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田园娇女小兔妖 > 第一百六十四章

第一百六十四章

阿宁快逃丷创作的《田园娇女小兔妖》, 第一百六十四章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哦。”小乖宝应声,将白初夏剩下的鸡架包圆了,小嘴上吃的都是油。

    一家四口在屋里拾掇拾掇便准备去镇上玩。

    “丫头们醒了没啊?”苏香薷赶着牛车回来了。

    “醒了醒了。”白初夏戴好围巾帽子准备出门。

    “你们都去啊?”苏香薷望着穿戴整齐的四口。

    “是哩,带乖宝去玩玩。”白孝来说,先抱着小孩上车。

    半路大家没事干,光听白孝来在考小乖宝的背诵了。

    “哎爹,你题刷得咋样?”白初夏碰碰他胳膊问,这几天她忙着做订单,就没陪着一块刷。

    “就那样呗。”白孝来背过身子含糊其辞。

    “哦。”白初夏瞧见她爹这样就知道了,指定是没刷多少题。

    到了镇上时,街道两旁又多了些杂耍摊子和小吃摊。

    一家人索性就在街上下了车。

    “玩会就家来啊。”苏香薷叮嘱道,“别乱花钱晓得不。”

    “晓得了。”白孝来回了一声,抱起乖宝走了。

    一家人四处逛着,方清清去了衣铺里定窗帘的颜色,一会摸摸蓝色的,一会摸摸浅黄的看啥都觉得好,在这几种颜色里犹豫不决。

    “别吃了,你也看看相中啥颜色了。”方清清推推旁边的老公。

    “就这种呗,耐脏。”白孝来指了指深蓝色说。

    “闺女呢?”

    “有点暗,买这种清新绿呗。”白初夏挑起一块说。

    “行。”方清清点头认可。

    跟掌柜讨价还价了一番,以三钱银成交了四匹布,一匹天蓝布留做沙发套,三匹*的留给房间里做大窗帘。

    “爹,是哥哥!”小乖宝拍拍白孝来的肩膀x开心的说,他刚瞅见千山了。

    “哪呢?”白孝来抱着孩子去门外看。

    “咦。”小乖宝扭头四处瞧着,刚才还看见的呢,咋又没了。

    “指定你眼花认错啦。”白孝来说道。

    “不会啊。”小乖宝挠挠头。

    “人家那么忙咋有空来这逛街。”白初夏在一旁说,怀里还抱着两匹布。

    走路上回去时,恰巧碰见了那日白初夏装哑巴戏耍的锦袍公子。

    “小骗子!”锦袍公子宋应一把拽住她的马尾辫。

    白初夏痛的啊了一声,街上的路人纷纷侧目看了眼。

    白孝来立马将闺女儿子护在身后,生气的问:“你谁啊?”

    “我是谁?”宋应像是听见什么好笑的话一样哈哈笑了起来。

    “鲨比吧这是。”白初夏嘟囔一句,揉了揉被拽疼的发尾根。

    宋应用手中的扇子指向白初夏,白孝来直接挡在了面前,丝毫不惧,“干啥玩意,光天化日想打我闺女?”

    宋应没搭理他,眼睛直勾勾盯着白初夏,“小娘子长得不错,明儿个我去你家送聘礼抬你进门做妾呀。”说着还想将手伸过去,不料直接被方清清隔空扇了一巴掌。

    “你敢打我!”宋应指着白孝来怒问,随即让家丁们上前揍人。

    “爹,小心!”白初夏一脚踹开举着木棍的家丁,怒视前面的四人,“爹你护着乖宝!”

    “小心着些!”白孝来放心闺女的武功,抱着小乖宝站到一旁。

    “哟,小娘子还会功夫呢?爷就喜欢你这么野的!”说着他便亲自上场一掌劈向白初夏。

    围观路人慌忙的退到一边,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帮他们。

    白初夏身姿矫健躲了过去,拾起地上的木棍打向宋应的背部,一脚将他死死的踩在地上。

    边打边骂道:“个小鲨比,敢打我?”

    家丁们见主子被揍得这么惨也不敢上前了,急忙跑回府去摇人。

    宋应被打得哎呦哎哟直嚎,“姑奶奶,女菩萨,求您饶了我吧。”

    “还敢不敢了?”白初夏用木棍杵在他眼面前恶狠狠的问。

    “不敢了姑奶奶,我再也不敢了!”宋应连忙拱手讨饶。

    “辣鸡。”白初夏骂了句,将木棍往膝盖上一抵,木棍直接被她硬生生的掰成两段。

    围观路人见好戏已经到末尾了,纷纷拎起东西抱起自家的娃准备走。

    家丁们在府里摇的人赶来时只剩下宋应一个人趴在地上揉着*哀嚎。

    “给爷查!我非得弄死他们!”宋应盯着一家四口的背影凶狠的说,光天化日竟让他丢脸至此。

    回蛋糕铺的路上,白孝来嘱咐儿子不要将这事告诉老太太,免得她会受啥*。

    “姐姐好厉害啊。”小乖宝星星眼瞧着她。

    白初夏嘿嘿一笑,“等你大些也去学武呗。”

    “你刚才怕不怕呀?”白孝来颠颠怀里的儿子问。

    小乖宝依旧嘻嘻笑着不答话。

    到了蛋糕铺里,小乖宝坐在柜台那边休息,其他人都去了后院帮着忙活。

    小乖宝坐着坐着,眼泪竟然在眼眶里打转了,随后便是一声响亮的哭声,小孩坐在那哇哇的大哭起来。

    “乖宝哭啦!”

    白孝来听见后一个箭步冲向前边,小乖宝已经被云怿抱起来哄了。

    云怿皱着眉头,边哄边问发生什么事了,孩子怎么哭的这么厉害。

    小乖宝边抽抽哭着边说:“我怕姐姐会被人打死了呜呜呜。”

    白初夏连忙凑过去拍拍他的背哄着,“姐姐在呢哦乖乖。”

    “我怕以后没有爹跟娘了呜呜呜呜我以后就没鸡架吃了……”

    “咋了这是,啥没爹没鸡架了?”苏香薷拉着儿子媳妇一顿询问。

    白孝来只好将刚才街上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又连忙说他们都没受伤,啥事都没有。

    苏香薷一听急得直冒火,夺过白初夏手里的擀面棍,“那人长啥样啊?”

    “奶,真没事了,我把他打跑了。”白初夏在旁边说。

    小乖宝哭的差不多了,抱着云怿的脖子打哭嗝,小孩满眼里都是泪,蹭的云怿肩膀湿了一*。

    “你可还记得那人是何模样?”云怿问道,让乖宝哭这么厉害怎能轻饶。

    白初夏见他发话了,只好硬着头皮说:“我去把他画下来。”

    “小公子,给我抱着吧。”方清清伸手想接下儿子。

    “娘。”小乖宝抹抹眼睛嘟着小嘴,“我就是害怕。”

    “娘知道,你看,咱们都在呢,没事的啊宝贝。”方清清笑眯眯的哄着孩子,让他心里好受些,指定是刚才一个人坐在那害怕了,所以才反射性的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