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田园娇女小兔妖 > 第一百六十六章

第一百六十六章

阿宁快逃丷创作的《田园娇女小兔妖》, 第一百六十六章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一连五天,白初夏都是呆在家里陪她爹刷题,白孝来每天固定刷两张试卷,刷完就出门,不给闺女媳妇留一丝念叨的机会。

    “*跟长针一样,天天往外跑。”方清清坐在门口给儿子做小书包。

    白初夏在屋里批试卷,边改边叹气,他爹靠着原身的知识答对前面的一些填空题,但后面新出的题十个得错七个。

    白孝来去田里转了一圈,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便双手插兜哼小曲回家了,“给我一杯忘情水,换我一夜不流泪……”

    边晃悠边踏进家门,一瞅闺女正拿着试卷坐房门口等他。

    “今天不做零食啦?”白孝来问。

    白初夏笑眯眯的摇摇头,“不做了,爹,来看看。”

    “咋啦?”白孝来摆出自己觉得挺帅一姿势。

    “爹,我给你讲讲后面的题啊。”

    “行啊。”

    父女俩进了房间,方清清拿起做了一半的书包也来了,就坐他们旁边看着。

    “爹,您前边的题做的没有任何问题。”

    “那可不。”白孝来骄傲的撑着下巴瞧闺女。

    “但是后边的新知识就不咋样了,您瞅瞅。”白初夏摊开前几天的试卷,指了指反面的题目。

    白孝来认真的盯着上面看,“这真整不明白。”

    “没事的爹,我分析分析。”白初夏按照上面错题顺序一题一题给她爹分析,有遇到不会的她就抄下来等明天去查书。

    方清清在旁边听得入了迷,时不时提问一句,这为啥啊,那古人为啥这么搞?

    白初夏结合了她了解到的情况,大胆的预测今年的论题应该是民生,因为有很多的东临难民涌入北渊,考官应该会根据这些来出题。

    “爹,您看您写的论题就特别好,思维不会像古代书生一样固定在书上,这不敢写那不敢写。”

    “哈哈哈,那可不看看我是谁,咱们可是千年后的人!”

    “夸你一句还得意了。”方清清在一旁说,用牙咬断了书包上的线。

    “娘你也给我做个呗。”白初夏看着小书包说。

    “你包呢?”

    “被乖宝拿起送人了。”白初夏说。

    “哦。”方清清觉得要找儿子说说了,咋送人东西都拿她姐姐的东西送。

    下午一点多时候,鱼塘村口来了一群不速之,为首的是个看着特别嚣张跋扈的婆子,进村就抓一个小孩问白家在哪。

    小孩害怕,伸手指了指白家的方向。

    婆子立马坐上轿子指挥随从们前往白家。

    到了门口发现白家的院墙都是泥搭的,忍不住往上啐口痰,“什么埋汰地方,真脏!”

    “你才脏呢!”两个宝从外面耍回来刚好看见婆子往他家墙上吐痰,立马拾起地上的泥块扔了过去。

    “啊!抓住那俩小子!”婆子气急败坏的指着两个宝。

    小福宝拉起弟弟的手就跑回家里,“二婶!娘!”

    “咋了?”李莲花忙出来问。

    在家的人听见娃的喊声后立刻都出来了。

    小乖宝指了指门口那,婆子正趾高气昂的仰着头打量这一大家子。

    “媳妇,带娃回屋去。”白孝来说道。

    “哎。”方清清连忙将两个宝唤回屋里边。

    “你们谁啊?”白孝夜和白孝来上前问道。

    婆子举手一挥,后边的随从立马将带来的东西搬到院子里。

    “我们呢是宋府的,我家少爷看上你家姑娘了,三天后我们来抬人进门,你们放心,是良妾。”婆子说完就遭到了小乖宝的泥块攻击。

    “qn!”白孝来直接拿起大扫帚往她们身上招呼赶人。

    “啥贱玩意啊!”白家的大人将院里东西全部抬了往地上一扔。

    “我警告你们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婆子举起手指恶狠狠的指向他们。

    “滚!”白孝夜一口痰吐出去,击中婆子的脑门。

    “啊!我跟你拼了!”婆子立马让随从们进门打人。

    白初夏在房间的窗户口悄悄的抬指,地上的泥块小石子噼里啪啦的往他们身上砸。

    “啊!乡野刁民!”婆子怒骂一句,在随从的掩护下灰溜溜的逃跑了。

    “滚n!”白孝来气的将他们带来的东西全拾起来砸了过去。

    隔壁的邻居纷纷探头,就瞅见一群人在前面逃,白家兄弟扛着锄头扫帚在后边追。

    刚逃到村口的小路上就碰见赶车回来的苏香薷,车上五人一脸疑惑的瞅着这群狼狈的人。

    “咋了啊这是?”苏香薷在村口停车拦下白孝来问。

    “回家说!”

    到了家里边,白家兄弟将刚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老太太。

    “欺人太甚!”苏香薷怒火一下子冒了出来,只后悔当时没用鞭子抽那群人。

    “家里娃们没事吧?”苏香薷连忙问,瞅见两个大孙子跑过来就放心了。

    “娘,是不是上回在街上找三丫的男人?”李莲花话一出口,白孝来黑了脸,一脚踹倒面前的小板凳。

    怒问李莲花,“啥意思啊,啥叫找三丫的男人?我闺女不认识任何男人!”

    李莲花作为大嫂被婆家弟如此教训,面上有些挂不住,“我不就问问嘛,要不是找三丫的男人,那这是谁家送来的礼啊?”

    啪的一声,巴掌落在了她脸上。

    “你不会说话就滚屋去!”老太太生气的说,她孙女们清清白白,咋到了这赖妇嘴里边如此不堪。

    李莲花捂着被打红的脸,流着眼泪跑回屋了,心里边却生出了小心思,她刚才瞅见人家搬进来足足有六箱聘礼,这家底得用多殷实,真是一个不知福的老太婆。

    “三丫……”苏香薷红着眼看向白初夏。

    “奶,我没事,没受欺负。”

    “哎,想吃啥啊今晚?”老太太担心的问。

    白初夏装作无事一样笑笑,“炒腊肉吃呗。”

    “行,那你去拿块洗洗。”

    把娃们都支出去后,大家伙坐一块商量这事咋办,可不能让人就这样天天来扰。

    “我去告官!我就不信没王法了还。”白孝来义愤填膺的说。

    白孝夜连忙劝住他,“你别急,听听娘咋说。”

    “老头子,你说呢咋整?”

    “我瞧这家来的人应该是啥大户,咱去告官不一定会赢。”白益涵忧愁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