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田园娇女小兔妖 > 第一百三十一章肝啊太肝了

第一百三十一章肝啊太肝了

阿宁快逃丷创作的《田园娇女小兔妖》, 第一百三十一章肝啊太肝了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娃们快外来吃饭喽。”苏香薷拿着锅铲站门口招呼大家。

    今晚上的炖鸡贴饼子格外香,一大锅的食物就这样连锅端到桌上,一家人在屋里吃着热乎乎的炖鸡谈论着外面这忽变的天。

    次日一早,白家三个女孩子便早早的起床洗漱,今天要做出两个八寸的大蛋糕。

    苏香薷今天只能跟严嫂和杨姐去镇上,牛车刚走了没一会儿,门口那就来了位骑马的。

    “小孩,这是白家吗?”来人坐在马上问小福宝。

    小福宝害怕的跑到爷爷后面,躲在他身后瞧着来人。

    男子见小孩害怕,连忙从马上下来道:“大爷,是我家公子让我来取奶什么力的。”

    小福宝这下知道了,急忙跑去房间里找弟弟。

    “真的!哥哥来啦!”小乖宝一脸惊喜,拿起自己刚临摹的字帖开心的跑出去。

    当看到门口不是云怿时心里难免失落,“是哥哥有什么事吗?”小乖宝问。

    “公子让我来取奶力。”男子笑眯眯的说。

    “哦。”小乖宝拿着字帖回了房间翻出昨晚装好的两袋奶菇力。

    男子接下奶菇力又问:“小孩,你有没有蛋糕铺里的故事话本啊?我们公子没法常去听。”

    “我去找找吧。”小乖宝又跑回房间里去翻抽屉,将白初夏之前写的故事和写到一半的《举起手来》拿了出去。

    “你要收好哦,我姐姐还要的。”小乖宝放在他手里郑重的嘱咐道。

    “好。”男子点点头,随后骑上马走了。

    在蛋糕房里忙活的白初夏浑然不知原稿已经没了,依旧在研究着小零食。

    一上午时间,方清清就趁天气好将屋里的被子全都抱出去晒了,连带着两个娃们的衣服都晾了出去。

    这里洗衣服啥的烧热水太费劲了,也没有保温瓶能装热水,给方清清累出了一身汗。

    白初夏饿的肚子咕咕叫才从蛋糕房里出来,就瞅见院子里只有她娘一人在忙。

    “娘,中午吃啥?”白初夏跑来问。

    方清清忙着揪衣服上面的小毛球,“锅里呢,昨晚上剩下的鸡肉跟饼我放一块煮了。”

    “娘,我弟他们呢?”白初夏一边吃汤泡饭一边问。

    方清清哼了一声说:“在屋里头写了三张字帖就撺掇你爹和你三叔小叔带他们出去玩,现在估计在小河里溜冰呢。”

    “哦。”白初夏端着碗坐在堂屋檐下吃饭。

    “你不去玩会啊?做蛋糕这么累。”方清清拍了拍被子。

    “不去。”白初夏摇头,“忙完再玩吧。”

    “你说说这娃,他要能有这写完再玩的心思多好。”

    白初夏笑笑,“我弟才几岁,放现代估计是中班的娃。”

    小河里的冰面上站了七八个同村的小孩,在上面滋过来滋过去的。

    白孝来特会玩,跑家里拿了个木盆过来,小乖宝坐在上面,用手一推,滑老远了,逗的小孩哈哈直笑。

    其他小孩看见了也嚷着要玩,这木盆分配权就交给了小乖宝和小福宝了。

    十个娃轮番坐在木盆上让小孩们推,冰面上都是小孩们嘻嘻哈哈玩耍声。

    用完午饭,白初夏便又钻进蛋糕房里去打奶油,不打不行啊,缺的太多了。

    “姐,你们去歇会吧,剩下的我来。”白初夏挽起头发道。

    “行,那我们过会来找你。”白初雪感觉累的慌,放下盆出去了。

    蛋糕房里只剩下白初夏,从里面锁好门,她便开始运用法术打奶油。

    从天光大亮时候,一直窝在蛋糕房里没出去过,期间俩姐姐过来找她,她随便扯了个理由说不用人帮忙了。

    中间她还听见她爹和叔叔们带着娃回来,她娘念叨着小乖宝又将衣服玩湿了,催他快点换衣服。

    小乖宝换完衣服在蛋糕房门口那轻轻的敲了敲门,白初夏没有理他,依旧干着自己的活儿。

    六层宝塔蛋糕要用到三十多盆的奶油,还要有各种颜色的蔬菜汁,白初夏估计今晚熬夜才能肝出来。

    到天色黑下的时候,镇上的三个人也回来了。

    “咋样啊今天?”白益涵给老太太端了杯热水。

    苏香薷喝了口热水,摆摆手说:“别提了,快忙死我们仨了,得亏女婿跟小雨过来帮忙。”

    喝完热水,苏香薷就瞅见白初冬和白初雪在厨房里做晚饭,满脸疑惑的问:“你们咋在这呢?”

    “我妹说不用我俩帮忙。”白初冬抬头解释了一句。

    “快外去,别把手指甲里弄上灰,不然以后做蛋糕让别人看见不得隔应死。”苏香薷连忙夺下孙女手中的柴火棍撵她们出去。

    “闺女啊,出来吃口饭啊?”白孝来趴在窗户根下看着里面,就看见白初夏头发挽成了球,正在一丝不苟往蛋糕上画画。

    “不吃了,我不饿。”白初夏说,她确实是不饿,下午烤蛋糕时候她顺便给自己做了个烤苹果吃了。

    “别太累啊,有啥事喊我们。”白孝来说。

    “晓得了。”

    堂屋里面,苏香薷正在算着今日的账,平时有两个孙女帮忙,她还能在柜台那算算,今天没了她俩帮忙,不光做不了卖没了的甜品,连账都没空算,人家给了多少钱就往抽屉里一塞。

    “明儿个要不要我们爷几个钱帮忙?”白益涵看着老太太在烛光下忙忙叨叨的样子问。

    苏香薷抬头看着眼前的老头,长的好像也不赖,“行,那明儿你们几个都去。”

    “哎。”白益涵继续看着她在那数钱,啥时候他也能摸上这么多钱哦,愁人,光听老二给他画大饼了。

    苏香薷见他眼巴巴的瞅,从自己钱袋里掏出五两银给他,“明儿你自己去买点烟草,我是没时间给你买了。”

    “哎。”白益涵点点头。

    钻在蛋糕房里的白初夏也呆不住出来了,按现代时间算,现在是晚上九点多了,她从下午一点多一直呆到了现在。

    白初夏出来后哪都没去,没回房间歇息,就蹲在平时刷牙蹲的小石墩子上独自望天。

    “姐姐。”小乖宝出来起夜看见她蹲在那。

    白初夏回头笑笑,没说话,她就想静静。

    “姐姐你冷不冷啊?”小乖宝看见她身上就穿了件古代卫衣。

    白初夏摇摇头,“你快回房间睡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