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田园娇女小兔妖 > 第九十八章我挣的

第九十八章我挣的

阿宁快逃丷创作的《田园娇女小兔妖》, 第九十八章我挣的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二婶,好漂亮呀。”小福宝羡慕的摸了摸弟弟的手套。

    方清清笑笑摸了摸福宝的头,“二婶还没做好你的,等做好了给你好不好。”

    “好,谢谢二婶~”小福宝立马开心起来,从灰里面扒拉出一颗软乎乎的土豆递给方清清。

    “谢谢福宝。”方清清也学起他的小模样拱手。

    冬日里没有活计要做,也就围着家里家外转悠,娃们平日里能待蛋糕房就待在里面,因为里面有壁炉能烤火,姐姐们偶尔还能做个好吃的给他们甜甜嘴。

    白初夏从奥特曼讲到铠甲勇士,两个宝手里的铜板从一枚两枚变成很多枚,兄弟俩精呢,每天轮换着讲,今天你讲你拿钱,明天我讲就我拿钱。

    至于怎么被方清清发现的呢,是跟闺女一起收拾房间时候发现小乖宝枕头底下硬硬的,掀开枕头一看是个糕点匣子,方清清伸手一拿,匣子的盖子就掉了下来,铜板哗啦一下掉在床上。

    “乖乖,哪来的钱啊?”白初夏捡起散落的铜板。

    方清清看向她,你房间你不晓得啊?

    白初夏急忙解释,“娘,我发誓我没给过乖宝这么多铜板,我钱都给你收着呢。”

    这里值得一说的是白初夏做蛋糕分到的银子,因为一开始是和奶奶说好的四六分,她六奶奶四,后来两个姐姐加入了进来,就变成了五五分。

    这段时间蛋糕收益一共六百一十七两银,白初夏没有细算,只拿了三百两,银子都放到爹娘这里。

    至于两个姐姐拿了多少钱就不得而知了,因为是老太太给发的钱。

    “白乖宝!”方清清提着扫帚出去找人。

    小乖宝笑嘻嘻的戴着小帽子撞到娘的怀里,“娘,啥事啊?”

    “进来!”方清清拉起他的手进屋,将匣子递到他面前指着问,“哪来的啊?”

    小乖宝不慌不忙的将匣子收起来,“我挣的!”

    方清清乐了,捏了捏儿子脸蛋说,“你这么个小人上哪去挣的啊?成天出去乱蹿!”

    “没有乱蹿哩。”小乖宝仰头看着娘亲,“我跟哥哥出去讲故事,那些小孩给我的。”

    那些小孩中间就包括了李员外家的两个小孙子,有钱人家小孩一出手就给了两铜板,要求是他俩能天天来槐树下讲故事。

    方清清和白初夏对视一眼,小鬼灵精的,这么小就知道挣钱了。

    “娘,您收着吧。”小乖宝主动上交。

    方清清不要,盖好盖子还给了小乖宝,“你自己收着吧,但你得记着,凡事不能向钱看晓得吧?”

    “嗯呐。”小乖宝点头,主动拿起扫帚说,“我也扫。”

    镇上铺子这儿有了白初夏提供的方子支持,每日前来卤味店买熟食的人也不少。

    “咱下月回去给三丫包个大红包啊?”白孝雨一边擦桌一边问。

    “包多少合适?”叶笙也正有此意。

    “包六十六两啊?”

    叶笙一听,无奈的笑笑,“娘子,你这一开口直接把咱们半月挣的给搭进去了。”

    白孝雨立马急了,甩了抹布叉腰问:“那你说包多少?”

    叶笙连忙走过来扶着她胳膊坐在椅子上,“娘子你瞧你又急了,我没说不包。”

    白孝雨不说话,面色不高兴的瞪着他等解释。

    “咱们等下月中再回去……”叶笙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我就问你包多少?”白孝雨问。

    “我想给三丫包八十八两银。”

    “那行。”白孝雨听到这个数字很满意,拿起抹布,“起开,我擦椅子呢。”

    叶笙无奈的笑笑,媳妇就是太容易着急了。

    因着今天立冬,中午时候买熟食的人比较多,把夫妻俩都给忙坏了,饺子皮擀好放在旁边都没空包。

    “大哥,你家这以前是做蛋糕的不?”有个男人揣着手问。

    “是啊,咋了啊?”叶笙给他递过去一袋子蘑菇。

    男人心里一喜,急忙问,“那你们家还能做吗?我家小少爷喜欢吃。”

    “你是哪家啊?这是价格,你瞅瞅。”白孝雨将之前的画板给了他。

    “府城柳家。”男人说道,又问了画板能不能拿回去。

    白孝雨点了头表示可以拿。

    叶笙才发现媳妇私自答应人家了,拉住她胳膊小声问,“咱娘不是说不做了吗?”

    “那是之前不让随便进镇子,你瞅瞅现在还不是能进?”白孝雨毫不在意的说。

    “那……”

    “别这那了,我去洗碗了。”白孝雨端起脏碗就走。

    男人将画板拿回去的晚上,柳府小少爷立马闹着要吃蛋糕,柳家人没办法,只好大晚上的派人出城去找画板上的地址。

    冬天的夜黑的乌漆麻黑不见一点光亮,一辆马车哒哒的跑进鱼塘村里,只吵醒了村里的狗,还有小孩子,白天被按在家里玩,玩累了就睡,晚上自然就睡不着了。

    白家的五个娃们加上白孝来和方清清都在蛋糕房里面玩狼人杀呢。

    白初夏充当了法官,“女巫请睁眼,你有一瓶毒药和一瓶解药,今晚死的是她,你要救吗?”白初夏指了指白初冬。

    小乖宝睁开眼睛呡着嘴偷笑摇摇头。

    白初夏又说:“今晚你要毒谁吗?”

    小乖宝望了一圈,摇摇头闭上了眼睛。

    “天亮了,昨晚3号死亡,没有遗言。”

    白初冬,卒。

    马车里的管家正挨家挨户的数门,画板上的地址是倒数第三家。

    “听见啥声没?”白初夏疑惑的问大家,她听见了马蹄的声音。

    “我出去看看。”白孝来说完穿上棉袄出去了。

    刚打开大门就和管家来了个照面。

    “你谁啊?”白孝来警惕的看着来人。

    管家自知是吓到了这家人,连忙道歉,“我们想找苏奶奶买蛋糕。”

    白孝来没理他找谁,关起门问:“你从哪晓得我家的?”

    “是画板上面写的。”管家陪着笑递过去画板,“您看看。”

    白孝来接过画板瞅了一眼,画板背面正好就是白家的地址。

    “你等会。”白孝来将画板还给他,打开大门进来后啪嗒又将门关上。

    “有人吗?”方清清问。

    “来找你做蛋糕的。”白孝来说。

    “啊?”白初夏惊讶,谁啊,大晚上不睡觉跑来做蛋糕。

    “你跟我出来瞅瞅呗。”

    父女俩个又出来了,管家见来了人连忙扯开笑脸。

    “请问是做哪种蛋糕?”白初夏问,手里拿着一张纸记录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