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田园娇女小兔妖 > 第一百二十八章

第一百二十八章

阿宁快逃丷创作的《田园娇女小兔妖》, 第一百二十八章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三个女孩缩成了鹌鹑状,头包在帽子里也觉得冷,寒风就像是专门往身上吹一样。

    霎地,唯一的一个大灯笼被风吹灭了,严嫂抖抖索索的拿出火折子想重新点,刚吹亮火折子伸过去点,火折子直接被风给吹灭了。

    “这鬼天气。”严嫂咒骂了一句。

    “给我吧,我来。”白初夏伸出手小心翼翼的遮挡火折子点灯笼,光亮重新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

    “你快坐好了。”苏香薷戴着厚厚的口罩催她。

    “哎。”白初夏点点头缩了回去,小心的施法让牛车跑快了些。

    一行人吹了一个多小时的寒风才瞅见村口,白孝夜和白孝来手里举着火把正站那迎她们。

    “娘……”

    苏香薷被风吹得不想说话了,急忙摆摆手将牛车赶回了家里面。

    牛车停在了家门口,苏香薷冲屋里喊:“老大媳妇啊,快出来烧点姜水让娃们喝。”

    李莲花应声,急匆匆的披上衣服钻进厨房里烧热水。

    灯笼直接给了杨姐,她家住的远,拿着灯笼能看清路。

    “咋这时才回来?”方清清一边给闺女搓着脸一边问。

    白初夏将今天干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她。

    “你也好本事,这要让别人看见不得吓没了半条命。”方清清嗔怪道,“饿不饿?”

    “不饿,我奶刚让我吃过饭。”白初夏抖着身体说。

    方清清见她冻成这样,心里面心疼的很,“老白,你快再拿个火盆来。”

    房间里放了三个火盆,在火的烘烤下,房间变得暖和起来,白初夏也觉得身体恢复了不少。

    “娘,绣坊问你绣不绣了,说有大单子。”白初夏一边烤手一边问。

    方清清想了想,“接吧。”

    深夜时,大雪再次临至整个北边城镇,整个小村子仿佛被雪掩盖了,没有一个人出门唠嗑,都躲在家里面烤火、做冬袜冬鞋,男人们也不去镇上找活儿了,这天气,还有谁家干活啊。

    苏香薷一大早起床给牛添了把干草和热水,“辛苦你了啊,天天顶风跟我去镇上。”

    “娘,雪这么大,你们今天不如就歇一天。”白孝夜在一旁劝她。

    “这哪成,万一就有人来定蛋糕呢。”苏香薷穿好厚衣服就牵着牛去了门口。

    屋里面,方清清左一件右一件往白初夏身上套衣服,怕她再冻成昨天那狗样子。

    “娘,够了吧。”白球说戴着厚厚的口罩说。

    “中了,咱走吧。”

    “你俩去干啥啊?”苏香薷问。

    “人家找我做大件呢。”方清清解释道,费力的扶着闺女上了牛车。

    几个人顶着风雪赶到镇上,蛋糕铺门口已经有两三家的人在等着了。

    管家见人来了,连忙拿着手里的纸过来:“老太太,我家小少爷后天洗三,定个宝塔蛋糕。”

    苏香薷看向白初夏,这宝塔蛋糕特别难做,“三丫,做吗?”做一个宝塔蛋糕五千两就到手了。

    白初夏本想拒绝,但看着老太太眼睫毛上挂着的霜,脸上的老纹,帽子上的雪花,嘴巴突然有些不受控制,“做呗,有啥难的。”

    苏香薷面上惊喜,连忙拿走管家手里的订单,“做,后天来取就中。”

    “哎,晓得了。”管家喜滋滋的留下牌子走了。

    随后剩下的两家也说要做蛋糕,白初夏一一给应下了,心里唉叹,又要熬夜了。

    苏香薷笑眯眯的拍拍小孙女的脑袋,“今晚上贴饼子炖鸡吃。”

    “好耶。”白初夏的情绪又被炖小鸡点活了。

    母女俩帮忙将蛋糕铺整好后便去了陶掌柜那。

    陶掌柜神神秘秘的拉着方清清到里屋讲话。

    “能绣吗?妹子?”陶掌柜忐忑的问,毕竟这次的绣品可不简单,是要作为贡品献给宫里的。

    “能。”方清清点头,不过是个江海山河双面绣,小意思。

    听到方清清打了包票,陶掌柜悬着的心才落了地,悄悄的附在她耳边道:“主家说绣好了,银子指定少不了的。”

    方清清笑笑,论挣钱,她家小富婆的敛财能力可比她强多了,连宠物铺子都开起来了。

    “行,你放心吧。”

    陶掌柜将配好的绣线绣布和一副图慎重的交到她手里,嘱咐一定要保管好这幅画。

    回去路上,白初夏很好奇她们谈了啥,一脸神秘。

    “去你铺子瞧瞧。”方清清挽着闺女的胳膊。

    当白初夏走进铺子后院时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

    乱,太乱了!

    给小狮子做窝的棉被被扯的七零八落,院子里到处都散落着棉花絮子,梅花鹿的角也掉了一块。

    白羽羽黑着个脸从厨房钻了出来,尴尬的扯起一抹笑容。

    “还…还没收拾呢。”

    方清清看着正在跟小狐狸一块玩的小狮子,“闺女,你这是开了个动物园啊?”

    “呵呵。”白初夏笑笑,“娘,你去前院坐会。”说完便扯着白羽羽进了厨房。

    厨房里更乱,地上、锅台上到处是水,灶膛里塞满了草木树枝。

    “咋整的啊?我昨晚上不是刚教过你,忘啦?”白初夏连忙将灶膛里的柴火扯出来,灶膛最里面竟还塞着一块木墩子,拿出来一看,竟然是劈柴用的墩子,白初夏拍头无语。

    “大人,对不起。”白羽羽站在旁边低头不知所措的道歉。

    白初夏拼命抑制住内心的火气,告诉自己,她是刚成人,智商只是熊孩子,不能跟熊孩子计较。

    “你去告诉院子里那几只,不把棉花絮拾干净了,今晚上就住外面吧!”

    “好的大人!”白羽羽立马跑出去转达了白初夏的意思。

    正在玩雪的几只连忙停下开始拾棉花絮和扯坏的被面。

    “咋了这是?”方清清刚踏进厨房也被眼前一惊,“咋造成这模样啊!”

    白初夏硬扯出一抹笑容,“院子里那个小姑娘叫白羽羽,是彩鸡精,不会烧火。”

    方清清没关心是谁,将白初夏从灶膛那拉过去:“你快出去吧,这我来收拾。”

    “好。”

    院子里的几个已经将棉花絮都捡完了,乖乖的站在旁边等着白初夏。

    “大人……”白羽羽走过来小心翼翼的拉了拉她的衣袖。

    “别大人了,你们吃饭没呢?”白初夏问。

    白羽羽怯怯的点头,“大家都吃过了,大叔也送过肉了。”

    “熟的生的?”白初夏扭头看她。

    “熟的!”白羽羽连忙说,“我请大叔帮忙煮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