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田园娇女小兔妖 > 第一百零九章十一月的雪花

第一百零九章十一月的雪花

阿宁快逃丷创作的《田园娇女小兔妖》, 第一百零九章十一月的雪花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而秦恪口中的小姑娘白初夏此时正在蛋糕房里给西红柿修剪枝叶。

    那些种子一共发出五株西红柿,由于平时两个宝的供养太多,上面结了不少小青果,为了防止果子压坏根株,只能剪掉一些。

    “三丫,咱们把蛋糕重新做起来啊。”苏香薷拿着剪刀在旁边笑眯眯的问。

    “行啊。”白初夏没意见,反正冬日里没啥事,闲着也是闲着,不如赚些钱。

    白初夏放下剪刀又给了建议说:“奶,咱们买间铺子吧,最好是带个小房间的,这样以后天冷了你也能住镇上,不用来回跑。”

    这番话讲得老太太心里暖烘烘的,平日里没白疼小孙女,“成,那咱俩明儿就去找你小姑父问问啊。”

    “行。”白初夏点点头,继续剪起小青果。

    老太太心里美滋滋的,也蹲下来学着白初夏剪去小颗的青果,又给筐里的土翻了一遍。

    晚上时候白初夏同父母说了今天的事情,两人都是支持闺女的态度。

    “你要想好了,有了铺子,你们四个人手肯定是不够的。”白孝来给了个建议。

    白初夏一想确实是这么回事,穿起拖鞋下了床,“我问问我奶。”

    苏香薷正在房间里数着这些日子攒出来的银子,统共有二百多两,这要是放以前想都不敢想的。

    老太太看见白初夏趿拉着拖鞋来了,连忙拉住她手,“咋穿这样就来了,快进被窝里,别受凉了。”

    白初夏钻进被窝,一股暖意从脚底升起,“奶,要是开铺子,人手问题您想好了吗?”

    苏香薷想了一下,老大媳妇得在家侍弄家里活计,老二媳妇呢,是个绣花手可不能糟践了。

    “不然让你爷他们去?”老太太忽然冒出来一句。

    白初夏有些不赞同,但面上未显,只是跟她讲,“我们是做甜品的,来往人基本是女,我爷他们是男子,不太方便呢。”

    听孙女这么一说,苏香薷也觉得不妥当,“那还能用谁呢。”

    “奶,咱们要不然在村里贴个招工信息,我觉得严嫂就很好啊,家里面拾掇的干干净净的。”白初夏认真的给出建议。

    “你咋晓得?”苏香薷问。

    “每次丫丫跟毛头来玩时候,身上衣服都是干干净净的呢。”白初夏说出平时观察的细节,“而且我觉得严嫂她说话跟我娘一样温柔,又细声细气的。”

    “行,我明天去问问她。”苏香薷同意了。

    “那我回屋写招工信息了。”白初夏下床,打开小门就被小冷风吹的一哆嗦。

    第二日一早,十一月的天空上竟然飘飘然落下一些小雪花。

    白初夏穿上方清清缝的棉服出门后就被老太太一顿念叨,拉着她进屋里又往身上添了两件厚里衣才算完事。

    “奶,我都裹成个球了。”白初夏转动了一下笨拙的胳膊。

    “那也不能冻着,这要是落下寒病,等你长大了有你受的呢。”苏香薷一边念叨一边要往她头上戴上棉帽,“脑袋也不能受冻。”

    “姐姐你们要去哪啊?”小乖宝伸出被窝懵懵的问。

    “哎呀,这还躺了小娃呢!”苏香薷赶紧给小乖宝掖好被子,叮嘱了他外面下雪了,必须穿好衣服再出来。

    吃过早饭,天空上的小雪渐渐的停了下来,两个人就准备去镇上找铺子。

    “妹,我们也想去。”白初雪拉住白初夏一脸恳求。

    “奶。”白初夏扭头望向老太太。

    “行,路上可不许叫唤*疼啊。”苏香薷点头同意,去了后院里牵牛。

    “把这个戴脸上。”方清清拿出四只棉口罩给她们,“你自己注意点别吹风了啊。”

    “晓得。”白初夏点点头。

    “谢谢二婶。”

    四个人坐上牛车一块前往镇上,三个女孩挤在一块,白初夏直接将帽子往头上一戴,脑袋往大棉服里一缩,两只小手揣进兜里,今天这风就别想吹到她。

    “妹,你衣服好好看啊。”白初冬羡慕的摸了摸她的棉服。

    “嘿嘿,我娘做的。”白初夏在棉服里闷着声音说。

    “冷啦?”苏香薷扭头问大孙女。

    白初冬摇摇头,这么厚的纯棉花冬衣穿身上怎么会冷。

    “冷了跟奶说,我慢点啊。”苏香薷叮嘱两个孙女,这俩孩子不像小孙女一样,有啥事*隼矗橇┦怯惺戮兔圃谛睦铩

    牛车路过大爷的车,严嫂笑眯眯的冲苏香薷打了个招呼,老太太也笑着点点头。

    “大娘穿的真好呢。”严嫂看见苏香薷从上到下的厚衣,眼神里充满羡慕。

    “家里儿媳妇做的,你去镇上干啥啊?”苏香薷淡淡的带过这个话题。

    “卖鸡蛋呢,棉花又涨价不少。”严嫂惆怅的说,连两个娃穿的冬衣她都没做好。

    “哦,那你要卖完了来卤味铺找我呗,我有事找你呢。”苏香薷一边赶车一边聊天。

    “行啊。”严嫂一口答应。

    “那我先走了啊!”苏香薷笑眯眯的说,赶着牛车超过了大爷。

    老太太驾着的牛车一离开,大爷的牛车上就议论开来了。

    “她家三个男娃呢?”有位妇人好奇的问。

    “人家就两个男娃。”严嫂一口否决,随后又说:“你瞅那衣服多艳丽,车上坐的是老太太家三个孙女。”

    车上众人哗然,“孙女穿这么好呢?”

    “我瞅着那衣服又厚颜色又艳。”

    “哎,严家的,她家有未成婚的女娃不?”有儿子的人家动了心思,毕竟谁家也不能在大冷天的将厚衣服做给女娃穿,指定是先紧着家里男娃。

    “有,早就成亲了,那卤味铺就人家女婿开的。”严嫂给这群人解释。

    “啊…”那个妇人不免可惜起来。

    “那有没有适龄的男孩啊?”

    严嫂想了想,她好像记得之前白家回来过两个男子,“好像是有俩呢,平时不咋回来。”

    “不回来是干啥啊?做啥活你晓得不?”妇人急忙追问。

    “这我哪晓得,万一是去读书了呢。”严嫂随口扯了一句。

    “读书啊?”这句读书又在车上炸开了,供两个读书人,家底得有多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