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田园娇女小兔妖 > 第八十九章让我缓缓

第八十九章让我缓缓

阿宁快逃丷创作的《田园娇女小兔妖》, 第八十九章让我缓缓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随着几人做作的表演,吸引过来的人也多了起来,试吃完的又想吃,其他人见状也跑了过来争着抢着要试吃,有些人直接拉过苏香薷就指着画板上的蛋糕说要定,忙的几人手忙脚乱的。

    好在老太太比较镇定,说需要定货就先排队交定金。

    一听说要定金,有些人吃了块蛋糕就走了,还有些自觉的排起了队。

    “有你的啊!”叶笙赞许的看了眼白初夏,小丫头真机灵呢。

    “嘿嘿。”白初夏笑笑,她可是最敬业的托好不好!

    两人去了香料铺子里,一问价格令人惊喜,现代的大料一点点就十几块钱,没想到在这里,普普通通的香叶桂皮草果,一斤也就才七文钱。

    “掌柜的,每样都要一斤。”白初夏指着各种香料说。

    叶笙负责掏钱,买完香料后又去打了瓶醋,买了五块老冰糖和两块豆腐,还在卖鸡蛋那边买了两筐鸡蛋。

    两个人手里提的满满当当,叶笙背了筐鸡蛋,左手拎着一只鸭,右手拎着一部分香料。

    白初夏气喘吁吁的背着鸡蛋,走几步就要停下来歇会。

    叶笙见此心中有些心疼小侄女,从她手里接过豆腐,“要不你在这等我会,我拿回去再来接你。”

    白初夏摇摇头,咬牙坚持,“姑父你先回,不用等我,我自己慢慢走就行。”

    “行,累了就歇会啊!”叶笙叮嘱完转身快步往铺子方向走。

    白初夏见他走远了才松口气,直接捏了法诀让筐子跟着自己后面走,这下子才轻松不少。

    宣传蛋糕的四朵小花队伍这里喜气洋洋的,原先走掉的那些人又回来了,原来是将画板和蛋糕拿回去请示主人家是否要定的。

    有一家主人的小闺女吃了蛋糕后闹着要吃第二块,那仆人赶紧拿了定金跑去集市口找四朵小花定蛋糕。

    四个人的小本上记得满满当当,苏香薷也告诉定货的人,做蛋糕时间久,得等。

    “小姑娘,还能再定吗?”一家厨娘急匆匆的赶来问。

    “能,不过要等到下个月十号,你还要定不?”白初冬拿出小本翻了一眼。

    “定的!”厨娘连忙点头,给了三百文定金后离开了。

    “行了,不记了啊!”苏香薷连忙挨个的叮嘱。

    后赶来的人听见不给定了,只能垂头丧气的回去了,心里怪自己来迟了。

    四个人等人散了后收拾收拾东西往铺子方向走,心中都憋了兴奋的一口气。

    白初夏刚好也到了铺子外面,苏香薷连忙过去卸下小孙女背上的筐子。

    “你看看衣服上都勒印子!”苏香薷一边唠叨一边给她整理背带裤的带子。

    白初夏扭头瞅了一眼,“没事的奶,不算太重。”

    进了后院,四个人松了口气,兴奋的掏出小本子和钱放在桌上。

    “奶,我这有十六家,七家大的,九家小的!”白初雪翻看着小本子报数。

    “我这有二十二家!一家大的,其他都是小的!”白孝雨兴奋的说,她刚才收钱时候感觉手都抬不起来了。

    “我这有二十家……”

    白初夏进屋前听见这数量差点昏厥过去,白初冬连忙冲过去扶着她。

    “姐,你刚才说啥?”白初夏一脸不敢相信,她现在好害怕,就一个小镇子,咋会有这么多人来定呢。

    白初冬以为她高兴,将小本子递给了她,“二十家,五家大的,十五家小的。”

    白初夏只感觉有东西堵在心口,气是上不来也下不去,整个人张大嘴拼命呼吸。

    苏香薷慌了,连忙舀了瓢水往她脸上浇了过去。

    深秋的天气是凉的,白初夏被凉水一浇,打了个喷嚏,整个人才缓过了神。

    白孝雨连忙拿着毛巾给她擦了脸和脖子,担心的看着她,“三丫,好点没?”

    白初夏木然的点头,转身头靠着门框子,她不想听下去了,太苦了呜呜呜,就算是赚钱也不能是这么个赚法啊。

    四人面面相觑,苏香薷挥手示意其他人出去。

    等白初夏长舒了口气,老太太才上前跟她说话。

    “都不是一天的,你看,都是分日子的。”苏香薷给她翻开小本。

    白初夏拿过四个小本,每一本都仔细的瞅了一眼,还好,每天最多的是要做三个。

    “奶啊,太多了。”白初夏埋在老太太怀里偷偷掉珍珠,苏香薷刚要开口安慰她,就见白初夏抬起头笑着说:“奶奶你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

    整的苏香薷不会了,摸着她的头说:“哎,晓得了。”

    白初夏笑眯眯的将小本子还给苏香薷后自己去了前屋找叶笙,今天还得教他做卤香干呢。

    “三丫没事吧?”白孝雨悄悄的问她娘。

    苏香薷摇摇头,“刚才说没得啥事。”

    四朵小花这才放心了,凑在一起将收来的定金都规整了一遍。

    “我得去给丫买件衣服。”苏香薷说完后带着自己的定金出了门。

    “小姑,您也一块来吧。”白初夏喊了一声。

    “哎。”白孝雨忙将定金收到荷包里面,在院子里洗洗手去了厨房。

    厨房的灶膛里已经燃起火,之前买回来的鸭子被剁成小块,豆腐被切成片片的,鸡蛋也煮了十个,乖乖的躺在角落里。

    “小姑,这些香料得按比例配好。”白初夏一边数着香料一边讲。

    白孝雨在一旁认真的看着,手里面也拿了块纱布装香料。

    嫩姜拍成片,小葱直接连根挽成小结,白初夏拿出拇半手掌大的老冰糖放在灶膛的火上面炙烤。

    “可以弄个炭盆就行,不然这样有点危险。”白初夏一边在菜板上敲碎冰糖一边说。

    “为啥要烤一下啊?”叶笙站在一旁好奇的问。

    “方便切碎点。”白初夏说,切碎的冰糖放进了碗里递给白孝雨。

    “小姑父,麻烦你烧火了。”白初夏说。

    “哎。”叶笙坐回去重新燃火。

    “小姑,放点油进去烧热,再把糖倒进去炒。”白初夏不再动手,只站在一旁教白孝雨怎么做,到了哪一步该放什么。

    “你火小点!”白孝雨连连挥手赶烟,烟大的呛死个人了。

    叶笙连忙用火钳将灶膛里的火扑灭了些。

    “夏夏,你瞅瞅可以不?”

    白初夏看了一眼,拿起旁边的水和香料一块倒了下去,又添了三勺盐,“只要糖炒化了就倒水下料和肉就中,豆腐等锅开了再下。”

    “在家时候没见你这丫头做过饭,咋现在那么会呢?”白孝雨站在锅灶旁边好奇的上下打量她。

    白初夏笑笑,帮忙收拾起脏碗说,“我之前住姥家时候看过京里的厨子做饭。”

    白孝雨恍然大悟,这丫头姥家是开镖局的,难怪晓得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