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田园娇女小兔妖 > 第一百三十五章

第一百三十五章

阿宁快逃丷创作的《田园娇女小兔妖》, 第一百三十五章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当抱着狗回到牛车上时,小乖宝一眼就发现了白初夏怀里的狗崽,一脸兴奋的想伸出手要抱抱。

    “慢点哦。”白初夏嘱咐道。

    “断奶了吗?”方清清看着小狗可怜巴巴的样子。

    “断了,铺子里还有五只呢。”白初夏说。

    “啥铺子啊?”白初冬问。

    “在人家铺子抱来的。”白初夏笑笑,她还不打算将宠物铺告诉大家,等稳定了后再说也不迟。

    一路上两个宝难得没有睡觉,都在跟小狗玩,一会摸摸耳朵一会捏捏尾巴的,反正一个狗都能玩好久。

    “要不你们给取个名字吧?”白初夏见他俩这么爱玩就提议道。

    “叫小黑!”小福宝说。

    “叫大黑!”小乖宝说。

    白初夏:……?

    “听我的,叫小白。”白初夏一票通过。

    两个宝:?

    “姐姐你是不是不认识颜色呀?”小乖宝一脸呆的问。

    “这是黑色的小狗啊姐姐。”小福宝跟着说道。

    白初冬在旁边憋着笑,“咱家姓白,就叫小白呗。”

    两个弟弟叹气,小乖宝抱起小狗,小白就小白吧,等他长大了就能不听姐姐的了。

    很快就到了家中,俩姐妹将给大家伙买的东西都堆在了堂屋椅子上,木桌上正堆着面皮准备包包子呢。

    “姐,你们买啥了?”白初雪放下手里的盆过来瞅。

    “这是唇膏,留抹嘴用,还有擦脸和手的。”白初冬将她和妹妹的东西都抱回了房间里面,留着晚上挨个给白初雪介绍。

    一大家子能动手的都去了堂屋里忙活,白初夏帮忙包毁了俩包子后就被撵出去带小孩玩了。

    姐弟三人拿着个小筐子去林子里捡树枝,白初夏手里拿了个柴刀,说要去砍竹子给小狗做窝。

    “任大哥。”白初夏看见他正在门口拣小葱,笑眯眯的打了个招呼。

    “去哪啊?”

    “去砍竹子哩。”小福宝抱着小狗不撒手。

    “慢点啊,路滑。”任然叮嘱了一句。

    到了林子里面才发现竹子没剩几根,大竹子都被村里人砍回去烧火了。

    “姐姐,不然让小狗睡我们屋吧?”小乖宝抬起头看向她说。

    “不行。”白初夏拒绝,“捡点树枝吧。”

    “哦。”

    捡了半筐的树枝,白初夏不知在哪刨出来一个冬笋。

    回了家里,锅里头正在烙大葱饼,家里头买的油多,苏香薷特意多做了些油酥揉在饼里头,咬一口又酥又脆的。

    李莲花倒出那小半筐的柴,夸奖了一句娃们:“不丑啊,外去玩还晓得往家里头带菜呢。”

    晚上时候一家子美美的吃上了为冬至准备的包子和饼,虽然喝的玉米面掺粗米粥,但有了大葱肉包一块吃着,那也是香的。

    还正在往家赶的云怿就没这么好的吃食了,只停下来让马儿歇了会,自己吃点奶菇力跟毛巾卷便又骑马往家赶了。

    正午十点多时候终于看见了城楼上的两个大字,京城。

    云府和长孙府此时从上到下一片喜气洋洋,门口的大红灯笼随着风摇摆。

    作为独苗苗的云怿备受两家关注,才刚进城,就有小厮们向两府通报到哪了。

    到家了!

    云怿一脸高兴的翻身下马,“爹,姐姐!”

    云渊眼冒精光看着好久没见的儿子,拍了拍他的肩膀,“结实了不少!”

    云宁在一旁乐呵呵的看着两人,“小弟看着像长大了。”

    “你先拾掇拾掇,咱们马上去你外祖家!”一家三口乐呵呵进了府门。

    云怿第一件事就是回了房间洗漱换上新衣,而后去了母亲牌位前拜完后才跟父亲和姐姐去了外祖家长孙府。

    “姐姐,你干嘛呢?”小乖宝踮起脚看她。

    白初夏甩甩写累了的手,“写文呢。”

    没错,写的是云怿给她的问题集,她现在心里头特后悔,没事写啥奥特曼和战斗文,西游记它不香吗?也不至于现在趴这给云怿解释这些是啥玩意。

    云怿还考虑到白初夏会写不明白,特意在纸上注明了说可以用图画形式画出来。

    白初夏:我谢谢您嘞。

    “猴娃们,吃饭啦!”

    一声吃饭,家里头大大小小全跑出来了,来家里两天不到的小白也跑出来了,那小短腿迈不过门槛,还是白初雪给它抱进去的。

    “艾玛,那么多肉啊!”白孝夜举着筷子不知从哪下筷了,头一次见到六七盘子菜,每盘里头都有肉。

    “今儿冬至,咱卯劲儿吃!”苏香薷笑眯眯的招呼大家伙,这是家里头在这落户后正式过的第一个冬至,当然得做点好的!

    “这比咱家往常过年时候还好呢。”李莲花一边说一边给儿子拣了个大棒骨放他手里头。

    白初夏一拍腿,“哎呀!我的烤鸡!”说完就往蛋糕房里跑。

    土窑里的火星子早就已经灭了,敲掉外面糊的泥块,里面香喷喷油滋滋的烤鸡就露了出来。

    白初夏专揪那上头的油皮吃,包在白菜叶子里头在和点米饭跟肉汤,可不香了个跟头了。

    苏香薷还特意搬出来之前买的米酒,一人给倒了一杯喝。

    小乖宝手里头攥了个鸡腿,自己咬了一口不吃了,又塞到白孝来碗里头,完事了还抬起脸冲他爹眨巴着大眼睛傻乐。

    “奶,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吃烤鸡不?”白初夏吃着菜包饭笑眯眯的问。

    苏香薷一边啃鸭胸肉一边点头,“记得记得,老香了。”说完还端起小酒杯抿了一口酒,然后又吃一口肉,太香了啊。

    这七个菜,一大家子人敞开了肚子全造完了,连烤鸡油都被白益涵拿了一馒头片沾着吃完了。

    一顿饭吃了半个多时辰,老头喝了不少酒,脸色红通通的坐在大门口那吹风,嘴里头念叨着同村的旧友。

    说来些他们家现在日子过美啦,儿子孙子都好样的,二儿家还添了男娃呢。

    等赶明儿再给你们烧点金元宝银元宝在地底下留着用,你们的事也别愁,我小儿说啦,等明年下场去考试,指定要把这事掰扯掰扯,不能让你们白遭难了。

    老头说着说着就抹上眼睛呜呜的哭了起来,又念叨说要谢谢老天爷发了慈悲心,才让他一大家子一人不少。

    ------题外话------

    我想加快点节奏了嘤嘤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