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田园娇女小兔妖 > 第一百四十三章二十四,扫房子

第一百四十三章二十四,扫房子

阿宁快逃丷创作的《田园娇女小兔妖》, 第一百四十三章二十四,扫房子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姐姐你们在说啥呀?”小乖宝伸着头硬凑过来好奇的看他们。

    “吃点东西。”云怿拿起一块糕点塞到小乖宝嘴里。

    小乖宝吃完东西歪了歪头瞅瞅这个,望望那个,“你们又在说啥好玩的事情吗?”

    “乖。”云怿摸摸他头,拿起白初夏画好的两张图看了起来。

    小乖宝踮起脚也想看,看不懂,姐姐的画稀奇古怪的。

    在南园玩了会儿,白初夏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便打算带着小乖宝回家。

    临出门前,白初夏仰头望着云怿,“你要什么?”

    “那个笔套和炭笔能否送与我?”云怿问。

    白初夏攥着笔套有点舍不得,这是她薅了小羊好多次的毛才揉成毛线让她娘做成的笔套,套在炭笔上不脏手,而且还好看。

    云怿拿着笔看了会儿,将桌上的纸叠好放在了柜子里边。

    坐上了回去的马车,白初夏百无聊赖的搂着弟弟看帘子外头,冷风吹进来打了个哆嗦才又把帘子放下来。

    “小姐,请问路怎么走啊?”车夫坐在前边问。

    “直走有个鱼塘桥,你送我们到桥那边就行。”白初夏说。

    车夫赶到她所说的桥边,姐弟俩在这下了车,手里边拎了两盒蜜饯。

    “谢谢啊。”白初夏低头道谢。

    车夫连忙弯腰,“小姐慢走。”

    到了家里边,方清清坐在院子里绣花,瞧见姐弟俩回来连忙丢下手中的针。

    “跑哪玩去了?中午饭都没回来吃。”

    “娘,我们去哥哥家玩啦!”小乖宝开心的跑到方清清怀里依偎着。

    “跑那么远呢?”方清清抬眼看着闺女。

    白初夏扣扣手指,“滑翔去了。”

    方清清一听连儿子都不抱了,站起来咚咚咚跑到闺女面前,“啥滑翔?”

    “就跟他玩了会儿滑翔伞,可*了。”

    “以后不许玩这么危险的!”方清清一脸严肃的瞧她,又凑到跟前小声的教训闺女:“你别以为你有法术能飞,这要是真掉下来了,小命都得冲没了。”

    “知道啦娘。”白初夏笑嘻嘻的点头答应。

    晚上时候大家伙都回来了,白孝来也晓得姐弟俩去了千洲城那边玩。

    “能跑呢,这么远咋去的啊?”

    “坐马车去的呗。”小乖宝说,趁他爹不注意拿了个桃干嚼吧嚼吧吃。

    “就让你去玩,旁的没让干啥吧?”白孝来担心的问闺女。

    “没哩。”白初夏摇摇头,“娘,我笔套送他了,再给我重新做个呗。”

    “行。”方清清忽然想起啥,又问闺女:“他家小丫鬟啥人没偷偷冲你俩翻白眼吧?”

    “没有。”白初夏无力解释了,“我就跟乖宝去吃了顿中午饭,下午小乖宝留下睡觉的,我跟他去玩了滑翔伞。”

    “你俩单独去的啊?”白孝来一下子捕捉到这个点。

    “啊?”白初夏一愣,“没啊,他带着人的啊。”

    “你俩咋去的啊?”

    白初夏连忙说:“骑马,一人骑一匹马。”

    “姐姐你们去玩不带我!”小乖宝扭头抱着自己生气气。

    没啥好问的了,夫妻俩便让他们回去睡觉了,特意叮嘱了以后再去哪玩一定要向家长报备。

    白初夏连连点头应着,拉起小乖宝开门回房。

    “奶?”

    “啊?”苏香薷尴尬的摸摸头,“你们要不要热水啊?我捂锅呢。”

    “不要,洗过哩。”

    “哦,那行,快偎觉去吧。”说完,老太太背着手回了堂屋。

    刚才房里的话她听的一清二楚,躺床上时候心里头直犯嘀咕,难不成人家是特意来接这俩小孩去玩的吗?

    她家三丫自从那回掉河里救起来后就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比以前的性子更欢脱了些,难不成菩萨还会改小孩性子吗?

    还有上回盖房子,眼就瞅着小公子天天跟她家乖宝玩一块。

    “哎呀!”老太太拍床突起。

    白益涵从梦中惊醒,忙坐起来掀开被瞅她:“咋了这是?”

    “上回大半夜来的人肯定是小公子啊!”

    “啊?咋了?”白益涵一脸不明。

    苏香薷瞅瞅他,躺下盖被,“睡觉吧。”

    一天天寻思啥呢?白益涵盖上被子呼呼睡。

    腊月二十四,掸尘扫房子。

    蛋糕铺也从今天开始歇店关门,铺子里现在只有苏香薷和两个帮工在打扫里面卫生。

    “小杨,你拿干净布擦灯,得仔细点,灰都落旮旯里呢。”苏香薷边擦楼梯杆边叮嘱。

    “哎,晓得了。”杨姐头也不抬,手上动作不停的擦着花灯。

    “掌柜的,后院里已经拾掇好了。”严嫂拿着淘洗好的毛巾来前面找她们。

    “那个卫生间呢?干净了不?”老太太最近才将卫生间三字说顺口了,之前一直叫的茅房。

    白初夏说不好听,还说人家女要是想上厕所,你要是脱口说茅房,那人家不得嫌弃啊。

    “我用拖把挨个擦了,干干净净的!”严嫂说,坐下来跟杨姐一块擦花灯。

    三人在店里面忙到了下午三点多才完事,苏香薷赶着一车山药白菜过来了,冲俩人招手。

    “走,家去!”

    家中这里两个妯娌忙得团团转,房间里面是泥地,进了水就变成烂地了,拖也拖不了,烘也烘不干。

    方清清瞅见东一个脚印西一个脚印的就难受,边拿干土抹地边抱怨:“开春了赶快起新房子,在房里头贴木地板。”

    “哎哎哎。”白孝来连忙点头应着,这烂地他看着也受不了。

    白初夏的房间还好些,之前给蛋糕房抹地的时候剩下一些材料,她让人给抹自己房间里了,地面还不算太烂。

    “夏夏,去外头把你们被子掸掸抱床上去。”方清清在隔壁喊。

    “晓得了。”白初夏放下抹布擦擦手出去抱被子。

    “好暖和呀。”小乖宝用脸蛋蹭了蹭被子。

    “掸灰。”白初夏站对面使劲的拍了拍。

    牛车也从镇上回来了,苏香薷停在门口冲家里面喊人出来卸货。

    “乖宝,你把衣服收家去。”白初夏说完抱着被子走了。

    在床上铺好后便出来一块帮着家里人搬东西,山药白菜下面还藏了一大包的盐和好多斤猪肉。

    “奶……”白初夏目瞪口呆的看着盐,这么多,在哪买的?

    “嘘。”苏香薷急忙将盐放筐子里,“咱今晚上腌点肉和咸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