,见到又是玉米山芋粥,脸上的笑容消去了,“娘,咋又是玉米粥啊?”

    “哎,玉米粥咋了?吃不得你了啊,这青黄不接时候,人家还不一定有这粥呢!”苏香薷念叨着嫌弃的看了眼他。

    “嘿嘿。”白孝风端了碗粥幸灾乐祸的笑笑后从他身边走过去。

    苏香薷见二儿撂了碗走了,连忙追出去:“哎你去哪啊?不吃饭啊?”

    “不饿。”白孝来回了一句。

    晚饭过后,老两口在床上合计卖烤鸭的事儿。

    “牛车呢咱们出钱,鸭子咱们跟老大一人一半咋样啊?”苏香薷问,她心里边寻思老大家全靠俩闺女拿工钱,李氏天天耗家里边也没得钱,老大呢偶尔去寻点活儿,估计也挣不了多少钱。

    白益涵点点头同意,又说道:“我看行,等这生意稳定了,咱们就不跟着他掺合了,由他自个做去,做好做孬就看他们自个。”

    “还有咱三丫,不能让她白给咱们。”苏香薷说道。

    “咱能给啥啊?”白益涵问,他能想到的只有小孙女想吃啥想玩啥了就去寻给她。

    苏香薷看着自个的体己钱,拿出二百两递给老爷子说:“你明儿个拿点钱去金铺先打个金耳坠,要足金的。”

    “啊?”白益涵寻思老太婆脑子是不是坏掉了,打金耳坠干啥。

    “先慢慢弄,等三丫出嫁时总能凑齐五金的。”

    “哎,行。”白益涵点点头。

    同样在合计的还有李莲花,她知道这个事后一直没睡着,满心都是兴奋。

    “哎,我跟你讲,咱身上可没多少钱。”李莲花掏出钱袋数出十两银递过去。

    白孝夜腾地一下从床上坐起来,“你糊弄谁呢?这点够干啥?”

    李莲花一脸疑惑的说:“明天爹不是跟你一块去,你让他们出点钱,你再出点不就够了吗?”

    “你也有脸让老人家出钱。”白孝夜无语的说道。

    李莲花炸毛了,拉着他掰扯念叨:“哎,我咋没脸了?咱们有多少钱你不晓得啊?”

    “行了,我不想跟你说!”白孝夜不理她,直接蒙被子睡觉。

    气的李莲花坐在床边恨不得打他两巴掌,但想想这男人还是自己费力吧啦的给找的,要怨也只能怨自个!眼瞎了看上这人。

    次日一早,隔壁的工地便开工了,白初夏被这叮当乱凿给惊醒了,忽然想起来今天还要陪她爷去镇上,睡意立刻没了。

    “早啊爹,晨读呢。”白初夏笑眯眯的打了声招呼。

    “嗯。”白孝来现在开始主动学习了。

    收拾好后几人便坐上牛车出发了,车上的东西多,坐到村口那,白初夏便跟着她爷下车去坐别叫的牛车。

    一路颠颠簸簸到了镇上,交了六文钱便下来了。

    “丫,你先跟你奶去铺里,我跟你大伯去买辆牛车再去找你。”白益涵吩咐道。

    “爷,我也想去看看行不?”

    “那里头味儿大,你受得了啊?”白益涵惊讶的问。

    白初夏连连点头,三个人一块去了专门卖牲畜的东市。

    刚走到里边她就后悔没听她爷的话了,这里面的味道一言难尽,牲畜的屎臭味,烂肉烂菜的腐烂味,闻一下简直要*了。

    “呕…”白初夏实在没忍住,蹲在路边伸舌头呕了一下。

    白益涵连忙拍拍孙女的背,担心的问:“咋样啊?不然你外去等着。”

    白初夏摇摇头摆手,将袖套拉了上来捂住口鼻,她娘做的袖套真好,在这时候派上了用场。

    “爷,咱走吧。”白初夏眯眼捂着口鼻闷闷的说,她都感觉眼睛被臭味熏疼了。

    三人东逛西逛总算在最后头找到一家卖牛的。

    白初夏看见旁边还有卖下水辣汤的,好奇的点了一碗。

    “大爷,您瞅这牛,牙齿康健,舌头也没厚苔,特能跑。”卖牛的是位中年男人,估计是个牛贩子,正拼命的向白益涵介绍这牛的好处。

    下水辣汤上桌了,有股不明的味道扑面而来,白初夏用勺子搅搅正准备喝,忽然看见汤的表面漂浮了一截不明蔬菜,她捞起来仔细的瞅了眼,好像是韭菜。

    “呕…”白初夏连忙丢下勺子捂嘴跑开,心里边悔恨,不住的自问,还馋吗?啊?还馋吗?

    “咋呕了啊?”白孝夜过去看她。

    “没事。”白初夏无奈的站起来,脚步虚浮的去找她爷。

    白益涵看上了这头牛,正与那牛贩子交涉价格。

    白初夏看了看黄牛,嗯,是头好牛,她爷没看错。

    牛贩子一脸无奈,“大爷,你砍的太厉害啦,真给不了这价。”

    “那算了呗。”白益涵将褡裢往身上一搭转身就要走。

    “哎?”白初夏一脸不明,连忙跟过去想叫住她爷。

    白益涵小走了几步,心里想这人咋还不叫我啊,你倒是快叫啊。

    “哎哎哎,大爷。”牛贩子忙跑过去喊住他。

    老爷子心里偷笑,看看,还是我赢了!

    “得,我卖,十八两。”牛贩子说。

    “成。”白益涵笑眯眯的从褡裢中掏出银子递了过去。

    “爹。”白孝夜手里边也拿着银子。

    白益涵瞅了眼他,叮嘱一句:“快收好了,别被人摸去。”

    “爷,咱走不?”白初夏捂着口鼻虚弱的问。

    “走,去买车装上去。”白益涵牵着黄牛兴高采烈的出了东市。

    西市那边有专门买车厢和板车的,白初夏现在到处在找糖葫芦小贩,她现在急需甜甜的东西来洗嘴巴。

    “你饿啦?”白益涵看着她问。

    “不饿,就是想吃糖葫芦了。”白初夏说,正巧,小贩扛着把子从集市口出来了。

    白初夏哧溜跑过去买了一支,放嘴里边一咬,酸甜的味道立马将嘴里边那股臭味给驱逐了。

    “爷你吃不。”白初夏举着糖葫芦开心的问。

    白益涵摇摇头,“我不吃这玩意。”

    到了西市那边,他们找了家卖板车的铺子,边看车边询问这些价格。

    “这个为啥这么香啊?”白孝夜凑到一个马车车厢面前好奇的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