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田园娇女小兔妖 > 第一百一十七章危险哦

第一百一十七章危险哦

阿宁快逃丷创作的《田园娇女小兔妖》, 第一百一十七章危险哦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公子,饭食备好了。”素兰在门外说道。

    “知道了。”

    花厅里摆着三道小菜,三道面食,还有甜品,是为了小乖宝准备的。

    素兰在一旁拿起勺子正准备喂小乖宝。

    只见他自己拿起勺子:“姐姐,我不要人喂。”

    素兰被吓着了,连忙屈膝道歉:“小少爷,奴婢可当不得您这声姐姐。”

    “下去吧。”云怿说。

    一大一小安静的吃着早饭,小乖宝熟练的用筷子夹菜。

    栈里的三个人也已经起床在楼下用饭了,这里的早食是免费提供的。

    “乖宝,你姐姐会做很多东西吗?”云怿好奇的问。

    小乖宝咬着勺子想了想,“姐姐会做很多好吃的!”

    “哦。”云怿心下了然。

    过了一会儿,三人便来府邸去接小乖宝回家。

    云怿以看战马为由留下了白初夏。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到了马圈那边,云怿指着前面的空地说:“上次那有个炮仗炸了。”

    白初夏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哦。”

    云怿扭头审视着她,“是你做的会冒红烟的炮仗吗?”

    “啊?”白初夏装糊涂,“我没点。”

    “有人点了。”云怿说。

    白初夏:……?

    “可以再做一次吗?”云怿问。

    “行。”白初夏一口答应,她正愁没机会开口要材料呢。

    两人也不去马圈了,直接拐了弯去了上次的库房那里。

    “东西都在这里。”云怿说,然后便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静看白初夏。

    白初夏直接按照记忆重新配比了一份,不过这次的炮仗里面放的是青色碎岩。

    “好了。”白初夏将配好的炮仗递给云怿。

    “出去点。”

    两人来到屋外,白初夏蹲下来用小石板刨了小坑将炮仗塞了进去,做完后就等着云怿点燃引线了。

    这次的引线点了就着,还没跑远,炮仗“砰”的一声便炸开了,里面填充的青色碎岩也随着声响变成缕缕青烟飘向空中。

    云怿上前捻了些炮仗的碎渣,若有所思的盯着青岩,这玩意或许对打仗下令时有用。

    军营里的传令炮只会冒白烟,声响也不够大,且那白烟在白天时也不明显,那么离得远的士兵可能看不到听不见,若是想要全军听到命令就需要让传讯兵向后跑去报信,很是浪费时间。

    云怿转身看向躲在门后面的白初夏,“你可以将这怎么配的写下来吗?”

    白初夏一愣,不会吧,军营里居然没有这玩意,“可以。”

    回了屋里,白初夏掏出随身带的小炭笔俯身在纸上刷刷的将炮仗配比写了下来。

    “云公子。”白初夏一脸笑容的看他,“可以卖我点这些材料吗?”

    “要这做甚?”云怿疑惑的问。

    白初夏连忙解释:“我家蛋糕铺过几天开业,我想放点鞭炮热闹些。”

    “不行。”云怿一口回绝,“声响太大,会吓到百姓。”

    “好吧。”白初夏有些沮丧的低头。

    云怿瞧她这失望的可怜模样,“这个危险,确实不能在街上放。”

    “哦。”白初夏点点头,人家都拒绝了,她还能有什么办法呢,只能做些别的不危险的咯。

    “要是没事我就先走了?”白初夏问。

    “我送你。”云怿叠好纸放进怀里送她出了军营。

    牛车正停在城门口等着她,小乖宝见姐姐出来了,小腿麻溜的跑了过去。

    “你家蛋糕铺子何时开业?”

    白初夏摇摇头,“不知道,我奶奶还没选好日子,估计就是这几天内。”

    “好,路上小心。”

    告别了云怿后,四人便坐上牛车往家的方向赶。

    路上白孝来忍不住八卦问刚才云怿找她干啥,又咋弄出这么大声音。

    “没啥,就点了个炮仗。”白初夏缩在棉服里边懒懒的说。

    回家路上白初夏一直闭眼想着开业那天咋整个热闹玩意,脑中忽然闪过现代人家结婚时候喷的礼花纸,声音不大还挺好看的。

    “爹,你会做礼花筒吗?”白初夏问。

    “见过没做过,咋了?”

    “我想着等开业那天放,听个响能热闹一下。”白初夏解释道。

    “回家我试试看,指定给你捣腾出来。”白孝来宠溺的摸了摸闺女。

    在万顷城的云怿却没有闲下来,手边放着配比,他又往里头添了些红岩进去。

    没一会儿,军营那的空地上就响起好几声:“砰砰砰”

    “公子?”千山一脸紧张的跑过来。

    “我没事。”云怿擦擦手上的黑灰,“你去找些别的颜色,我今天要将这些试个遍。”云怿兴奋的捏着纸说。

    这要是都能做成功了,红色是干啥,绿色又是干啥,以后军队再赶路便能成功的通知消息了。

    一整天时间,军营里都在砰砰砰的响着,上空也飘着各种颜色的烟雾,云怿看着这些效果很是满意。

    四个人回到家里时已经是晚上了,两个孩子在车上醒了吃,吃完睡,睡醒继续唠嗑吃东西,反复几次便到了家里。

    刚下车,白初夏就收获了老太太的三连关心:“饿了不?冷了不?*是不是坐疼了?”

    白初夏皱着一张小脸苦巴巴的看着老太太点头,“饿了。”

    苏香薷连忙拉着小孙女的手进蛋糕房,“你坐这烤烤火,我给你下面条去。”说完便去了厨房准备饭食。

    过了会儿,奶奶牌暖心咸面条就做好端来了,白初夏和小乖宝一人一碗,里面还卧了个鸡蛋。

    “奶,你吃。”白初夏将蛋黄夹出去递到老太太嘴边。

    “乖乖你吃。”苏香薷笑眯眯的看着姐弟俩。

    “奶,啥时候开业啊?”白初夏边嗦着面条边问。

    “七号那天是个好日子,你觉得咋样?”苏香薷说,征询着白初夏的意见。

    “挺好的,刚好我再研究些新品。”白初夏笑眯眯的说,还有三天时间,足够了。

    “姐姐我要试吃!”小乖宝立马举手自荐。

    “行!”白初夏一口答应。

    吃完了晚饭,姐弟俩就被催着回屋睡觉了,老太太亲自给盖的被倒的水,白初夏想拦都没拦住。

    “你买鹿皮也不买大点,你闺女有小靴子了,你儿子咋整?他不最能跑了。”方清清在灯光下裁剪着鹿皮抱怨道。

    白孝来忙陪着笑脸哄媳妇,“明儿我去镇上再找找有没有啊。”

    “买的时候不过脑想想。”方清清瞪他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