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田园娇女小兔妖 > 第一百四十五章

第一百四十五章

阿宁快逃丷创作的《田园娇女小兔妖》, 第一百四十五章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嘿嘿嘿,不要小看大肚腩……”白初夏一边哼着歌一边用火钳往壁炉里捅咕。

    白孝来敲敲门:“闺女,方便让进不?”

    “方便。”

    白孝来开了门带着任然进来了。

    “任大哥?”白初夏一愣,随即端了一盘蛋黄卷放到桌上。

    任然笑笑,“我想请你帮个忙。”随后他将县衙里安排的事原原本本的告诉了白初夏。

    白初夏有些迷糊,“任大哥,你是想让我教大伙唱歌?”

    唱啥?酒醉的蝴蝶还是桃花朵朵开?

    任然微笑着点点头,“正有此意。”

    “啊?”

    父女俩对视一眼,白初夏冲她爹挤眼挑眉,我不会啊咋整?

    白孝来接收到信息,说:“要不小任你先回去,我跟夏夏想想咋整。”

    “好,麻烦叔了。”任然丢下这事便离开了。

    “咋整?”白孝来问闺女。

    白初夏摊手,摇摇头说:“不知道。”

    父女俩趴在桌上沉思,蛋黄卷在不知不觉间就清盘了。

    过了会儿,白初夏脑瓜子一闪,拉着她爹哼歌:“大河向东流啊……”哼完一脸兴奋的看着白孝来。

    “可以!这绝对可以!”白孝来莫名跟着兴奋起来,立马出门去找任然。

    白初夏回了房间找出纸笔将歌词全部抄写在木板上,字写的大大的。

    找到任然之后,白孝来直接在他面前将一整首歌唱了出来。

    给小伙子听的喉咙燥热,忍不住也想叉进去吼两声。

    “叔,你太厉害了!”任然一脸高兴的鼓掌。

    “哈哈,这是不是特别可以?”白孝来问。

    “绝对可以!我现在就敲锣去!”

    下午三点多的时候,任然将全村人召集到了晒谷场上向他们讲了这事。

    众人手揣在袖子里边议论纷纷,有说不会唱的,有说不会跳的。

    任然立马请了白孝来上来喊话。

    白初夏一脸好奇的搬了个小马扎看她爹站在大磨上边讲话,想看看能讲出啥。

    只看白孝来一敲锣,晒谷场上的二十五户人的声音立马停了下来。

    “大家伙放心,不要你跳,每家出个汉子就中。”

    底下有个寡妇立马拎起儿子喊:“我家没男人,男娃中不中啊?”

    一片哄笑声,“你这小娃子能干啥啊。”

    “快家去和泥玩去。”

    “镇上的大老爷说了,凡是获得第一名的村子奖励十两银子!”白孝来此话一出,下面的村民们立马沸腾起来。

    十两啊!这要是平分下来每家能得二钱多银子呢!

    有大娘心思活络,立马将自家儿子女婿推过去:“我们家俩男人中不?”

    “我们家一个,十岁的男娃行不?”

    “我们家三个……”

    下面又闹哄起来了,有儿子不想去,老娘媳妇教训他的……

    有人家没男娃,就举荐自个去。

    “叔,大人没说有奖赏啊。”任然凑过来小声的说道。

    “这不是为了调动他们积极性嘛。”白孝来说道。

    “白老二,我家没男娃咋整啊?”有位大娘边磕鞋子泥边问。

    “不咋整,你快穿上吧!”白孝来说完举起锣对着人群要是一顿猛敲。

    “艾玛你吓死个人了!”刚才磕鞋的大娘抱着头瞪他。

    “有想来参加的,就到小任这里报名字,半个时辰后在这里集合。”白孝来说完便将锣交到了任然手里就溜了,太能挤了这群人,鞋差点给挤没了。

    “爹。”白初夏将写好的那块大木板递给他。

    白孝来瞅了眼木板上大字,“乖乖,真不错。”

    在晒谷场报完名后大家也没回家,不是蹲在那聊天就是手里抓了把瓜子在嗑。

    “叔,名字都写好了。”任然拿着一张纸过来白家。

    白孝来看了眼纸上的名字,“中,咱走吧。”

    “哎叔,孝夜叔要不要也给报上啊?”任然贴心的问道。

    “不用,他跟老太太忙事呢。”

    两人来到晒谷场上,大家伙就围了过去问咋唱。

    “爹你板子忘了!”白初夏举着一块大木板跑过来。

    “你先站磨上头举一下。”白孝来说。

    举牌小妹吭哧吭哧的爬了上去,低眼一瞅,家里的两个宝正带着一群小孩过来玩了,他们每天下午讲完故事后就会来晒谷场上跳跳绳。

    “姐!”小乖宝挥挥手跑了过来。

    “你们都散开,报名的人按高矮排队!”白孝来将纸卷成大喇叭状套嘴上喊。

    报名的一共有十六名汉子,他们立马按白孝来的要求排好队。

    白孝来迅速的瞅了一眼,队伍还行,没有挺高也没挺矮的。

    “去去,娃们别捣乱。”大娘们冲小娃们挥手让他们去别处玩。

    “我们每天都在这玩的!今天咋不行了!”有胆大的跑过来据理力争地盘。

    大娘一看,反天了啊,指着一个小孩就喊:“严家的,你看看这是不是你家毛头啊!”

    毛头一看她娘拿鞋了,立马蹿出人群跑了。

    “闺女,把牌举起来!”白孝来喊了一声。

    白初夏立马站起来举起牌子给他们看,白孝来带着一群人过来。

    “我先唱一遍,你们听听。”

    “大河向东流哇……”白孝来刚起头,小乖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白孝来扭头看淘气儿子,白初夏伸手捂住他嘴,“爹你唱。”

    “大河向东流哇,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啊……”

    一首好汉歌唱完,村民们骨子里的热血被唤醒了,纷纷斗志昂扬的说要学歌。

    “这歌挺简单的,咱们还有五天时间学习,大家伙加加油!”

    “好!”十六个汉子鼓掌。

    “二叔,我们不认字咋整啊?”有人问道。

    “不碍事,我一句一句教你们。”白孝来笑眯眯的说道。

    白初夏在后边举着牌子甩甩手,手肘给举酸了。

    “有信心学会不?”

    “有!有!有!”连着三声,汉子们高昂激烈的声音回荡在晒谷场上。

    白初夏拍拍心口,得亏这离的镇上远,不然指定有人以为这是聚众*呢。

    “闺女,举牌!”白孝来一抬手,举牌小妹上了场。

    大家伙从第一句歌词开始学起,白孝来在旁边边打拍子边教。

    妇人们就站旁边哈哈笑看着他们学歌瞎乐,小娃们就围着石磨瞎转圈。

    晒谷场上的秩序堪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