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田园娇女小兔妖 > 第一百五十六章

第一百五十六章

阿宁快逃丷创作的《田园娇女小兔妖》, 第一百五十六章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你咋不翻书看呢?”方清清探头出现在窗户口。

    给白孝来吓得一激灵,抬头道:“这不是在翻了嘛。”说着,翻开了第一本书,艾玛是论语啊,脑中自带的记忆立马涌现出来。

    方清清还没离开,继续瞅他,“你咋不读出声咧?”

    “哎呀你快忙去。”白孝来挥挥手,把窗户给关上了。

    就这样,白孝来也被安排上读书了,每日不是方清清趴窗户口就是苏香薷假装端水进来给他,闺女也是,拿着小木板坐旁边画画,美名其曰的说要画下爹爹最好最完美的的时刻,白孝来心里跟明镜似的,指定是老太太派来盯着他的。

    也不知是闺女的那番话还是盖小洋楼激励了白孝来,统共坚持了三天,初六那天他一大早就从床上爬起来出去了,一声招呼没打,也没说去哪。

    “夏夏,看见你爹没?”方清清敲了敲门问道。

    白初夏睡意全无,翻身下了床开门,“没啊,我爹没在家啊?”

    “没,我醒了就没看见他。”方清清说道。

    “估计去散步了吧。”

    “行,你拾掇拾掇起床,你奶她们说今天要去镇上开门。”

    “哦。”白初夏应声。

    白孝来哪都没去,拿着纸卷吧成烟卷样坐槐树下抽烟呢,边吞云吐雾边欣赏着自然雪景。

    “他二叔,不冷啊?”王家的小子过来打了声招呼,“你这啥啊?咋冒烟呢?”

    “你试试不。”白孝来将烟卷递给他。

    王家的猛吸一口,“咳咳…艾玛咋那么呛人。”边咳边扇开周边的烟。

    “哈哈,里头搁的烟草。”白孝来笑笑,继续抽烟。

    “二叔您自个吸吧,我家去了。”王家的说完便走了。

    白孝来一人坐在槐树下抽完烟愣了会神,倚在槐树身上闭眼,过了会儿,呼噜声传了出来。

    老太太做完早饭去叫人吃饭,没瞅见白孝来,问儿媳孙女没一个知道的。

    “行吧,咱快点吃。”

    吃完早饭,五个人带着材料坐上牛车前往镇上,今儿复工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来呢,老太太边赶车边寻思这事。

    “哎二叔!”白初雪指着槐树下的人喊。

    苏香薷定睛一瞧,还真是,顿时火气蹭蹭的往外冒,立马下车捡起地上的小树枝就往他那边去。

    白孝来像是听见啥声了,迷迷瞪瞪的睁开眼,瞅见老娘一脸火气朝他这来,整个人被吓一跳,忙起身拍拍衣服。

    “娘,你们去哪啊?”白孝来笑呵呵的打了声招呼。

    “你搁这干啥呢?吃饭也不见人。”苏香薷将小树枝丢掉,仰头看着他。

    白孝来尴尬的笑笑,心虚的说:“我就坐会儿,我现在就回家。”说完转身就走了,不留给苏香薷一丝讲话的机会。

    白初夏疑惑的看了眼她爹,原来不管多大人都是害怕母亲的呀。

    “走吧。”苏香薷赶起牛车,严嫂和杨姐刚好在前边等着,牛车上又加了两人,空间瞬间变小了许多。

    白孝来回了家先去厨房里找饭吃,然后又去了堂屋里边,看见两个宝正在跟老爷子学认字,也不好打扰,只能满院乱逛,这摸摸那摸摸的。

    “老二啊。”白益涵站窗户口那向他招手。

    “咋了啊爹?”白孝来跑过来问。

    白益涵微笑着说:“你去把书拿来这一块看,有啥不明白的问问老三他们。”

    “不用,我自个看。”白孝来忙摆手,回了房间自己看书。

    为了让老爷子相信,他特意读了出来,:“子曰: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

    镇上已经有很多家铺子开门了,蛋糕铺算晚的了,有些心痒痒的听们从初三就过来看蛋糕铺有没有开门。

    “老太太,你们可算来开门了。”隔壁的包子铺过来打招呼。

    “家里忙,今儿才来。”苏香薷笑眯眯的说。

    “你是不晓得,天天有人来你这看开没开门呢。”包子铺说着这几日的事。

    苏香薷心里头美滋滋,有人惦记她家的糕点真好。

    铺子里边忙开了,负责打扫厕所的杨姐拿着拖把在里头挨个池子的拖。

    花灯也重新点上布置上了,厨房里的盆也重新添上那些做蛋糕做汉堡的材料。

    白初夏忙着将院里的两个土窑升火,好几日没用了,得让它烧会才行。

    刚收拾完没一会儿,第一位女就上门了,点名要五盒毛巾卷和五个汉堡。

    苏香薷招呼人坐下来,“您稍坐会儿,我家孙女在做。”

    “掌柜的,你家这说书从啥时候开始啊?”女问道。

    “老时间,今中就开始。”苏香薷说。

    白初夏来的第二件事就是顶替她爹给听们讲书,原先的说书先生在初八那日才会回来,她顶到初八就不用来了。

    上午十点多的时候,街道上渐渐热闹起来,两边的铺子也都开了门,叫卖的、讨价还价声音到处都是。

    国师府今日同样热闹,白谨邀了京里各户的少爷小姐来赏雪喝茶。

    云怿坐在车里等着他姐姐,顺便恶补了话本里的物品注释。

    “小姐。”车夫行礼,伸手将帘子掀开让云宁进去。

    云宁穿了一身嫩青色冬衣,发髻上戴着*的腊梅样式小簪花。

    路上无聊,云宁看了眼弟弟手中的书问:“在看什么?”

    “话本子。”

    “我记得你不爱看话本,怎么有兴趣看了?”云宁好奇的问,以前她看话本的时候,弟弟总是一脸嫌弃,说那些书里讲的都是不符实际的事。

    “和你看的不一样。”云怿将一旁的话本递过去。

    云宁随意翻看了几眼,“写法怎的如此奇怪。”

    “好看就行。”云怿说。

    云宁一脸惊讶的抬头看向他,“这话本能得你夸奖真是不易。”

    马车很快到了国师府,白谨正站在门口迎着人,见到云宁来了,脸上高兴的笑容又加深几分。

    “云小姐,云公子。”白谨露出春风般的笑容上前拱手。

    “白公子。”云宁屈膝还礼。

    云怿则是微微点头,“叨扰了。”

    三人一块进府,后院里的*腊梅上落满了雪,亭子里候府姑娘姜月景已经坐在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