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田园娇女小兔妖 > 第七十一章好累呀

第七十一章好累呀

阿宁快逃丷创作的《田园娇女小兔妖》, 第七十一章好累呀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老太太在厨房外将母女俩的谈话听的一清二楚,心中琢磨了会儿直接带着银子去田里了。

    一家子男人正在田里面翻地,翻一块洒一块麦种。

    “老二哎。”苏香薷站在田埂上挥手喊他。

    “来了。”白孝来放下铁掀。

    “咋了?”

    “你明儿有空跟我去趟镇上牵头奶牛回来。”苏香薷说道。

    “行。”白孝来点点头,他也正想赚点钱给闺女天天买牛奶喝呢。

    “你回去再给三丫搭个土窑,一个不够用。”

    白孝来惊讶,闺女的事业蒸蒸日上了啊,一个土窑还不够。

    “那我现在回去搭。”白孝来边说边搓了搓手上的泥。

    嘱咐完儿子后苏香薷又跟在大家伙后面洒麦种。

    白初夏正在家里忙着做雪媚娘的皮和奶油馅儿。

    现在难的是没有水果,陈掌柜也没指明要哪种口味的,白初夏只能想到什么做什么。

    “不错啊。”白孝来回来看见她在捣鼓雪媚娘皮儿。

    白初夏抬头看看,“爹你吃口。”她抬手往白孝来口中塞了个包失败的雪媚娘。

    “中了,我再去给你搭个窑。”白孝来嚼嚼嘴里的食物,甜滋滋的。

    整天时间,白初夏都在忙活着和面,擀皮儿,搅奶油,全部整完后便都端进了自己房间里用罩子罩住以防蚊蝇。

    完事后直接倒在床上闭眼睛就睡了过去。

    小乖宝从外面野回来后悄悄的爬*给姐姐掖好被角,又瞅瞅桌上的食物,闻着好香啊。

    刚要伸手拿就看见姐姐累的睡在床上,还是忍住了,悄悄的关门去了爹娘房间睡觉。

    “娘,明天不要姐姐做饭了。”小乖宝坐在床上晃悠着小腿说。

    “行,明天我回家来做。”方清清给他擦了擦脚,“去你爹被窝里睡吧。”

    方清清端着洗脚水出了房门,看见闺女屋里还是漆黑一片,心中不禁心疼了,丫头竟然累成这样。

    “饭我捂锅呢。”苏香薷冷不丁的在后面说话。

    吓得方清清差点将盆甩了出去,勉强稳住心神,“行,我晓得了。”

    夜里苏香薷想着要不要让另外倆孙女加入进来,光三丫一个做蛋糕太累了。

    但是一想到李莲花,老太太就恨,这李氏天天没事找事,当初要不是大儿眼瞎了被她勾林子里去,她家被压着娶了这婆娘,要不现在也没这么多事!

    老太太连忙又劝自己,俩孙女和孙子是无辜的娃,大丫现在进林子里能认识啥是草药,啥是毒草了。

    不然就让二丫加入一块做,反正嫁人还早,自己也能管的住这丫头,想到这苏香薷才宽下心,翻了个身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睡觉了。

    “我要喝椰子粥。”白初夏砸吧砸吧嘴,一扭头,脸蛋就碰上嘴里流出的口水,这下是彻底醒了。

    “好饿。”白初夏摸摸空虚的肚子出了门。

    天上漫天繁星,半夜里村庄静悄悄的,只有一两声狗吠。

    白初夏悄悄的摸到厨房寻吃的,锅盖掀开,里面是老太太给她留的油渣面,这是苏香薷偷偷开小灶用精面揉的面条。

    白初夏端起面条溜回了自己房间,一个响指,地上的树叶变成了小锅模样。

    “这就成了。”白初夏喜滋滋的将面条倒入锅里,用指尖的火燃起小锅,锅里的面条受热慢慢的咕嘟起来。

    吃完面条后白初夏将碗洗了,顺便去了林子里洗澡,随手捡了树叶折成小船模样,放进小溪里变出一只大的船形浴缸。

    “我爱洗澡,皮肤好好~”洗完澡用桃花油在头上抹了三遍才算完事。

    回了家便美滋滋的盖上被子继续睡觉。

    苏香薷一早掀开锅看见里头已经空了,心里面难免泛酸,认为三丫是半夜被饿醒了才起床吃饭的,吃的还是冷面条。

    “老二媳妇。”苏香薷趴在窗户口叫她。

    “哎,来了。”方清清忙将衣服穿好,趿拉着拖鞋开门问老太太,“咋了?”

    “你今儿把那猪板油都炸了,精面在我那床底下,你给三丫整顿热的油渣面吃。”苏香薷一边说一边将房间钥匙给了她,“你等他们走了之后再弄晓得不?”

    方清清接过钥匙,点点头说:“行,放心吧。”

    白孝来已经找人借来了牛车,他正在帮老太太搬着做好的八大块鸡蛋糕。

    “大丫二丫,跟奶一块去。”苏香薷冲俩姐妹招招手。

    俩小姑娘愣住了,平时都是奶自己去,或者带着妹妹去,今儿咋叫她们了?

    “望啥啊?我脸上有花啊?”苏香薷催促的说。

    苏香薷今儿头上是真的有花,身上穿的是比较新的衣服,头上为了挡风围了块白初夏认为湖蓝色很土的三角巾,上面被方清清绣了三朵油菜花。

    “马上来!”俩姐妹连忙蹿进房间里找出小包背上出了门。

    这是方清清用做衣服剩的边角料给她们东拼西凑做的小挎包,每块布上面都绣了不一样的花儿。

    白初夏本来也有一个,但她嫌弃太土了,直接给了老太太挎着了。

    “做稳了啊!”白孝来拍了下牛*赶起车。

    村口等车的人看见有牛车来了连忙跑过去问搭不搭,但一看见车上满满当当的东西,连问都不问了,这都没地方坐了。

    “这是哪家闺女啊?”李老太太看见白初冬的悄模样眼睛都看直了,姑娘真俊俏啊。

    “白家的,她家有三丫头呢,那老太太估计是她奶。”隔壁的严嫂凑过来说了一嘴。

    “哎呦,原来是那老姐姐家的!”李老太太恍然大悟,上次她还跟这老太太一块做饭给小公子吃呢!那老太太还说做什么长鱼丝。

    “咋了,您认识啊?”严嫂挎着鸡蛋问。

    “我认识她奶,不认识那姑娘。”李老太太说道,脸上不经意露出笑容,心里想着这下好办了,她得打听打听这姑娘年岁多少,好为儿子寻摸寻摸能不能配上这姑娘。

    村里人的牛车来了后一群老太太才停止八卦,挎上了自家的鸡蛋篮交了铜板上车。

    快到镇门口时,苏香薷就跟俩孙女嘱咐,进人家店里面不要东张西望,跟着她就成,看她咋做的,咋说话的。

    俩姑娘紧张的点点头,白初冬连忙表示,“奶你放心,我指定仔细看。”

    白孝来在前面听的乐了,老娘啥时候这么有范儿了。

    “娘,我去绣楼,你们卖完蛋糕就到门口等我。”白孝来停下车说。

    “不中,你跟我一块去送,送完再去绣楼。”苏香薷把住孙女的手下了牛车,“人家绣楼里头都是姑娘家,你去卖像啥样子!”

    白孝来一想也是,就同意了跟在老太太后面。