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田园娇女小兔妖 > 第一百三十六章发工钱(谢谢宝子飞龙的票票)

第一百三十六章发工钱(谢谢宝子飞龙的票票)

阿宁快逃丷创作的《田园娇女小兔妖》, 第一百三十六章发工钱(谢谢宝子飞龙的票票)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老头念叨了会儿就倚在门框子旁边眯起来了,还是任然过来送饼给抬家里去了。

    “喝点酒就冒这鬼样。”苏香薷边扒他衣服边说。

    下午三点多的时候,严嫂和杨姐准时来了白家的蛋糕房里。

    因为在放假前时,苏香薷说冬至下午时候给大家伙发工钱。

    六人齐聚在蛋糕房里头,白初夏给大掌柜倒了杯茶边喝边说话,刚才人没来前,老太太说手旁边有杯茶才像说大事的样子。

    银子就这样全倒在了圆桌上面,杨姐的眼里像是要冒火一样,放在桌肚里的两只手一直在搓。

    苏香薷不急不忙的喝了口茶,“我点到谁,谁就站起来啊。”

    说完,她自个先站了起来,拿起一块大银锭子和两块碎银递到严嫂手里头,笑容满面的道:“辛苦你啦,这么冷的天跟我跑来跑去的。”

    随后就是杨姐,拍了拍杨姐的手说:“你可厉害啦,又顾家里娃子又顾铺里头,跑来跑去的,以后想给娃买啥就买啥!”

    杨姐心里头暖烘烘的,捂着嘴接下了银子,摸着手里头沉甸甸的银子,行到之前受村里人的白眼,眼睛刷的一下就掉下来了,如今她也挣到钱啦!不用再去借这家蹭那家的,娘家嫂也不会再怼她白眼啦!

    “大娘,谢谢您能让我来帮忙,谢谢您!”说完,杨姐就弯腰给她鞠躬。

    苏香薷连忙扶起她,用手给她脸上擦了泪安慰道:“莫哭啦,以后好日子多着呢!”

    杨姐连连点头,“是…是哩。”

    剩下的就是俩姐妹的工钱,做蛋糕的和在铺子里帮忙的钱,苏香薷都一笔一笔记在纸上呢。

    “大丫,这是你的。”苏香薷递过去二十两零六钱。

    白初雪的工钱比姐姐的多了一钱银,因为她平时接的单子多,难做的也多。

    发完大家伙的钱,苏香薷又说了些以后的咋样咋样,还有蛋糕铺里头要多招些人,大家伙以后都是做掌柜的!

    白初夏在一旁听的热血沸腾,带头鼓起了掌。

    苏香薷乐呵呵的笑了笑,“行了,今晚上回家好好休息,咱明儿开工接单!”

    门口的听了一耳朵的李莲花心里头美滋滋的,笑得合不拢嘴,没想到俩闺女赚了这么多钱。

    等严嫂和杨姐带着激动的心走后,苏香薷拉着白初夏去了她房间里头,将这段时间拢好的账本都放她面前。

    “奶你这是干啥呀?”白初夏眨巴着大眼睛懵懵的问。

    苏香薷一努嘴,“你个傻丫,你的钱奶还没分你呢。”

    白初夏哈哈一笑说,“我不要,上回那个大蛋糕你就没捞到分钱。”

    “那不得,那是我私贴给你的。”苏香薷忙说道。

    “哎呀奶。”白初夏跳下床摇了摇老太太的胳膊,“你挣了多少能告诉我不?”

    老太太神秘一笑,伸出手指比了个六,“六百六十两。”

    白初夏伸出大拇指,“还是奶厉害!”

    “我给你算了账。”苏香薷又拿起账本给白初夏细说了一遍。

    不说不得了,一说吓一跳,老太太只说上回那大蛋糕是私贴给她的,但是平时她带着小乖宝吃吃喝喝浪费的材料全都算了进去。

    算到最后,白初夏共计得了十一两零三钱银。

    白初夏也不在意,直接将钱推到老太太跟前,“奶你收着吧,当以后零食钱。”

    “去,拿给你娘收着,我才不要呢。”苏香薷收起账本出了房门。

    正在门口偷听的白孝来猛不迭的差点跌房间里去。

    “哈哈,娘,好巧啊。”白孝来尴尬的挠挠头。

    苏香薷心情好,没说啥,只瞅了他一眼就走了。

    “爹,给!”白初夏笑眯眯的将刚得来的银钱放在白孝来手里面。

    “干啥呀,给我花啊?”白孝来乐呵呵的问。

    “是呀,小金库嘛。”白初夏说道,她爹的西红柿搞出没多少就被送出去一大半,现在手里头指定是没钱花的。

    作为挣了那么多钱的他的闺女,肯定得给老爹资金上的支持。

    发完钱没一会儿,西边的房间里头突然传来哭声,白初夏站起来趴窗户口那一听,好像是李莲花在嚷嚷着说要替闺女存钱。

    “奶。”白初雪满眼都是泪的跑到苏香薷后边躲了起来。

    “咋了啊,娃好好的你拧她干啥?”苏香薷生气的站门口喊了一声。

    “娘,我就是想给娃存钱。”李莲花怯怯的说,在婆母面前她永远不敢大声说话。

    白初冬趁着她们说话,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跑到苏香薷那:“奶,我想让你给收着。”

    白初雪也忙抹了眼泪将刚到手的钱递给苏香薷,“我也放奶这收着。”

    李莲花见此气不打一处来,这俩死妮子,仗着老婆子在就敢在她面前耍威。

    “老大,你咋说的?”苏香薷扭头问白孝夜。

    “娃们的钱就让她们自己做主。”白孝夜不理会李莲花拼命暗示的眼神。

    苏香薷拍板,摸了摸大孙女的头说:“行,奶给你俩收着,有啥要买的就说给我晓得不。”

    俩姐妹点点头,不敢看向李莲花那处。

    白孝来瞅瞅自家闺女,心里头泛起嘀咕,果然,古人都这样,有钱了就紧着家里男娃。

    他家闺女打暑假工时候挣了五千多块钱,他们夫妻俩一分都没要。

    “爹,我姐她们好可怜。”白初夏眨巴着大眼睛说,啥时候她们这些女孩子才能实现金钱自由,不用交给家长们。

    “你以后玩啥多带带她们一块,有这样的娘,攒点钱不容易。”白孝来嘱咐了一句。

    “指定带呢。”白初夏拍拍胸脯保证。

    又看了会儿,西屋那人都散了,俩姐妹端着盆去了蛋糕房里。

    “姐姐,开开门。”小乖宝从外面野回来了。

    他从翻开小挎包往桌上一倒,哗啦一声,十几枚铜板掉在桌上。

    “咋那么多?你俩欺负人啦?”白初夏数了数桌上的铜板,有十三枚,是平时的两倍多。

    “没有哩。”小乖宝喝了口水,“我吃过饭跟哥哥去槐树下讲故事,小双说让我跟哥哥坐大马车去他家里头讲。”

    “小双是谁?”白初夏问。

    小乖宝抹抹嘴上的水,“就是李爷爷家的小孩,姐姐你快给我*上泥掸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