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田园娇女小兔妖 > 第一百零八章听,心碎的声音!

第一百零八章听,心碎的声音!

阿宁快逃丷创作的《田园娇女小兔妖》, 第一百零八章听,心碎的声音!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儿啊。”大胡子一*坐在小兵旁边。

    小兵抬头看看老爹,慌张的摆手解释,“爹,不是我,不是我。”

    “知道了,你好好休息。”大胡子给儿子拢拢身上的被子,瞅这可怜模样恐怕也问不出啥来。

    早就坐着马车离开千洲城的白初夏当然不知道此事,现在正倚在车厢里舒舒服服的吃着糕点享受呢。

    “白姑娘,要去镇上买东西吗?”千山驾着马车贴心的问。

    “不用了,麻烦千将军送我回家就行。”白初夏说道,盘子里的糕点已经让她吃饱了。

    马车很快,一晃儿功夫就接近鱼塘村口了。

    “千将军。”白初夏急忙叫他。

    “怎么了?”千山勒住马问。

    “就送到这吧。”白初夏掀开车帘说,她担心要是有哪家大娘看见她从马车里下来,不知道会传出什么谣言呢。

    千山下车看看前面不远的白家,点头依了白初夏,“白姑娘,这是公子让我给的酬银,你拿好。”千山递来一只半鼓钱袋。

    白初夏接过钱袋打开拿出枚一两碎银后将钱袋还给了千山,“谢谢,再见啦!”

    “可是……”千山拿着钱袋愣怔,面前的姑娘早就跑远了。

    回到家里,白初夏就蹿到了蛋糕房里,家里的娃们果然在这取暖呢,中间的圆桌子已经被征用变成了平时吃饭的地方。

    “姐姐!”小乖宝惊喜的站起来,随后问出让姐姐心碎的问题,“是不是哥哥来了呀?”

    “做梦吧,梦里有哥哥。”白初夏心碎的离开蛋糕房,顺手拿了一支白初雪做的奶酪棒。

    回到房间里,“娘。”白初夏将手里碎银递过去,笑眯眯的说:“嘿嘿嘿,挣的。”

    “这衣服不赖啊!”方清清像是看见什么新奇衣物一样摸了摸闺女身上的新衣服,“布料真好。”

    “可不,我今天一大早起来就有俩丫鬟来敲门,还给了我一身新衣服。”白初夏仔细的将早上的事告诉了方清清,当她知道马车里的那些东西后不禁感叹古代人真会享受。

    “那个将军给了我一袋银子,我没好意思要,就拿了一枚意思意思。”白初夏一边**酪棒一边说。

    方清清赞许的看了眼闺女,“做的对。”

    “嘿嘿。”母女俩又腻歪在了一起。

    千山也已经驾着马车回到了千洲城里,当他知道是这小兵做出来的炮仗时一脸不信。

    “就秦恪这样的能做出来炮仗?”千山一脸愕然的看着裹在被子里昏昏欲睡的秦恪。

    “是啊,千将军,您不知道当时那声音炸的可大了,那红烟也蹿的老高了!”下属满脸兴奋的像千山描述当时的情景,他听到声音时只感觉耳朵嗡嗡的响呢。

    “哦。”千山应了一声,但还是不相信眼前的秦恪。

    到了云怿的屋里,他正在研究今天早上炸开的那根炮仗怎么会散出红色的烟雾。

    “公子。”千山掏出钱袋还给了他。

    “没要?”云怿看了看钱袋。

    “白姑娘说太多了,就拿了一两便回家了。”千山说道。

    “哦。”云怿接过钱袋塞进怀里,“你来闻闻,这是不是红岩的味?”

    千山凑过去捻了点灰烬放在鼻下嗅了嗅,“有点像。”

    “那应该就是了。”云怿包好桌上的灰烬,“秦恪恢复了之后记得问他是怎么回事。”

    “是。”千山点头。

    在家里的白初夏正在被一家人热烈提问,其中老太太的问题最多。

    “奶,我就是去给马看个病,哪知道他喜欢吃啥!”白初夏不乐意的回答,咋老太太这把年纪了还能被云怿迷惑住,这是被下蛊了吧!白初夏美女无语。

    “那你就没干别的事了?”李莲花好奇的问。

    “大伯母希望*啥事啊?”白初夏好笑的反问了一句。

    李莲花被回呛,尴尬的笑笑,“我这不就是想问问嘛。”

    白初夏可不想再被围观问这问哪了,直接一句话,“我就去给马看病的,你们不信就自己去千洲城问。”这句话直接堵住全家八卦的嘴。

    回了房间里,白初夏蒙住被子郁闷,又没干啥玩意,这些人怎么那么能八卦。

    “起来吃碗面条,别捂着了。”方清清端来一大碗面条拍拍闺女的头。

    白初夏起床嗦起面条,要是有辣椒酱就好了,拌一下,喷香的。

    “娘,西红柿啥时候能吃啊?”

    “可别惦记那点西红柿了,你爷说等这西红柿一落果就给那云公子送去。”方清清将之前云怿来家里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闺女,这也是她在老太太那听到的。

    “啊?凭啥啊,我还给他送了个翻糖蛋糕呢。”白初夏这下特不乐意了,西红柿吃不上,奶菇力也没吃上几个,就连她做了一整天的蛋糕也送去了给他。

    “乖啊。”方清清见闺女撅着嘴不开心,“等熟了就让你爹摘两个给你冻上。”

    “好。”白初夏被哄开心了,开心的嗦完了面条。

    天色因为进入了冬日变得愈发寒冷,每家每户都在赶紧的缝制冬衣和棉被,有些人家买不起棉花就跑去了芦苇荡里扯那些芦苇毛填里面,虽不保暖,但外面看着好歹充实一些。

    秦恪因为炮仗的事情,足足过了五日他才恢复过来,被炸怕了,整个人都恍惚了。

    “这是小姑娘做的?”大胡子一脸愕然,不可置信的问他。

    “是,就那天我送朱砂去库房碰见她的。”秦恪将那日撞见白初夏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在场众人。

    “红色烟雾是什么?”云怿问。

    “小姑娘说她想做什么红烟花,就往里头添了红岩。”秦恪解释道。

    “哦。”云怿坐在桌前有一搭没一搭用手指点着桌子。

    “那日的配比你记得多少?”大胡子问儿子。

    “记得大概,我没经手,她要啥我就给啥了。”话音刚落,秦恪的头顶就遭了亲爹的一巴掌。

    大胡子怒声道:“人小姑娘要啥你就给啥啊?你个憨玩意!”

    秦恪苦着脸惨兮兮的解释,“我以为是哪家伯伯家的女儿,就给她了。”

    “憨玩意!那也不能给!”大胡子又骂一句。

    “哦。”秦恪默默应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