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田园娇女小兔妖 > 第一百一十九章准备

第一百一十九章准备

阿宁快逃丷创作的《田园娇女小兔妖》, 第一百一十九章准备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临近蛋糕铺子开业,苏香薷也将招来的人带回了家让孙女看看。

    新招来的杨姐一路忐忑着心情跟他们来到白家。

    “三丫。”苏香薷敲敲蛋糕房的门。

    “啥味儿那么香呢。”杨姐嗅着香味好奇的说。

    “咋了奶?”白初夏推开蛋糕房的门侧身出来,以免进了冷气进去。

    “这位是后头庄子上的,新招来的。”

    白初夏微笑的朝她点点头,“我去拿字据。”

    签订完合同后,白初夏直接宣布苏香薷为铺子里的大掌柜,有什么事直接找她就行。

    “三丫,那你呢?”苏香薷连忙问,小孙女啥都不管可不行,她可不能白占便宜。

    白初夏笑眯眯的拉着老太太手说:“奶,我是铺子里的副掌柜行不?负责出技术。”

    “那以后啥事都我管啦?”苏香薷问。

    白初夏点点头哄着老太太说:“奶,你是最棒的!”

    看着旁边的两名员工,苏香薷头一次有了使命感和责任感。

    “行。”苏香薷点点头,心里暗想定要将铺子做好,做红火!

    下午时候,白初夏带着严嫂和杨姐学做最简单的奶茶,不然以后人家上你铺子吃东西听书,你家连喝的都没有。

    “姨,我先教你们三种。”白初夏说完便着手煮奶茶。

    先教了她们最简单原味奶茶,然后便是蜂蜜苹果味挂壁奶茶和烤奶茶。

    杨姐手笨,在做的时候慌里慌张的,兼顾了这个,又没兼顾上这个。

    “姨,你别紧张,放轻松些就行。”白初夏端着奶茶在一旁安慰她。

    “哎。”杨姐紧张的额头冒汗。

    做完了奶茶,白初夏又领着她们做了简易的汉堡和披萨。

    苏香薷在一旁有些担心的看着,心里泛起嘀咕,万一学会了跑出去单做咋整。

    白初夏听到她的顾虑后笑笑,告诉了老太太,签了字据可不能出去单做,而且要是离职了也不能靠这手艺吃饭,老太太这才放下了心。

    学了一天,两人瞬感做这玩意真不容易,难怪卖这么贵呢。

    临近开业的第二,严嫂和杨姐过来学习怎么做小吃,怎么服务户。

    至于做蛋糕的人依旧是家里三个女孩,白初夏想等着以后生意若是好起来便再扩招人手。

    “爹,等铺子稳定了您去讲故事呗。”白初夏找到老爹笑眯眯的提议。

    “讲啥?”白孝来忙着做礼花筒。

    “等我想想的。”白初夏说完就跑开了。

    晚上,小乖宝趴在白初夏旁边瞅她写了一个字的小本,他拉拉姐姐的胳膊说:“姐姐,我会背除法表了,明天能不能吃棒冰呀?”

    白初夏咬着笔头看他:“不能,太凉了,选个别的。”

    “姐姐,真的不可以吗?”小乖宝歪头可怜巴巴的睁着大眼睛看她。

    “你问问娘给不给你吃再说。”

    “算了吧。”小乖宝自知没机会了,蹲在白初夏旁边又玩了会儿魔方。

    “姐姐你要写啥啊?”小乖宝好奇的探头,本子上有四个字了,时光爱我。

    “姐姐羞。”小乖宝立马捂脸,“情爱怎写在了纸上?”

    白初夏好笑的看着他,“小屁孩,你懂啊?”

    小乖宝懵懵的移开手指,“书上说,情爱尽在不言中,怎可光明正大的写在纸上?”

    “睡觉吧你,小呆子。”白初夏不理弟弟了,仰头看着月光想故事。

    写啥好呢,这要是按这名字写,那可就是现代文了。

    这的古代人民一听指定当仙界了,什么跑车、ceo、高楼大厦,什么女子出去上班挣钱,什么婆婆还得给媳妇做好饭在家等着,这些都不好细细解释,可别再让有心人过度解读认为她想谋反啥的,毕竟这里,大男子主义的男子比比皆是。

    想到这,白初夏捶捶脑壳子,这玩意还是不写了,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还是写奥特曼吧。”白初夏自言自语道,伏案在纸上刷刷默写着记忆里的故事。

    翌日一早,离开业只剩下今天这十二个时辰。

    苏香薷带着蛋糕房里的成员们去了镇上检查铺子里的物什,以免有什么遗漏。

    说是来检查铺子的,其实只有老太太和杨姐严嫂在熟悉环境。

    三个女孩子来了镇上第一件事就是去隔壁卤味铺寻些鸭货啃。

    “铺子里灯多,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全点起来,临走时候一定要注意全吹灭了再走。”苏香薷一边带着她们逛一边嘱咐注意事项。

    “中午要是饿了就去隔壁我女婿那铺子里做饭吃,咱这的灶台锅碗可不能用,这都是留给顾做吃食的。”

    “哎,掌柜的。”严嫂点点头应声。

    苏香薷听见这声掌柜的心情舒爽,面上露出来笑容。

    “反正呢,明儿个虽然就咱们几个人,但是也别慌,在家时候咋学的就咋样做。”

    两人连连点头应着,表示一定不紧张。

    隔壁铺子里,三个女孩啃的正欢,叶笙端来一盘鸡货,“尝尝新款。”

    白初夏拿起一只鸡爪啃了起来,噫,一股酸味直冲脑门,酸得脸皱成了一团。

    “小姑父,这好酸啊。”白初夏擦了擦嘴角泛酸的口水。

    “哈哈哈。”叶笙笑笑走过来说,“这款是卖的最好的。”

    “那肯定都是有孕之身的人买的吧。”白初冬问道。

    叶笙点点头,“供不应求呢,上回有个府城的特意过来买呢。”

    “这个好吃!”白初雪的手里拿着一块酱香味的鸡胸肉。

    白初夏忽然想到了啥,放下鸡爪问:“小姑父,你见多识广,你会弹琴吗?”

    叶笙摇摇头,“不会,你想在明天开业时候弹琴吗?”

    白初夏点点头称是,她想到了现代的一首古诗改编的歌曲,听着特别有燃的感觉。

    叶笙悄悄的俯下身说:“要不我去梦防阁找个琴娘?”

    白初夏脸上露喜:“行啊!”

    “那你们先在这帮忙着,我现在就去。”叶笙说完后便脱下围裙准备出门。

    “小姑父,这个给你。”白初夏递过去钱袋。

    “行。”叶笙拿着钱袋出了门。

    蛋糕铺里现在正在实地练习着有人进来该怎么办,该怎么做。

    “奶?”白初夏疑惑的看她们。

    “欢迎光临。”严嫂笑眯眯的弯腰说,“请问人需要什么呢,这是小店的菜单,您可以看一下。”

    白初夏乐了,这就演上了?她伸手接过菜单。

    “来杯烤奶茶,一只汉堡。”

    “好的,您稍等。”严嫂笑眯眯的说,作势走了几步后拿着个空盘返回。

    “人您慢用。”

    白初夏看着面前的空盘陷入沉默,她是真的想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